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飞翔 上
    魔力上的成年,总是在午夜交替的那一刻到来。
  
      这也算是女巫身上的一个未解之谜——明明魔力无处不在,为何却在这个时候最为活跃。即使是像安娜这样的女巫,将魔力消耗见底后,午夜后的头一两个时辰便能恢复得七七八八,如果单靠白天的自然回复,恐怕一星期也补不回来。
  
      对于这点,女巫大多都不以为意,就连塔其拉遗民也不例外——当罗兰向她们询问此事时,得到的答复皆是「新的一天不就该如此吗」。在大多数人眼里,时间以天划分,一天的魔力一天花,每天都有新气象,似乎也没啥不合理的。
  
      但罗兰知道,日期并不是一个自然上的概念,而是人们为了生活方便所创造的,所以才会有回归年与岁差一说。为了修正这一误差,人们有了闰月,而随着计时方式的进一步精确,之后又出现了闰秒(即最后一分钟有59或61秒),总之是怎么方便怎么来。
  
      因此女巫总是在特定时间内固化魔力,就显得有些蹊跷了。
  
      这就好比每位觉醒者体内都存在着一个生物钟,并且能随时保持同调一般。不管她出生于何年何月,位于极南境还是赫尔梅斯高原,冥冥中都有着联系。
  
      只可惜在缺乏观察工具的情况下,无论是研究魔力,还是精确计时现阶段都难以做到,他也只能把这一现象当做经验理论来运用了。
  
      “陛下,”温蒂的话将他从思绪中拉了回来,“除了上述措施,您还有什么要补充的吗?”
  
      所谓的措施,主要是为了应对能力固化时可能遇到的危险而设——自从见过露西亚成年日的那一幕后,该环节便被纳入了女巫联盟的考量项目。
  
      关于这一点,就连塔其拉也无法提供多少有用的建议。
  
      “按你说的做吧,”罗兰想了想,“对了,别忘了通知玛格丽和桑德.飞鸟,我想他们也一定希望能看到闪电平安成年。”
  
      温蒂有些意外,“玛格丽女士倒没什么问题,可那位飞鸟先生……”
  
      “他没关系的。”罗兰柔和道。
  
      “是,我明白了。”见他如此,温蒂不再多问,很快应了下来。
  
      ……
  
      入夜后,女巫大楼顶层灯火通明。
  
      此处已被改造成了一间专供女巫成年所使用的卧房——由两套正常居室连在一起组成的房间能容纳下更多陪伴者,一面墙体也变成了推拉式的活动门结构,万一需要释放魔力,直接拉开两扇门板即可,再也不必像上回那样轰开外墙了。
  
      闪电躺在柔软的大床上,显得格外兴奋,其表现和露西亚截然相反,似乎在她眼里,对这一天早就期待已久。
  
      大床旁放置着一个固定木台,她的左手便绑扎其上,手中则握着神意符印。根据从露西亚那里得到的经验,只要感到体内产生收缩般的绞痛时,便将魔力全部灌入符印之中即可。绑住一只手是为了避免过于强烈的疼痛令女巫失去控制、不慎将符印对准他人,排除此项危险后,斯佩尔伯爵不在现场问题也不大。
  
      而闪电的周围,已围满了前来看望的伙伴。
  
      “我会觉醒出什么样的分支能力呢……如果能解决负重问题就好了,那样我就能带上好多吃的和工具,将整个曙光境都飞个遍!”类似的话题差不多持续了一晚上,她眼睛扑闪扑闪地列举出一个又一个可能,其模样像极了罗兰小时候猜测家人会送自己什么样的生日礼物一般。
  
      当然,那个时候大多数都是以失望而告终。
  
      比如他渴望得到一个大大的变形金刚,最后到手的却是一本习题三百集。
  
      “也有可能是什么都没有,”谜月嘟囔道,“分支能力哪有那么容易获得,数来数去,无冬城也就几个人拥有这份天赋吧。”
  
      “嗯哼……”在这句话后,罗兰仿佛听到了一声若有若无的鼻音,上扬的尾调里充满了得意。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莉莉瞪了她一眼。
  
      “其实谜月说的也不能算错,”爱葛莎笑道,“联合会曾做过统计,女巫成年时能觉醒分支能力的,可谓百里挑一。不过比起晋升高阶,这一点又不算什么了——毕竟女巫最重要的,还是拥有无限拓展潜力的主能力,因此你不必太过在意,把注意力放在能力固化上就好。”
  
      “对了,你们不是在做成年进化分析吗?”书卷插话道,“结果怎样?”
  
      “那个只能做参考啦,毕竟缺乏足够的实例来验证,”温蒂拿出记录簿看了看,“不过闪电的得分确实很高,有85.9分。”
  
      “诶?那是什么?”安德莉亚好奇地问。
  
      “一种测评方法,”爱葛莎解释道,“也是从露西亚那里得到的启示——因为成年固化时魔力的涌动非常明显,理论上确实更容易形成凝聚,所以我们以所有高阶女巫晋升时的状态为样本,做了一个初步的评估,根据魔力总量、学科分数、能力控制、个体意志四者来进行打分。当然,目前还只停留在猜想阶段。”
  
      “学科分数……你是指考试成绩吗?”
  
      “没错,而且它在公式中的占比最大。”
  
      “原来如此,看来某人这辈子都没可能晋升超凡之上了,”安德莉亚用怜悯的目光扫了灰烬一眼。
  
      而后者不以为然地耸了耸肩。
  
      “真是……疯狂,”罗兰忽然听到了菲丽丝的一声感叹。
  
      “怎么了?”他偏头望向对方。
  
      “在塔其拉时代,高阶晋升对每位女巫来说,都是一件极为神圣的事情,每个人都无比渴望得到神明的垂青,却从来不敢公开谈论此事。因为那太过遥远,若有谁宣称自己必将晋升,肯定会被其他人嘲笑得抬不起头来。可现在……”菲丽丝喃喃到一半像是回过神来,“抱歉,我不是说这样不好,只是两者的反差让我觉得……”
  
      “我懂你的意思,”罗兰轻笑道,“就好像商人睡了一觉后,发觉毕生积攒的金龙不再珍贵了一样,总会让人难以适应。”
  
      “在这一点上,我确实不如爱葛莎大人,”菲丽丝低声道,“她只比我早来这里一年,如今却已引导起新一轮高阶觉醒的研究工作,不愧是联合会的天才。”
  
      “其实这并不难理解,如果后人不比前人更强,我们又如何能进步呢?”他坦然道,“只要我们还在前进,这样的场景就会不断重现,看到她们,便会感到这才是希望不是么——”
  
      顺着他的视线,菲丽丝也将目光移到了床上的女孩身上。
  
      “但能力总是越多越好,不是吗,”闪电自信满满道,“我觉得我不单会凝聚魔力,还能获得好几个分支能力,因为最杰出的探险家必定能得到最丰厚的回报嘛!”
  
      “咕——!”站在床头旁的麦茜也高举起了手臂,像是在声援对方一般。
  
      “根本没有这样的逻辑啦!”谜月嚷道。
  
      房间里顿时闹作一团。
  
      罗兰望着眼前热闹的景象,笑着摇了摇头,随后走出了房间。
  
      “怎么,你不进去看看吗?”
  
      掩上房门后,他对一名站在廊道中,靠墙而立的男子说道。
  
      那人正是雷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