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令人震惊的图景
    除了召回阿琪玛和罗瑟外,他还顺带写下了后续安排。
  
      想要做到安全开采铀矿是件既费时又费力的事情,不仅需要制定详细的作业流程、设置监控节点,还得让工人对自身从事的工作具有一定的了解,并一丝不苟的照规矩来办事。
  
      面对迫在眉睫的战争威胁,他自然不打算按常态来。
  
      北坡矿山就是个很好的榜样。
  
      直接向奎因公爵购买死刑囚犯,然后统统塞进遗迹里,没有薪酬和假期,亦不用为其准备防护措施。只要许诺干满十年即可释放,他相信那些人会在绞刑架与一线生机之间做出正确的选择。
  
      而各地领主估计也很乐意用这些渣滓的性命换取一笔额外收入。
  
      如此一来,勘探队的一百来名士兵仅需负责监督与警戒工作,对防护上的要求则大为降低。
  
      肖恩无疑是最为合适的管理人选。
  
      最后在密信末尾,罗兰还特意交代了一句,让亲卫打探下百年前人们从遗迹中带出“宝物”的下落。
  
      毕竟传闻里的几个疑点着实让他有些在意。
  
      这个未曾被历史记录的族群似乎对放射性元素存在着一种莫名的崇拜之情,用矿石烧砖砌筑献祭神庙、利用它来折磨敌人不说,甚至还有吞服矿石的举动——那些在阿琪玛眼中充斥着绿色荧光的遗骸就是证明。虽然不清楚它们的消亡跟这种崇拜有没有直接联系,但称它们为放射族应该是十分贴切的叫法了。
  
      当然世界这么大,出现什么样的文明都不算稀奇。真正奇怪的是,无论是深入矿区,还是拿矿石来制砖,都不可能造成“血肉溃烂”的效果。哪怕是住在矿洞里,长期承受各类衰变辐射的内外照射,结果也只是癌症发作几率猛增,本来能活八十岁,最终却只活到六十六而已。
  
      毕竟靠自然衰变来释放核素的效率实在太低了。
  
      传闻里那几个惨死的倒霉鬼,不像是死于癌症或畸变并发症,倒像是受到了强放射的影响。
  
      而想要满足后一种条件,唯有令高纯度的核物质达到临界,在瞬间产生大量中子流和硬γ射线才能实现,只是这种情况并不像是放射族能达到的水平。
  
      罗兰不排除是传闻本身扭曲了事实,但村民当时的惨状应该不止一个人知晓,若是属实的话,问题很可能就出在那些“宝物”上。
  
      也只有这样,才能使遗迹承担起处刑祭坛的作用——不然每个关押者都能活个十几年再死,这祭坛不建成高层公寓楼的话,只怕容不下那么多人。
  
      可惜上百年的时光远远超过了阿夏的回溯期,现在想要彻底知晓当时发生的事情已近乎不可能,只能让肖恩尽力去试一试了。
  
      他隐隐觉得,传闻背后的真相或许不会那么简单。
  
      ……
  
      蜜糖带走信件后,罗兰走到办公桌前,细细打量着一幅幅摊开的壁画拓印。
  
      尽管扭曲的墨像里充满了怪异与荒诞之物,但他依然能辨认出大致的主体和客体——主体大多位于画卷中央,轮廓大而精致,代表着遗迹的掌管者;客体则小上许多,填充在各个角落,而且能从它们的狰狞神情中感受到痛苦与恐惧。
  
      这大概是所有智慧生命的通性——永远把自己当做历史记录中的主角。
  
      正如肖恩所说的那样,无论是主体还是客体,都和魔鬼、邪兽、海底文明等已知异族扯不上关系,它们的造型实在有些怪异,有的如同火柴棍一般,分不清四肢与头尾;而有的则像是蠕动的原虫,浑身脏器都藏在大脑里。
  
      壁画上的内容也不全跟处刑有关,有几幅拓印描述了主体与客体作战的情景,它们似乎能通过臌胀身体来乘风飞行,利用高空机动的优势,大规模降落到敌人后方,实现两面夹击。高耸巍峨的防线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城市化作火海,客体被杀得溃不成军。
  
      只要分得清角色各自的定位,倒也能大致理解这些看似癫狂的记录中所描述的事件。
  
      “嗯?”罗兰的目光忽然在一幅图上停留下来。
  
      “怎么了?”夜莺察觉到了他的异样。
  
      “你有没有觉得,这张拓印里的场景,似乎在哪见过?”他走到画卷前蹲下,那正是描述战争的最后一段:无数火柴棍合为一体,仿佛想要作殊死一搏,却依然被主体打倒在地。血液汹涌流淌,汇聚成巨大的湖泊,幸存的敌人逃至海边,被追赶而来的主体悉数杀死,尸体甚至在大海中垒起了一座小山包。
  
      “唔……”夜莺端详许久,“除了墨汁用得比较多以外,和其他图纸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好吧,战斗能力和艺术鉴赏能力果然是天生相悖的。罗兰扶额道,“你先帮我拿一份极南境的地图来。”
  
      “了解。”后者很快照办,将厚厚一叠地图送到他面前,同时还递了根鱼干过来。
  
      罗兰咬住鱼干,手里动作不停,不一会儿便找到了无尽海角的局部俯瞰图。
  
      当时为了确定大庆港的位置,他曾让闪电和麦茜绘制过此地的详图,因此始终留有印象。当两者放在一起时,他顿时感到背后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身体就像过电一般,指尖都泛起了麻意。
  
      两幅图中的轮廓线竟重叠在一起!
  
      虽然细节上有所出入,但大陆边缘与旋涡海分界线的走势基本一致,其相似度在八成以上!
  
      这难道是……巧合吗?
  
      “唔,这图上画的地方是极南境?”夜莺也发现了不对劲之处,“那里不是沙民的聚居地么?”
  
      罗兰没有回答,而是飞快地扫过剩下的几张画卷。
  
      当他看到倒数第二幅时,浑身的血液都仿佛凝固住了。
  
      只见十余只主体聚集于一处高台之上,相互围绕成一个大圈,而圈中漂浮着一截不规则的多面体,表面有无数诡异的触须在舞动,宛若蛇妖的头发。
  
      肖恩没有亲眼见过这一幕,自然不知道画中所示的是什么。
  
      但罗兰清楚。
  
      那分明是一块「神明遗物」。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