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陷阱
    “玛姬!”灰烬大喝一声,同时将所有人挡在了身后。
  
      回答她的是一连串痛苦的咳嗽声。
  
      尽管听起来后者的状态十分糟糕,但至少现在还活着。
  
      “你的反应很快,超凡者。”魔鬼露出了只有人类才特有的遗憾神情,“如果不是你的那一剑,她本应该毫无痛苦的死去。可你这样做,除了延续她所受到的折磨外,毫无意义。”
  
      选择玛姬作为第一目标或许并不是巧合——望着对方的眼神,安德莉亚猛然意识到,这恐怕是一次深思熟虑的出手。论单打独斗,玛姬能起到的作用极为有限,但作为唯一一名能带大家逃脱困境的女巫,一旦先行除掉,其他人就等于被截断了退路。
  
      她咬了咬嘴唇,偷偷向后扫了一眼,只见那根骨矛正好插在玛姬肩头,浸出的鲜血将衣服染红了一大片。大概是伤到了肺部,玛姬的气息显得十分虚弱,嘴角时不时有血沫咳出,若灰烬没有出手上挑,只怕它已经刺穿了女巫的心脏。
  
      不过重伤到这个程度,即便她还没死,也没可能再掌控自己的能力,稳定维持魔力方舟了。
  
      可对方是怎么知道玛姬的能力的?
  
      “你就是人类的「眼」,对吧?若不是你的话,我们也不至于被火雨逼到这个程度。”斩魔者接下来的话将她最后一丝侥幸也撕得粉粹——对方先是指了指希尔维,接着转向安德莉亚,“而你应该就是那位神射手了。令人忌惮的能力,放在四百年前或许没什么,但现在说不定比超凡之上还要棘手,好在你们终究是聚集到一起了。”
  
      说完后它伸出右手,按在胸前,“请允许我介绍下自己——我叫厄斯鲁克,此次远征军的指挥官,亦是你们的葬送者。”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预谋已久的圈套。
  
      安德莉亚的脸色愈发难看起来。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斩魔者和汹涌的魔力波动划上等号了?
  
      没错……自从对方绕至迷藏森林北方,奔袭十余里袭击叶子之后,它那醒目的特征就被大家牢记在了心中。
  
      事实上还可以追溯得更久一点。
  
      当闪电初次遭遇斩魔者时,形容感受到了犹如实质般的强大魔力。既然强大到如此程度,那么在观察距离之外能被魔眼捕捉到,不是理所当然之事么?
  
      而在随后的漫长缠斗中,对方不断的强化着这一印象,将自己的行踪暴露在希尔维的监视之下,也让大家对此深信不疑。
  
      但这一切都不过是斩魔者伪造出来的假象。
  
      它把自己当成了诱饵,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台前。
  
      ——难道从一开始,它就在为今天做准备了?
  
      可这样的说法根本不能成立!就算敌人通过望北坡之战察觉到了希尔维和自己的存在,决定除之而后快,但为了布下陷阱,这个自称为厄斯鲁克的高阶魔鬼可是实实在在的丢掉了塔其拉,并将数千魔鬼葬送在沃土平原上!如果说它残酷无情,不在乎手下的性命,那么圣城遗迹呢?没有了神石矿脉,它们就无法建立起方尖碑,这意味着接下来的四百年里,魔鬼将彻底失去染指沃土平原的机会,如果把这算作代价的话,未免也太大了一点!
  
      她们真的值得敌人这样做?
  
      安德莉亚只觉得脑海里一片混乱,根本理不清头绪,倒是希尔维问出了这个关键问题。
  
      “……为什么?塔其拉应该比我们重要得多才对吧!”
  
      斩魔者意外的没有立刻动手,而是微微摇了摇头,“我不能告诉你。”
  
      “就算死之前想知道答案都不行么?”
  
      “可你们还没有死啊。”厄斯鲁克的语气里带上了一丝讥笑,“即使身陷囚笼,你们仍没有放弃,不是吗?”
  
      它在等什么?
  
      是在等待投掷魔石完全恢复吗……
  
      但它的手臂并没有枯萎的迹象。
  
      不管如何,这都是一个机会——安德莉亚吞了口唾沫,从上次交手的结果来看,灰烬顶多只能暂时拖住斩魔者,而她的魔力又所剩无几,加在一起也无法将胜率提高到五成以上。至于希尔维、卡密拉和玛姬就别提了,她们只会让胜率变得更低。
  
      唯一的突破口在闪电身上。
  
      她至今没有露头,就意味着察觉到了异常,若能引导海鸥号前来支援,她们就有反败为胜的可能!
  
      与其现在强行出手,不如多问一些问题来拖延时间!
  
      本来她脑袋里就有很多疑惑想问。
  
      思及此处,安德莉亚望向斩魔者,低声开口道,“我不明白……就算是我们被假象吸引了注意,也不可能忽略一个就在附近徘徊的敌人。开枪之前,我们分明已经检查过四周——这里离塔其拉足有时半会根本无法赶到,你究竟躲藏在什么地方?”
  
      “这半年里,我们挖了许多地下通道,不过不是在前线,而是在塔其拉后方。”厄斯鲁克不紧不慢地回道,“通道的入口设在神石矿区中,本身就难以发现,而这些岔道又埋得极深,你们忽略了也很正常。”它抬头望了眼天空,“人类一直在监控着这片区域,没错吧?何况一路上你们也没有放松过警惕,地表上的风吹草动都尽收眼底,正是这种安全的表象,令你们茫然无知的踏进了陷阱。”
  
      这附近有通道?安德莉亚隐约感到了一阵不安,“就算你躲在地下,也只是隐藏住自己而已。想要在这么大一块范围内找到我们绝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这些天我们多次变换过位置,你是如何看到我们的?”
  
      “不是我看见了你们,而是你们看见了我。”斩魔者忽然露出了狰狞的笑容,“对了,之前看不止一人……那个会飞的小家伙呢?如果你们留有后手的话,也该赶到了吧?”
  
      安德莉亚刹那间如坠冰窟。
  
      「你看到它的同时,它也会看到你」——这正是警戒眼魔的特征,难道自己射杀的,是一只千眼魔不成?可它的身躯应该远远大于斩魔者才对,还是说,厄斯鲁克通过别的方法,让那只飞行的魔鬼拥有了部分眼魔的能力?
  
      不过这些都不已再重要,她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之前的不安感从何而来。
  
      既然存在隐秘的地下通道,又怎么可能只藏着斩魔者一人?
  
      敌人之所以没有动手,等待的正是前来援救的援军——它想要将她们一网打尽。
  
      就在这时,数枚榴弹呼啸着从树林中飞出,直朝厄斯鲁克侧面奔去!
  
      后者径直飞起,毫不费力地躲过了此轮突袭,榴弹去势不减,一头钻入林间,掀起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
  
      未等灼热的气浪平息,一阵密集的枪击紧随其后,将斩魔者所在的位置覆盖其中。
  
      厄斯鲁克被迫再次拉升高度,同时身上泛起了一阵蓝光。
  
      “是神罚女巫来了!”希尔维欣喜道。
  
      “你们还好吧!”佐伊率先冲出树影,拦在敌人与伏击小队之间,另外七名神罚女巫紧随其后,将一行人团团保护起来。
  
      “快走,我们得离开这里——”然而安德莉亚的心已经悬到了顶点,她顾不上解释,朝着其他人大喊道。
  
      而此刻,厄斯鲁克也举起了拳头。
  
      远处传来了“咻”、“咻”两声闷响。
  
      希尔维顿时变了脸色,没人比她更清楚那声音代表着什么了,“小心,是蜘蛛魔!”
  
      两根黝黑的石柱转眼间便已飞至众人头顶,随着炸裂的闷响,密密麻麻的长针朝着狙击点撒落下来。
  
      安德莉亚凝聚起最后的魔力,将身前的空气加速至极限,猛地推向天空——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一道黑光扫过,将呼之欲出的魔力硬生生打了个粉碎。
  
      斩魔者发动了禁魔领域!
  
      离她最近的爱莲娜纵身一跃,抱着她冲向一旁的大树。
  
      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
  
      安德莉亚感到自己仿佛飞了起来,整个世界天旋地转,等到落地时,她才发现自己的双腿失去了知觉。8)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