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新的挑战
<!--divstyle="color:#f00">热门推荐:
      “诅咒?”罗兰不禁重复了一遍,这个词怎么听都带着不详之意。
  
      「请跟我来。」帕莎转身带着众人走进大殿旁的一座洞穴,里面的石壁被开凿出一条条均匀的凹槽,上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书籍和卷轴,其数目甚至比枢密圣殿里的藏书还要多出不少。「赛琳,陛下来了。」
  
      「知道啦,」还未见到其人,赛琳的声音已经浮现于众人脑海。接着一根触须从洞底落下,啪啦啪啦地撂下一堆书本,很快又缩卷回了黑暗之中。
  
      而在那之前,触须还象征性朝罗兰的弯了弯,大概是在表示行礼之意。
  
      「咳咳——抱歉,她一遇到新的研究对象,就会比较忘我。」帕莎略有些不好意思道,「毕竟很少有女巫能像闪电这样幸运,身负诅咒却没有受到致命的创伤。」
  
      “她不会对闪电做什么吧?”一提到研究对象,罗兰便会不由自主地联想到那些被摆弄成各种姿势的小白鼠。
  
      「请放心,目前魔力研究的主要手段仍是观察与记录,只不过在核心的帮助下,她能更清晰地看到每一缕魔力的流动。」帕莎一边说着,一边卷起地上的书本,摊开到众人面前,「请看这儿……还有这里。」
  
      罗兰注意到,这些书页大多已经泛黄,显然是从塔其拉时代遗留下来的古籍,而在对方指出的位置,除了用女巫文字记录的本体外,还附带了一张翻译好的便条,无疑是为了方面阅读而临时摘抄的。
  
      他仔细看了看,发现那是关于两场战争的记述。
  
      「一次在曙光境的围城战中,八名负伤的女巫被援军救回,理应能保下性命,但最终都一个个死去。死亡的原因便是所有治疗手段无效,伤口迟迟无法愈合,导致失血过多,以及被邪疾感染。在死之前,她们都承受了可怕的折磨,以至于最后两人选择了自杀。」帕莎缓缓道,「由于时间太过久远,那场战役的具体细节已无从得知,撰写者也只是记录了这匪夷所思的一幕,魔鬼的诅咒便是在这里首次被提及。」
  
      「另一次则接近我们所处的时代,一只被联合会称作夺魂怪的高阶魔鬼,在沃土平原边缘处的千湖城与女巫大军展开了激烈的战斗。这只残忍的怪物能将魔力附着于黑石长枪之上,一旦被击中,则会令身体不断衰败下去,直至化为枯槁。」帕莎停顿了下,「前前后后共有三位超凡女巫死在它的手上,探秘会则在伤者体内发现了异样的魔力。」
  
      罗兰已经猜到了结论,“那魔力来自敌人?”
  
      「没错,」帕莎点了点触须,「所以我们才推测,这几种能力或许属于同一类型,它会一直存留在目标体内,并产生持续性的破坏。常规医治手段对其无效,也很难靠外力来消除。」
  
      “确实就跟诅咒一样,”温蒂不免有些难过道,“这也太可怕了……”
  
      夜莺却注意到了对方的措辞,“很难靠外力消除,也就是说……还是有办法能够消除它?”
  
      帕莎接着往下翻了一页,「前提是我们没有推断错误的话。」
  
      罗兰很快扫完了最后一段记述:就在千湖城危在旦夕之际,一名叫做塞曼嘉的女巫站了出来,在殊死一搏中觉醒为超凡之上,并将夺魂怪斩于剑下。随着高阶魔鬼被一分为二,原以为会步上同伴后尘的她却安然活了下来,仿佛诅咒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一样。由于太过靠近红雾区域,千湖城在一年后仍宣告失守,但她已为人们的撤离争取到了足够长的时间。之后塞曼嘉以极为强硬的意志,令联合会通过了三席制度,并成为首任三席之一。
  
      看到这里,他瞬间便明白了对方的意思。
  
      倘若闪电真是受到了魔力诅咒的影响,那么杀死对方或许是目前唯一的解除方法——然而这的确“很难”做到!雪山营地之战和望北坡一役都证明了高阶魔鬼惊人的行动能力,执意和第一军硬碰硬还好说,如果它们不打算正面交手,想要追上并消灭它们风险就太大了。
  
      放到塔其拉时代,这几乎是不可能达成的任务。
  
      高阶魔鬼通常随大军一起行动,犹如军队的核心,光是取得胜利就已是万难,更何况是全歼敌人?
  
      罗兰不由得想起了那名写信给娜塔亚的无名女巫。
  
      现在想来,她恐怕也是受到了类似能力的伤害,才会留下那番遗言。
  
      能与三席书信交谈的人,绝不会是泛泛之辈,能力和地位都应该处于联合会上层,然而即使是她,也只能默默地接受最终结局的到来。
  
      只因为想要在万千魔鬼中找到那名重创她的强大敌人并将之铲除,需要搭上更多女巫的性命,两害相权之下,做出什么样的选择已经很明晰了。
  
      夜莺大概也想到了这一点,双手不自觉紧握成了拳头。
  
      罗兰沉思片刻后才开口道,“难度确实不小,但我绝不会放弃这一可能。”
  
      「……」帕莎缄默了小会儿,「如果这是您希望的话。」
  
      “在那之前,我还想要了解一些事情——如果闪电遇到的那只高阶魔鬼拥有无需接触便可释放诅咒的能力,普通人受到侵蚀会怎么样?”
  
      「会比女巫糟糕得多。」赛琳的声音忽然再次插了进来,「魔力赋予了我们更强大的恢复能力与抵抗力,使得常规的邪疫——也就是您在书上提到的微小生物很难感染到我们。可凡人不行,只要创口不愈合,他们就随时都有恶化、甚至毙命的危险。」
  
      “神罚之石可以抵挡这种能力吗?”
  
      「当然能,事实上古籍中提到的夺魂怪如果不是拥有不亚于超凡女巫的怪力,也不会给联合会造成那么大的损失。但是——」赛琳的语气一顿,「根据闪电的情报,我们不能排除对方还是一名斩魔者的可能。那样的话,神罚之石起到的作用就十分有限了。」
  
      越是强大的魔鬼,从模样上便越倾近于人类,这是联合会在两次神意之战中总结出来的经验。
  
      罗兰深吸了口气。
  
      赛琳的提醒并不是危言耸听,根据闪电的描述,新出现的高阶魔鬼很可能比过去所有的敌人都要棘手。
  
      毫无疑问,远征塔其拉一战必须计划得足够精密,才有可能实现这一目标。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