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翱翔之翼 下
    “怎么,还是不放心?”等所有人登上飞机后,提莉走到罗兰面前。
  
      “你看出来了?”
  
      “明明不过一天时间,每句话都交代得像诀别,看不出来才怪。”她耸肩道,“你是在怀疑我的技术,还是在怀疑安娜的能力?”
  
      对于这个左右为难的问题,罗兰一时只能报以苦笑。
  
      海鸥号结构极为简单,除了几根操作杆和对应的活动舵面,基本就是个装人的容器,其本质比试验机型复杂不到哪里去。以安娜的加工手艺,想出问题都难。
  
      它被造出来后也进行过几次试飞,还模拟过紧急迫降,结果都十分令人满意——提莉那极为强大的操控能力不说,温蒂也在磨合中有了长足进步,总能出现在合适位置上的气流令飞机任何时候都能保持平稳。
  
      而为了此次远航的安全,乘客中还捎带上了纱薇与莫丽尔,可谓是万无一失。
  
      但即使如此,他依然会感到紧张。
  
      将无冬城半数精锐女巫集中在一架全新的飞行器上,并孤身前往五百公里外的蛮荒腹地,这已足够成为担心的理由。如果不是无冬城还有许多工作要做,他甚至想搭乘海鸥号同去。
  
      轻轻吐出口气后,他望向提莉道,“我想应该跟怀疑无关,而是太过在意吧。我希望你们都能平安无事地活到神意结束后的新时代。”
  
      两人对视片刻后,提莉撇开了头,“知道啦,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如果换作是我的话,应该也会忐忑不安吧。”
  
      没等罗兰反应过来,她已经转身踏上了舷梯。
  
      “那么我出发了,哥哥。”
  
      ……
  
      舱门关上后,一名亲卫走了过来,“陛下,外面已经全部准备妥当了。”
  
      罗兰深吸口气,凝声回道,“开始吧。”
  
      “是!”
  
      随着口令下达,一道道程序有条不紊地运转起来。
  
      “限位器已打开!”
  
      “道路清空!”
  
      “所有人员离开跑道!”
  
      “开启库门!”
  
      当机库大门缓缓向两侧滑开,耀眼的阳光照入室内,在地面上映出了一条光之路。
  
      引导员高举起绿旗。
  
      “海鸥号,可以起飞!”
  
      与此同时,汽笛长鸣声也响彻整个机场——
  
      罗兰感到起风了。
  
      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他站在一个本应该绝对无风的位置,却依然感受到了拂过脸颊的徐徐气流。
  
      把海鸥号视作一架纯粹的滑翔机去与它的同类对比事实上并不公平,后者千方百计想要获得的东西,它从一开始就拥有了。
  
      气流违背了流动的常理,精确出现在翼面的侧后方——微风推动着向上扬起的副翼,宛若一只无形的手。这样的力量看上去微不足道,但罗兰知道那是温蒂刻意控制的结果。逸散出来的余风轻柔而和缓,可在离翼面数指左右的范围内,却是能让人寸步难行的强风。
  
      换句话说,受温蒂能力影响的区域里,风的方向与速度,都由她随心所欲来掌控。
  
      这也意味着,海鸥号无需靠双翼来维持飞行,亦能做出令其他滑翔机目瞪口呆的动作,例如近似乎垂直的短距离起降——速度不过是为了换取更大的升力,若能直接得到升力的话,速度自然也不再是不可或缺之物了。
  
      当然,如此轻飘飘的飞走,在行家眼里可能是足以颠覆三观的惊天壮举,不过在外行看来,显然就欠缺了点分量。
  
      还有什么比一个数吨重的大家伙,迎面呼啸着掠过头顶,然后缓缓爬升,直至消失在云霄来得更震撼的场景?
  
      想到提莉兴致勃勃地提出这个想法时的神情,罗兰不由好笑地摇了摇头。
  
      看来她已经完全把海鸥号当成了自己的大玩具,迫不及待想要向他人炫耀了。
  
      ……
  
      「呜——————呜——————」
  
      汽笛鸣响的同时,古德也注意到了黑石道路尽头的异象——士兵们纷纷散开,大棚房的铁门随之开启,一只模样怪异的灰色“巨鸟”缓缓滑出,转了小半圈后驶上了他们所在的这条大道。
  
      “喂,你们看,那是什么?”显然不止他一个人发现了那只庞然巨物。
  
      “火车?不像啊……地上又没有铁轨。”
  
      “大概是陛下新发明的机器吧?”
  
      “鹰面大人说的难道就是它?”
  
      “它似乎朝我们过来了。”
  
      等等,这东西他好像在哪里见过!古德冥思苦想了一阵,脑海中忽然一道灵光闪过——提莉殿下授予的那些书本中,不就有一张类似的封面图么?似鸟又非鸟,修长的对称双翼,看上去和它确实有几分相像。
  
      可稍微一想,他又觉得两者根本对不上。先不说外形和翅膀数量上的差异,在那张封面上,他至少能看到驾驶者,也能大致理解图中之物看似漂浮在空中的原因——毕竟比人大不了多少的骨架支撑起一双巨大的翅膀,从某种意义上就是个放大的风筝。尽管知道国王和公主看重的东西肯定不会如此简单,不过情理上好歹能想通。
  
      而眼前的这东西则完全属于那种无法想通的类型。
  
      用周围的士兵做对比便可看出,它的个头远在前者之上,除开翅膀外通体浑圆,周身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修长的肚子里仿佛能塞下不少东西。按照这个体型,别说是飞了,就连在地上爬都应该很困难才是——
  
      然而下一刻,古德便发现自己的想法有多么可笑。
  
      对方开始加速了。
  
      而且很快超过了马匹奔跑的速度,且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一开始还议论纷纷的队伍,不知不觉中全部安静下来。
  
      所有人都听到了那从远及近的滚滚轰鸣。
  
      “我的天……”芬金咽了口唾沫,“它要撞上我们了。”
  
      这也是大部分预备学员共同的感受。
  
      理智上来说,只要站着不动,两者并不会真正撞到一起,但理智归理智,众人的身体却仿佛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
  
      不是每个人在面对可以一脚将自己踩成肉酱的巨兽时,都能做到面不改色的。
  
      而来者就是这样的巨兽——
  
      他们甚至还没对方的轮子高!
  
      随着它愈发逼近,呼啸的狂风声已近乎嘶吼,地面也传来了微微震颤。相传骑士冲锋时,光凭马蹄声就能令敌人崩溃,但比起如山般向自己压来的怪物,古德发现骑士也不过如此。
  
      他陡然想起了鹰面那抹意味不明的冷笑。
  
      教官……早就体验过了吗?
  
      还不及细想,一阵狂风掠过!
  
      短短时间里,它便跑完了数百米长的道路,径直贯穿了两旁的人群。
  
      在气流的冲击下,古德终究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双脚,膝盖一软仰倒在地——或许在狂风到来之前,他已经下意识做出了躲闪的动作。
  
      他顾不上爬起,而是扭头向后看去。
  
      而接下来的一幕更是让他目瞪口呆!
  
      只见巨兽扬起头颅,双脚离开地面,猛地腾空而起,朝着蓝天飞去。阳光映照在翅膀上,形成了一圈圈缤纷夺目的光斑。
  
      这就是……空骑士吗?
  
      古德情不自禁地握紧了拳头。
  
      他想要驾驭这样的怪物——哪怕为之献上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