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一百二十九章 “神秘之物”
    “提莉殿下她……能力并不是飞行,对吧?”夜莺喃喃道。X23US.COM更新最快
  
      “嗯,虽然飞行魔石也能让她飞起来,但携带这么大的重物就不行了,”罗兰望着头顶盘旋的独角兽号回道,“怎么了?”
  
      “虽然听你说过很多次,画图和测试内燃机时也都一直在你身边看着,但亲眼目睹时,还是会觉得不可思议……人真的能凭借外物之力像鸟儿一样飞行。”夜莺面带感慨,“那明明只是一堆金属与木头的组合而已。”
  
      “的确只是金属和木头,不过把它们有机组合在一起的却是我们自身,”罗兰微微一笑道,“双手、魔力、还有认知……所以也不能真正的称作外物之力。”
  
      “每个人都能像她那样飞起来吧?”夜莺轻声道,“也包括我”
  
      “嗯,每个人。也包括你。”罗兰肯定道。天空对于夜莺来说并不陌生,她搭乘过热气球,也乘坐过麦茜,但在随心所欲、自由控制的飞行前,那些显然都不算什么了。连拥有魔力的夜莺尚且如此,更何况毫无特殊能力的普通人?遨游天际的魅力,自从人们抬头向苍穹仰望的那一刻,就已经深陷其中、无法自拔了。
  
      奇物会的那名先驱便是最好的诠释。
  
      三十分钟后,独角兽号稳稳地降落在了跑道上。
  
      “感觉怎么样?”罗兰朝着一脸兴奋跑过来的提莉问道。
  
      “这架飞机真是太棒了!”她眼睛发光道,“单就手感来说,比海鸥号灵活了不知多少倍。说真的……虽然温蒂的控风能力不差,但始终很难和我的意图完全吻合,而这个就不同了。飞行时的速度、俯仰、偏转,每一个细节都在我的把控之中,可以称得上是动由心生,形如手足一样!”
  
      呃……动由心生,形如手足?罗兰心中不由得汗颜,尽管独角兽号参照了大量成熟的双翼机设计方案,但它本质上仍是一架技术简陋,带有测试成分的原型机。控制舵面全靠手操,高度速度全靠感觉,能顺利飞起来就已是一项巨大的进步。如果不是对这架飞机知根知底,光听提莉的描述,他还以为对方开的是一架四余度电传、带飞控电脑辅助的现代战机呢。
  
      大概这就是大佬吧。
  
      “那么……满足了?”他向机库主管招了招手,“今天就到这里”
  
      “你在说什么啊,哥哥,”提莉打断道,“三十分钟怎么可能就满足了?”
  
      “那你落下来是……”
  
      “为了跟你说一声啊。你还有很多工作要忙,不是么?”她挥了挥手,“去吧,不用在这儿守着我了,我还有很多种飞法想要试一试呢。”
  
      望着对方兴致冲冲离去的背影,罗兰无奈地摇了摇头。
  
      飞机没有一开始就出故障,已算是达到了预期水平,按照提莉的水平,应该很快就能熟悉独角兽的新特性。加上她随时都能自行脱出飞机,自己确实没必要一直盯着了。
  
      “看来你被嫌弃了啊。”夜莺心灾乐祸道。
  
      “就你话多,”罗兰白了她一眼,“走吧。”
  
      夜莺笑着抓住他遁入了迷雾。
  
      ……
  
      刚回到城堡大厅,亲卫便迎了上来,“陛下,第三边陲城传讯说,您交代的任务已基本有了结果。”
  
      “哦?”罗兰挑眉道,“报告在哪里?”
  
      “那边说,希望您能亲自去一趟。”
  
      看来那两人在大庆港发现的东西并不是简单几句话能说明白的,他思忖片刻道,“我知道了,现在就出发吧。”
  
      进入地下后,赛琳已经在大殿等候他了。
  
      陛下,您推测得没错,无尽海角确实存在制造魔方的材料。她伸出辅须,将两份样品展示到罗兰面前,左边这块灰黄色石头对魔力的相适性和祭典魔方十分相似,即使不是完全一样,也相差不远。如果数量充足的话,我就能开始进行仿制了。
  
      “数量充足……大概是多少?”
  
      先来几千块试试吧。
  
      呃……还真是不客气,哪怕送来的样品不大,几千块也能铺满一个房间的地板了。他暗想,如此来看,对“海角遗迹”的发掘已势在必行,而且越快越好。“我会让人去收集的。那么另一种呢?”
  
      另一种完全能用不可思议来形容。首先可以肯定的是,它发出的光芒对测试动物没有任何伤害,似乎只是普通的亮光,而非您担心的那种放……
  
      “放射粒子。”
  
      正是。当然也不排除它十分微弱,以至于无法用动物检测到不过那样一来,其危害性也就不足为虑了。赛琳从右边的瓶子里挑出一块“石碑”切片,放到罗兰手中,我委托露西亚小姐分解了其中的一小块,发现它的成分跟沙子没有太大区别。
  
      “跟……沙子……?”罗兰惊讶道。
  
      很难想象,对吧?它只是看起来像石头或者说大点的砂砾,本身却有着一定的柔韧性,压缩时还会发光,世界上大概没有比这更古怪的东西了。
  
      “唔……”他把玩着手中的样品,沉思许久后才开口道,“也不能这么说。”
  
      “莫非您知道这东西是什么?”
  
      “那倒不是,只不过稍稍想到了别的东西……”罗兰缓缓道,“物质既然是元素的组合体,那么除了元素本身外,结构也是影响其性质的一大要素。我们觉得奇怪,只是因为了解得太少罢了。”
  
      就好比碳元素,在四面体结构下被称作金刚石,拥有着极高的强度;而呈六边形层状结构的石墨,脆得可以用手掰断。若撕下一层来则是石墨烯,拥有极佳的导电性,但两层石墨烯叠在一起,并相互旋转一个细微的角度,它便会发生截然不同的变化变成绝缘体。而将其降低到一定的温度并注入电子后,它又会转化为超导体。
  
      从头到尾,都只有碳一种元素在表演。
  
      这便是材料的奥秘。
  
      事实上哪怕是后世,对微观世界的探索也仅仅只掀开了微小的一角,在这片没有理论指导的黑暗领域中,人们所做的事和千年前没有任何区别排列组合、随机摸索,哪怕是再常见不过的元素,糅杂在一起时也可能出现令人震惊的现象。
  
      “发光石碑”也好、希尔维的各种涂层也好,或许并不是因为魔力而神秘。
  
      而是因为人们知道得太少才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