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二十章 发行日
    维克多坐在无冬城的一间酒馆包厢中,翻看着最近的贸易账单。
  
      和楼下嘈杂的大厅不同,这无疑是一间高档住房。地板上铺着羊毛绒毯,软榻下方设有火炕,从进屋到躺下,双脚都不会感到一丝寒意。
  
      按照他的要求,店家还在软榻旁加装了一块可以活动的木桌板,既不妨碍平时歇息,需要时又能当做矮桌使用。特别是在风雪呼啸的冬季,半坐在榻上办事也算得上是一种享受了。
  
      此刻,他的左手边便摆着一盘烤得金黄的鸡胸肉切片,右边则是一杯幽紫色的混沌饮料,先不论味道如何,光这一份餐点,就已值得上十枚金龙。
  
      作为一名明面上的珠宝商人,实际上的洛萨家四子,这些在常人眼里堪称巨款的开销,对他而言并不算什么。花上一笔金龙,让自己享受下富贵带来的舒适,已成为了他下意识的举动,而值不值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
  
      自打两个月前参观完名为“火车”的巨形机械首秀后,他便在这家酒馆三层买下了一间屋子,当成了自己的商业驻地。
  
      当然,以他的财富,即使购置一两处房产也不是难事,但维克多更喜欢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既处于一份宁静中,又能感受到底层的喧闹。比起那种传统贵族中意的大宅子,他总是对酒馆这样的地方充满向往。
  
      不仅仅是为了方便和各路商队洽谈生意。
  
      若有什么东西最能直观的反应一个城市的活力与商贸繁荣程度,那么必然是位于闹市区里的酒馆了。
  
      翻完最后一页,维克多合上手中的羊皮本,端起了那杯晶莹剔透的饮料。在烛光的映照下,紫中透红的液体宛如一颗美不胜收的宝石。
  
      最近账单上出现了点小小的麻烦。
  
      那便是他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在西境收到过宝石原石了。
  
      争王之战令灰堡局势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城市毁于战火,贵族不再拥有封地,这些变化令奢侈品的价格一降再降,想要维持住原先的利润,就必须提高销量。可没有原石的话,他手下的珠宝匠人也没可能变出宝石来。
  
      长歌要塞原本是他的一大原石提供地,但罗兰.温布顿宣布建立无冬城后,原石来源便越发匮乏起来。他曾去长歌区走访过数次,发现那里所有的矿区都已被年轻国王收入囊中——这并不奇怪,敛财本就是领主的通性,奇怪的是,那些产出运到边陲区后,仿佛都凭空消失了一般。
  
      没错,他至今没有在无冬城找到一家珠宝店。
  
      要么出售原石获利,要么投入一笔资金、制成宝石后获利,领主的手段无外乎这两种。前者他可以赚取差价,后者则可以合作销售——无论是贩卖渠道、还是进一步加工成首饰,他都有着对方无法拒绝的实力。
  
      可国王偏偏连介入的门路都没有留给他。
  
      就好像罗兰.温布顿根本不打算用宝石来赚钱一般。
  
      这就让维克多有些苦恼了。
  
      他也尝试过将制作好的首饰拿到无冬城来贩卖,结果同样很糟心。任何地方的平民都不可能用得起这种动辄数十枚金龙的昂贵商品,它们从来都只供给富有的贵族世家,以满足他们在宴会上炫耀与攀比的需求。但这里偏偏没有了传统意义上的贵族!
  
      没错,一座如此庞大的新城,却对珠宝首饰缺乏兴趣,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
  
      多次来到无冬,只在这里购入过货物,却甚少有卖出,羊皮本上的账目呈现出一面倒的倾向。
  
      这无疑是个不健康的信号。
  
      火车的出现已让维克多意识到,未来已经到来,只不过并非平均分布——而为了更好的拓展生意,他自然要去最贴近未来的地方。将生意重心从旧王都转移到新王都,也是他必然的选择。
  
      问题是未来里没有这一行业该怎么办?
  
      他不缺钱,即使什么都不做,也能享受到富足的一生。但他必须在贸易这行上证明自己的能力,令那些觊觎家族及「黑钱」的商人都无话可说。
  
      他不能让父亲失望。
  
      就在维克多思考着怎样才能解决这一问题时,楼下的喧哗声忽然提高了好几倍,连楼板都微微颤抖起来。
  
      现在离入夜还早,理应不是酒民欢畅的时刻,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他拉响了呼叫侍女的铜铃。
  
      “打扰了,”很快一名姿色姣好的女子推门走了进来,“您有什么吩咐?”
  
      开门的那一瞬间,吵闹声陡然增大了许多,他似乎听到有人在大声宣读着什么。
  
      维克多指了指门外,“楼下怎么了?”
  
      “抱歉,大人,他们吵到您了吗?”侍女面带歉意地笑了笑,“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毕竟今天是报纸发售的日子,大家都在抢着购买呢。”
  
      “报……纸?”他别扭的重复道。
  
      “是的,一周前陛下就发布了公告,说会用它来取代广场的宣传栏,大家可是期待了好久,都想看看报纸到底是什么东西。”
  
      呵,又出新玩意了吗?不愧是新王都,维克多顿时来了兴趣,“它卖多少?”
  
      “听说一份是十枚铜鹰。”
  
      “也帮我买一……不,买十份!”他立刻说道。
  
      “是。”侍女蹬蹬蹬地跑下楼没多久,很快又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大、大人……送过来的报纸已经全部卖完了。”
  
      “这么快?”维克多讶异地眨了眨眼,如果说它是一种商品的话,未免也太好卖了点。不过这一点儿也难不倒他,不就是砸钱嘛,“那就从买到的人手里买,钱不是问题!”
  
      他甩手将一枚金龙丢到了侍女怀里,“只要能买来,剩下的都是你的!”
  
      “是!大人!”女孩喜笑颜开道。
  
      半刻钟之后,六叠灰白色的报纸便递到了他面前。
  
      “下面的价格已经涨到了二十枚银狼,我已经尽力了……”侍女期期艾艾道。
  
      这是看到有人在大量收购的情况下坐地起价么?而对方的神情显然把心底的想法都暴露无遗——尽管没有完成任务,她却舍不得把剩下的钱交出来。维克多倒不以为意,“你叫什么名字?”
  
      “玲珑,大人。”
  
      “那些钱你留着吧,”他晃了晃手中的报纸,“另外,你能和我一起看这个吗?”
  
      既然美食和美酒都有了,那么所缺之物自然不言而喻。对方轻喘起伏的胸口,以及鼻尖冒出的细汗,无一不散发出青春活力的气息,见多了贵族女子,这种略显笨拙的姑娘倒别有一番风味。何况对方是无冬城居民,若遇到什么不解之处,还能向她问个究竟。
  
      “维克多大人……”侍女低下头去,脸颊浮现出了一抹羞红,过了一会儿,才咬唇点了点头,小声回道,“我愿意。”
  
      “哈哈哈,”他笑着拍了拍软榻,“那么就多谢你相陪了。”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