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灰堡之王 上
    同一时间……
  
      辉光城。
  
      听到正午的钟声,霍弗德.奎因放下手中的鹅毛笔,忍不住望向西南方向。
  
      温布顿四王子登基的消息不仅传遍了灰堡,连晨曦也出现了大量宣传者——按照宣传单上的说法,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此刻便是那位年轻人加冕即位的时辰。
  
      实在是太快了。
  
      霍弗德不禁感慨,他比女儿安德莉亚还要小上几岁,现在却已是无可争议的一国之君,其影响力甚至越过了边境线。
  
      自从与摩亚家族一战后,晨曦王都的贵族阶层里兴许有人不了解温布顿三世的真名,却鲜有人不知道罗兰.温布顿这个名字。一开始还只是在地下商会中流传,后来关于这位王子的轶事从各类渠道扩散开来,如同野火掠过草原一般。
  
      而三年前,他还只是一个偏远小镇的领主,是所有温布顿王室中最不被看好的那一位。
  
      如此迅猛的崛起速度,简直就跟天方夜谭一样,用怪物来形容都丝毫不为过。而他的诸多行径,也如怪物般让人捉摸不透——就好比这场登基典礼,古往今来,选在邪月肆虐的冬季举行加冕仪式的,恐怕也只有他一人而已。
  
      通常像这样的君王,大多都只会出现在动乱或混沌时期。联想到神意之战的内幕,他隐隐感到,这个世界兴许要迎来一场翻天覆地的剧变了。
  
      “陛下,”亲卫的话打断了他的沉思,“希尔.福克斯大人送来了一封信件。”
  
      “哦?”霍弗德收回目光,“拆开念我听听。”
  
      “是。”
  
      「陛下」,确实是一个容易令人沉醉的称谓,他当了近二十年的国王之手,喊过的陛下举不胜数,早以为有了抗性,但被别人这么称呼时,他仍能感受到心中有什么东西在膨胀。
  
      那么向灰堡之王献上祝福吧。
  
      霍弗德清楚,他能坐在这个位子上、让其他蠢蠢欲动者知难而退,正是背后邻国力量的支持。那些大世家不惧怕奎因骑士手中的刀剑,却对毁天灭地的雷鸣充满畏惧。在这剧变将临的时刻,将家族命运同灰堡战车绑在一起,才是最稳当的做法。
  
      “信上说,灰堡的一支寻矿部队进入了晨曦边境,他们希望能得到您的协助与支持。”
  
      “将此事告知给洛西伯爵,让他率骑士团去迎接,”霍弗德很快下令道,“你也带去我的口谕,通知途中各地领主,务必向这支队伍提供一切所需的帮助。”
  
      “遵命,陛下!”
  
      ……
  
      狼心海域,大公岛。
  
      尽管此地远离邪月影响的区域,但过境的湿冷海风依然令城镇显露出一片萧瑟之意,泥泞的街道上鲜少有人影来往,只有码头区才勉强维持着些许活力。
  
      因此一间搭设在码头仓库旁的露天酒铺便显得格外醒目了——它主要为水手提供极为廉价的暖身热酒,比起能遮风挡雨的酒馆,过客一般也就图个嘴瘾,顺带驱散胃里的寒意,很少有人喝完后还会驻足停留,可此刻它的铺前却聚集了近百人。
  
      一名穿着粗布衣裳的女子也被它吸引了目光。
  
      “法琳娜?”有人低声道,“你在看什么?我们该走了。”
  
      “魔鬼。”她回道。
  
      “什么——”后者脸色一变。
  
      “我听到有人提到了魔鬼,”被称作法琳娜的女子又重复了一遍,“再等一会儿,乔。”
  
      那名男子犹豫了下,最后还是低下头来,以极低的声音应道,“是……冕下。”
  
      “这并不是一道命令,”法琳娜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接着向人群靠近了几步,希望能听得更真切一些。
  
      “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可怕的怪物,它们长着比人还要长的翅膀,獠牙足有手臂粗,城墙对它们来说就是个屁!”声音的源头似乎来自一名海商,被众人围在中心的感受让他格外得意,嗓门也愈发大了起来,“不过这还不是最可怕的,那些魔鬼身上还坐着另一种魔鬼,像人,但比人要壮硕得多,投出的矛像长了眼睛一样,又快又狠,盔甲都挡不下来!也不怕你们笑话,我当时差点没尿湿裤子。”
  
      人群中响起了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
  
      “真的假的?那岂不是无人能敌?”
  
      “只待在天上的话,根本摸不着啊!”
  
      也有一小撮人表示出了不屑。
  
      “你就瞎吹吧,还魔鬼——你分得清邪兽和魔鬼的区别吗?”
  
      “就是,去赫尔梅斯高原转转吧,那里才叫什么怪物都有,就怕你这么容易尿,到时别把小兄弟给冻掉了。”
  
      “呸,你们懂个屁!”海商叫了起来,“那可是罗兰.温布顿殿下起的名字!他在西境待了老些年了,能不知道邪兽和魔鬼的区别?要我说,邪兽就是一帮乱哄哄的难民,而魔鬼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你见过那群野兽分批次,分重点向城市发起进攻的?”
  
      “如果你说的都是真的,灰堡还能挡得下来?”
  
      “这你就不懂了,当时确实危机万分,但城墙上瞬间闪起了火光和雷电,就像噼里啪啦下冰雹了一样!”他口沫横飞道,“魔鬼眨眼便在天上炸开,血肉溅得到处都是,还有一只掉在了我暂住的旅店前——那胸口上的大洞,差不多跟碗一样,天知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床弩也不可能有如此威势,按你这么说,那位王子的实力岂不是跟神明无异了?”
  
      “哈,不然你以为他是怎么干掉教会的?”
  
      听到这句话,法琳娜顿时捏紧了拳头。
  
      “……”乔按住她的肩膀,无声地朝她摇了摇头。
  
      “我知道。”她深吸口气,松开了手,“这件事你怎么看?”
  
      “红月尚未现世,魔鬼理应不可能出现在蛮荒地,可他对魔鬼的描述,又和圣典中的记载有那么些相似,不像是随口捏造,所以我也……难以辨明。”乔顿了顿,面色有些忧虑,“不过,这些都已和我们——”
  
      “无关。”法琳娜接道,“你说得没错,乔。我们得先解决自己的问题。”
  
      代理教皇塔克.托尔登死后,她便遵循对方的遗志,带着剩下的审判军撤离了新圣城,打算前往狼心的大公岛重建教会。那里曾是女巫组织血牙会的据点,被教会大军剿灭后,为防止对方卷土重来,圣城派人驻扎下来,也算是一块久经耕耘之地,作为新的落脚点十分理想。
  
      但没想到,圣城覆灭的消息传播得比他们的脚步更快,得知赫尔梅斯沦陷后,大公岛主教竟不再承认教会赋予的身份,转头和贵族搅和在一起,摇身一变成为了大公岛伯爵,甚至将先到的使者绞死在城外。
  
      这场匪夷所思的叛变给了审判军沉重的一击,之后又有许多人离开了队伍,如今他们已抵达大公岛半年之久,却依然只能像过街老鼠一般藏头露尾。如果再不能竖起教旗,重聚人心,恐怕教会将彻底断送在她手里。
  
      毫无疑问,只有把叛徒血祭,才能挽回岌岌可危的局势。
  
      难处就在于,对方手中也拥有一队神罚武士。
  
      这一战,必然惨烈异常。
  
      “我们走吧,”法琳娜拉起兜帽,最后看了酒铺一眼。
  
      海商依然在滔滔不绝,“那里有趣的事还多着呢!比如像小山一样大的黑色铁船,比通天塔还要高的巨型楼房,只要去过一次就绝不会忘!”
  
      “你都给说说吧,我给你加酒!”
  
      “这些全是出自那位四王子殿下的手笔?”
  
      “嘿,当然,不过你可不能再叫他王子殿下了——因为我离开无冬城时,他已经决定要正式登基了!日子嘛……让我想想,唔……应该就是今天没错!”
  
      “喔?那他现在是灰堡之王了?”
  
      “哈哈,这个称呼不错,”海商举起倒满的酒杯,“既然如此凑巧,那就让我敬远方的灰堡之王一杯好了!”
  
      “敬灰堡之王!”众人也起哄似地端起了酒杯。
  
      灰堡……之王么?法琳娜冷笑两声,你就继续在山沟里构筑你那看似繁华的王国吧,当神意之战将临,这世界终将变成一片废墟。我们迟早会在真正的地狱重逢,唯一不同的是谁先谁后而已。如果这次没能战胜叛徒,我将先走一步;而若是我赢了,那么我会在这里,静静等候你坠入地狱的消息的。
  
      罗兰.温布顿陛下。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