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一百四十九章 苍穹下的挑战者
    当太阳一点点隐没于群山峻岭之间,整个平原都染上了一层红霞。
  
      这种红不同于生命蜉蝣,显得纯净而透彻。
  
      每逢这种时候,厄斯鲁克总是喜欢待在高处,感受自己与天空的距离。
  
      虽然它可以飞得更高,但魔力的扰动不仅会打破静谧,永远碰触不到的穹顶也会加深距离感。
  
      相反静坐的时候,金色的云彩与红紫相间的天空仿佛离它只有一步之遥。
  
      这样的体验并不常见。
  
      大多数时候,头顶都被飘荡的蜉蝣所覆盖,尽管处于其中能让厄斯鲁克倍感舒适,可也在它与天空之间隔上了一层厚纱。
  
      它大概是族群里为数不多不喜欢待在诞生之塔中的个体。
  
      不过厄斯鲁克并不认为自己是异类。
  
      它只是比其他人更渴望拥抱魔力的源头罢了。
  
      没错,那源头便来自于天空之上。
  
      人类称其为红月,倒也有几分贴切。
  
      相传得到所有传承后,族群便会迎来最后的升格——天地之间将打开通道,接纳它们进入苍穹。
  
      毫无疑问,那里是比现有世界更广阔的地方。
  
      或许也是神明的居所。
  
      届时,它们将比现在强大百倍,躯体也会因澎湃的魔力而成为不朽的存在。
  
      对于这则流传至今的传言,厄斯鲁克并没有全信。
  
      它也曾试图靠着自身的力量,飞向深邃的高空。
  
      可惜在无法补给生命蜉蝣的情况下,它发现上升到一定的高度后,就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障碍——例如温度骤降、盔甲结冰、血流不畅、呼吸困难等等。若利用魔力来对抗不适,那么背负的呼吸罐很快就会消耗殆尽。
  
      它飞得最高的一次,差点让自己命丧当场。
  
      但也正是那一次尝试,加深了它对天空的渴望。
  
      因为在紫黑色的苍穹中,它确实看到了一些东西,只不过事后回想起来,很难用言语去描述。
  
      非要说的话,大概就跟一闪而过的鳞片一样。
  
      这也意味着,传言并非毫无根据。
  
      而且它当时还听到了隐隐的的呼唤声。
  
      像是耳语,又像是直接回荡在脑海中的低吟。
  
      厄斯鲁克知道那是意识界正在向它靠拢的征兆。
  
      可惜它离更高一层的境界始终差了那么一点。
  
      能主动打开两界之门的,便可称为大君。
  
      就在它闭目感受余晖的暖意,与拂面而来的晚风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
  
      “厄斯鲁克大人,所有准备工作都完成了。”
  
      报告者正是它的初升体侍卫。
  
      “很好。”厄斯鲁克头也不回道,“接下来继续保持监视就行。”
  
      “是。”侍卫应下后并没有立刻离开,而是犹豫着说道,“不过那些虫子真的会按我们的计划行动?他们应该已经充分了解到了您的能力才是……为了布下陷阱,我们付出的代价也不少,若是天穹之主阁下知道了……”
  
      “嗯,你的说法也不无道理,不过我认为值得这么做。”厄斯鲁克睁开双眼,望向南方——如今站在「犄角」上,它已能隐隐看到那条黑色的轨迹。在六个月的试探中,不少原生体死在了人类的阵地前,但始终没有动摇到对方的推进。那条轨迹就像根须一般,生长缓慢却坚韧不拔。
  
      这还是它记忆里,人类第一次不依靠城墙,能够在正面对抗中不落下风。
  
      尽管这种方法笨拙得可笑,如果放在蜉蝣覆盖区,它能有无数种方法让对手付出惨重的代价,但在这广沃的平原上却意外的难啃。手头兵力有限固然是一大原因,可就算大君调集更多的部队给它,对付已完全站稳脚跟的人类也必然会蒙受不小的损失。
  
      它必须将这支渐露头角的军队扼杀在新生阶段。
  
      “你觉得近期的战斗如何?有没有一种寸步难行的感觉?”
  
      侍卫沉默了下,“那是因为我们在背水一战。”
  
      “不,是敌人令我们在背水一战。”厄斯鲁克纠正道,“我们也建立过前哨站,试图将生命浮游的供给范围进一步扩大,可它并没有起到四百年前的作用,只因为现在的人类拥有比「墓碑」更远的打击手段。不管你是不是把对方视作虫子,都必须得承认这一点。加上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女巫的观察下,所以才会觉得处处碰壁。”
  
      它顿了顿,向黑色的轨迹伸出右手,一点点紧握成拳,“只要我们未竖立起诞生之塔,就无法改变这一现状。因此我要趁对方还未醒悟过来之际,毁掉他们的眼睛,斩去他们的手臂,让他们再也没有故技重施的可能——哪怕付出两座「犄角」的代价也无妨!”
  
      话语间,厄斯鲁克露出了一丝狞笑,激荡的魔力喷涌而出,令周围的空气都震颤起来。它知道在黑色轨迹尽头的那座营地中,有人正注视着它。这番举动只怕已经惊起了人类的警戒,让他们乱作一团了吧。
  
      “我誓将追随您左右!”感受到它汹涌如潮的力量,侍卫恭敬地低下了头。
  
      还有一点厄斯鲁克没有说出来。
  
      它感到自己离下一个突破仅有一线之隔。
  
      这场战争或许便是契机。
  
      毕竟浴血厮杀从来都是最有效的提升方式,哪怕成为王之后,也不会拒绝一场这样的挑战。
  
      倘若它能跨过那道坎,晋升为新的大君,那么无论天穹之主有什么想法,都不可能再跟它计较了。
  
      至于人类会不会行动,厄斯鲁克并不担心。
  
      对于对手的贪婪,它早就深有体会。
  
      只要诱饵足够丰盛,他们就一定不会轻易放过。
  
      太阳终于完全落入山下,最后一点余晖也消散殆尽,天空被夜幕彻底笼罩,头顶只剩下微弱的星光和一片黑暗。
  
      这一幕仿佛和它向苍穹冲刺时的景象重叠在一起。
  
      那一天,它确认了自己的渴望。
  
      而如今,它正一步步接近那个目标。
  
      人类此刻所想的……恐怕也和自己一样吧?
  
      在这场决定命运的竞争中,唯有最后站着的胜者,才有资格抵达那片未曾有人见过的领域,触及到魔力之源。
  
      它对近在眉睫的决战充满了期待。
  
      ——————————
  
      书友分享了两张夜莺的人物图,赞爆了,亲们快去速度围观吧,微信搜索公众号“二目小小”,查看历史消息即可看到哦O(∩_∩)O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