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寂静的夜
入夜后,整个营地陷入了沉寂之中。
  
  忙碌了一整天的人们此刻已完全进入梦乡,女巫也不例外。
  
  可闪电却丝毫感觉不到睡意。
  
  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快半个月了——或者说离开迷藏森林的那一刻起,她心里就生出了一股莫名的不安。被麦茜啄伤的伤口也开始隐隐作痛,仿佛在提醒她那天的遭遇一般。
  
  闪电甚至无法分清这份抽痛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尝试了许多方法来分散注意,但最后都以失败而告终。然而用肉眼来看,伤口并没有任何变化,既没有消失,也没有扩大,就像一块猩红的斑点,顽固地驻留在她的胸口。
  
  这种错乱感令她精神憔悴,每每都得到凌晨三四时才能睡着,即使这样,短暂的睡眠里也会被一个接一个的噩梦所填满,稍有响动便会惊醒。
  
  望向一旁四仰八叉枕在头发上、睡得正香的麦茜,闪电暗自轻叹了口气。
  
  她将对方掀开的被子重新盖上,自己却悄声翻下地铺,朝屋外走去。
  
  女巫的营区位于营地中央位置,周边有神罚女巫负责警戒,她抱着不想惊动守卫的念头,直接从半空中飞了出去,最后降落在修建中的轨道上。
  
  皎洁的月光洒满了她脚下的道路,铁轨两侧宛如映上了一条银边;晚风吹拂过夜幕笼罩的原野,带来的不仅是灌木林的摩擦声,还有忽远忽近的鸟叫与虫鸣。这样的夜景放在以往能让闪电欣赏上许久,可现在她却完全没有了赞叹的心思。
  
  她甚至不敢将目光投向塔其拉方向——那只隐没在黑暗大地中的怪物仿佛一直在凝视着她,只要视线掠过,胸口的伤痕便会提醒她这一事实。
  
  闪电望着脚下一根根向后退去的枕木,嘴里泛起了一阵苦涩。
  
  一个多月的恢复训练里,她好不容易克服心理上的畏惧,才跨过无冬城那道低矮的边境城墙。原以为只要坚持下去,她就算无法再次直面塔其拉的高阶魔鬼,至少也能恢复到平常的状态。
  
  但结果无情地将这一想法碾得粉碎——她不仅无法自如地使用觉醒能力,飞行时总会感到束手束脚,就连遇到普通魔鬼,她都失去了往昔的那点勇气。
  
  否则无论敌人打什么主意,她和麦茜都能让四只狂魔有来无回。
  
  可惜现在,她却只敢远远尾随在敌人背后,等着它们自行撤退。
  
  可以说,是她拖了大家的后腿。
  
  想到这里,闪电不禁感到眼眶有些发酸。
  
  就算再怎么掩饰,也不可能永远瞒过大家。
  
  哪怕迟钝如麦茜,最近亦感觉到了她的一丝不对劲。
  
  或许有一天,她会甩下胆小的自己,独自飞向更高的地方。
  
  到了那时,她该怎么办?
  
  “我真是太没用了,”闪电蹲下身子,将头埋入膝间,“被魔鬼吓破胆子的人,还有什么资格去当探险团团长。她们知道了一定会嘲笑我吧……平时总夸耀自己是最伟大的探险家,结果比谁都懦弱。”
  
  是啊,心里仿佛有个声音在回答,她们迟早会嘲笑你的。
  
  “但我不想看到这一天……”她的声音有些哽咽。
  
  谁让你老爱夸下海口,自以为是呢?想要不看到她们的嘲笑,除了离开这里,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否则就无法避免。
  
  “只有离开……这里么?”
  
  “那可不行。”忽然有人说道。
  
  “诶?”闪电愣了愣,猛地抬起头来,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不远处,在幽白的月光下,对方的长耳朵和尾巴显得格外醒目。“……洛嘉?”
  
  “咳咳——”狼女咳嗽两声,“事先声明,我可不是故意偷听到你的自言自语的。”
  
  此刻她才注意到,洛嘉身上满是汗水,正一闪一闪反射着月光,那莫金人特有的小麦色肌肤就像沾满了晨露的耀石,显得剔透无比。
  
  “难道你刚才在……训练?”
  
  “是啊,我不像超凡者那样天生就拥有强大的力量,即便化为沙漠之狼,也需要靠练习来强化自身。不然别提战斗了,连跑上几步都够呛。”洛嘉摊手道,“最近魔鬼不主动进攻,我又答应了大酋长不擅自离开阵地,连基本的活动量都无法保证,也只能晚上来补补了。”
  
  “是么……”闪电突然回过神来,她连忙深吸口气,双手遮住脸道,“你全部都听、听到了?”
  
  这个问题根本不用回答,狼的耳朵向来都是无比敏锐的。
  
  她顿时感到脸上变得滚烫一片。
  
  “那个……”洛嘉顿了顿,“我从来没有安慰过人,所以现在也不会安慰你——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关于我父亲的故事。”
  
  “他虽然生在狂焰氏族,也继承了焚火之名,但那时候没有人认为他会成为一族之长。因为在八个继承者中,他有着一个很明显的不足:怕生,不敢一个人外出参与联合狩猎。而这也是被莫金沙民当做挑选族长的重大活动——毕竟族长不仅是内在统治者,也需要对外展现出影响力。各氏族都会派出最杰出的年轻一代,以证明自己的强大实力。”
  
  闪电不由得愣住了……她没有听错吧?对方口中的怕生之人,不久之前还在无冬城运动会上大出风头,甚至引起了罗兰陛下的注意。难不成洛嘉的父亲实际上另有其人?
  
  “事实上当他告诉我这些事时,我也完全不信,还找过祖父确认,”洛嘉笑了笑,缓缓走过来蹲在她身边,“但结果是这些都是真的。我问祖父为什么要把族长之位传给父亲时,他回答我说,古尔兹一个人或许什么也做不到,但只要有族人陪着,他就是族里最强大的武士。既然如此,那就不要出现让他独自一人的情况就好了。而氏族紧密凝聚在一起,本身就是大部分时候都应有的常态。相比于此,一场狩猎又能证明什么?”
  
  闪电感到心颤动了一下。
  
  “其实父亲和大兄在无冬城做的那些……我还是挺开心的,”洛嘉垂下耳朵,“因为父亲为了我,做了他一个人绝无可能做到的事……虽然有些丢脸就是了。”
  
  呃,是……这样吗?你当时明明把他们丢在城堡大厅,一个人跑回了女巫大楼,还说再也不想见到他们——尽管以那副打扮见面感觉确实不太合适来着。
  
  “我想祖父大概是想告诉我,勇气既来源于自己的内心,也可以汲取自他人。”洛嘉缓缓说道,“既然如此,为何非要在意个人的胆量?同样的,如果探险团的伙伴陷入危机,你会放弃她们,一个人逃走吗?”
  
  闪电沉默了片刻,“……谢谢你。”
  
  “我说过了,这不是安慰,只是一个故事而已。”狼女偏过头,“所以感谢什么的就免了。另外,探险团什么的还挺有意思的……既然你把我拉进来了,就得负责到底才行。”
  
  她感到眼睛又有些发酸了,装作风太大赶紧揉了两下,平复呼吸正准备回答之际,对方忽然转过身来,捂住了她的嘴。
  
  “嘘——”
  
  “怎么了?”等洛嘉松开,闪电才低声问道。
  
  “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声音?她扬起头,仔细听了听——除了徐徐晚风外,什么也没有。
  
  等等……先前夜枭和虫子的鸣叫声呢?
  
  “那个方向——有什么东西过来了,”洛嘉竖直耳朵,望向东边的夜空,“这啸音是——小心!”
  
  她一把抱住闪电,往路基下滚去!
  
  几乎是同时,一声刺耳的轰鸣在两人头顶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