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防护措施
    “呵,有点意思……”罗瑟低声道。
  
      “你说什么?”肖恩望向她,“这有意思在哪?”
  
      “告诉你们也无妨,凡人。”罗瑟咧开厚实的嘴唇,“地底文明曾在大陆各地都留下过遗迹,塔其拉自然没有少研究过它们,而这些符号……”她走到斑驳的立柱前,抚落上面的尘埃,“并非它们所用的文字,跟联合会制定的魔力字符也毫无关系。联想到四大王国曾经的历史,这难道还不够有意思吗?”
  
      阿琪玛发现自己完全听不明白,尽管每一个词语的意思都明确无误,但连在一起就是不知道在说什么。令她稍感安慰的是,大贵族世家出身的马尔与当地向导纳夫同样是一脸迷茫,比她好不到哪里去。
  
      肖恩倒是露出了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我听陛下说过,四大王国以前只有零散的村落和小镇存在,算是大陆的边角之地,所谓的历史也就是没有历史。如果这座遗迹不是神意之战中的文明留下来的,那么便意味着——”
  
      说到这里他猛地怔住。
  
      “过去此地曾居住着我们尚未知晓的异族?”
  
      “还不能就此下结论,”罗瑟饶有兴致道,“地底文明会不会分化出部族,并创造出不同的语言,这都是未知之数。只有进去看一看,才能得到更多的讯息。”
  
      “肖恩大人,这儿似乎有块石碑,”正在对石门做检查的士兵忽然喊道,“上面好像写着我们的文字。”
  
      一行人顿时围拢过去。
  
      只见一块花岗石横躺在杂草间,上面长满了青苔,只有一边有过被打磨的痕迹,如果不仔细搜索的话很难发现它的存在。士兵花了好一阵功夫才将其清理出来,字迹刻痕也展现在众人面前。
  
      「神明诅咒之地,勿入,必死。」
  
      看清楚上面的警示后,纳夫不由得吸了口凉气。
  
      “难、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诅、诅咒神庙?”他后退两步,结结巴巴道。
  
      肖恩与神罚女巫对视一眼,“你知道它的来历?”
  
      “我也只是听别人说过,那已经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纳夫盯着黑黝黝的洞口,咽了口唾沫,“当地领主不是为了阻挡狼心人越过笼山,派人设置了许多陷阱吗?相传有一支骑士带领的队伍,在执行任务时遇上了山雨,这种雨来得快去得也快,铺天盖地落下来时能把人打蒙,于是骑士下令寻找避雨之处,结果碰巧发现了一座古怪的庙宇。”
  
      “哦?”罗瑟挑了挑眉,“他们进去后是不是还在里面发现了宝贝,村民受贪婪心驱使,将宝贝偷带出来,却遭到了神明诅咒,最终一个个悲惨的死去?”
  
      “您、您也听说过?”纳夫惊讶道。
  
      “噗嗤,”罗瑟大笑起来,“凡人还真没什么长进啊,几百年前就玩这一套了,现在居然仍行得通。我敢打赌,这传言就是领主编出来的——为了独吞遗迹里的横财。至于那群可怜虫,不过是被当做诅咒的证据,一个个给灭了口而已。”
  
      “可……他们不是立刻就死去的。”
  
      “什么?”罗瑟皱眉道。
  
      向导缩了缩脖子,小心翼翼回道,“差不多过了十年时间,他们才陆陆续续死光,那名骑士也不例外——相传他们走的时候都极度痛苦,甚至脸上的皮肤都脱落下来,露出一块块腐烂的血肉,模样好不狰狞,而这也是诅咒说法的来源。为了避免厄运在领地里传播开来,领主下令禁止任何人接近那片区域,所以如今也没人知道它的具体位置了。”
  
      “你确定?”罗瑟走到纳夫身边,将手臂搭在他的肩上。
  
      望着那条比他大腿还粗壮的胳膊,向导脸色都白了几分,“我都是从酒馆听来的,保证没有说谎!大人,您不信的话可以找其他人问问,如果有问题的话,那也一定是传言本身出了错!”
  
      如果过了这么久才死,那灭口的说法就站不住脚了,阿琪玛心想,而且骑士与领主合谋陷害村民还算常见的话,把骑士也一起干掉则是另一码事——后者是贵族,哪怕家世再小,也不是不经审判便可随意处死的。
  
      莫非……这真是神明的诅咒?
  
      “呃,要不……我们先回镇里,等打听到更多的消息了再做下一步行动?”联络使马尔.托卡特提议道。
  
      “下一步行动?”纳夫不敢置信地望向肖恩,“难不成你们一开始就是冲着诅咒神庙来的?”
  
      “这倒不是,不过恰好凑在一起罢了,”罗瑟放开纳夫,“怎么样?我想作为陛下信赖的侍卫,你一定不会临阵逃脱吧?”
  
      “那是当然,”肖恩平静地回道,“完成陛下的托付是第一位的,如今目标就在眼前,自然没有折返的道理。”
  
      “很好,那我们便进去会一会所谓的「神明」好了,”罗瑟露出一抹狞笑。
  
      “但不能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进去,”肖恩摇摇头,“事实上陛下也提到了,靠近源头时可能会遇到危险。”
  
      “他连这都预见到了?”
  
      “没错,”肖恩转头对阿琪玛说道,“那天晚上你离开后,陛下单独向我交代了一些事情,他说我们有可能遇到两种情况,一种是源头暴露在地表,那样的话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封锁现场后直接回无冬复命即可。另一种则是源头位于地下矿洞中——洞穴越深邃,危险发生的概率就越大。因此若是遇到第二种情况,需要事先做好防护。虽然这里并非矿洞,但却符合矿洞的所有特点。”
  
      说完后他朝士兵打了个响指,“把东西拿过来。”
  
      两人很快将行囊卸下,从中翻出了五件雪白色的大褂。
  
      罗瑟蹲下身,好奇地摊开翻了一遍,“这只是普通的皮衣而已。”
  
      “如果配上面具就不是了。”肖恩拿起一件衣服,将自己套入其中——阿琪玛发现只能用这个词来形容,皮衣上下连为一体,连粒扣子都没有。与其说是衣服,倒不如说是一个裁剪成人形的口袋,套好后只有一张脸露在外面,手脚都被包裹其中,模样可谓十分怪异。
  
      随后他戴上一副透明的面具,填补住了最后一块空白,而面具前段固定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铁罐,看上去宛若猪鼻子一般。
  
      “五个人进去,其他人守在外面,”肖恩瓮声瓮气地说道,“除了阿琪玛小姐和罗瑟女士,你们还有谁要来吗?”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