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重振
    提莉断断续续的哭了近一个小时才平息下来,等罗兰把她放到沙发上时,才发现她已经昏睡过去。两人分开之际,糊成一团的眼泪和鼻涕甚至在脸颊和衣服之间拉出了几道细丝。
  
      如此“毫无威严”的模样自然不方便让沉睡魔咒的女巫看到,罗兰想了想,最后还是叫来安娜,和她一起把提莉抱上了城堡三楼的大卧室。
  
      擦拭完脸颊后,提莉的呼吸恢复了平顺,但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由此可见她确实累得不轻。依靠忙碌的工作来麻痹自己,这样的休克治疗法并不少见,只怕得知灰烬牺牲的消息后,她就没有一刻好好休息过。
  
      “今晚你就陪着她睡吧,”罗兰叹了口气,“这种时候最怕一个人待着。现在能照看她的,也只有你了。”
  
      “放心吧,她的心情我也能感受一二,知道该怎么做。”安娜轻轻点了点头,“那你呢?”
  
      “我去第三边陲城睡好了,反正这几天都是在那里过的,再多待一阵也无妨。”罗兰回道,“而且火炬行动胜利的消息,也应该早点让她们知道——我想那些古女巫们已经等待这一天很久了。”
  
      “嗯。”安娜走过来吻了吻他的脸颊,“虽然有点不想让你离开,但这些事确实更加重要……”
  
      “抱歉,难得你从前线回来。”
  
      “别说傻话,我的陛下,以后还长着呢。”
  
      罗兰走到门口时,安娜又叫住了他。
  
      “对了,别忘了叫上夜莺,”她认真说道,“这座城市里唯一不能发生意外的,就是你了。”
  
      望着对方清澈的目光,罗兰应下后掩上了房门。
  
      ……
  
      带着一大队亲卫刚走进第三边陲城,帕莎便第一时间出现在了他面前。
  
      「陛下,前线有新消息传回吗?情况怎么样?」
  
      从对方浑身摆动的细须就可以知道,她此刻心绪的不宁与动荡。
  
      罗兰也没有卖关子的打算,直截了当地回道,“我们获得了完全的胜利——平原上的魔鬼被肃清,斩魔者也没能逃回去,如今塔其拉已经置于第一军的掌控之中。”
  
      帕莎的触须刹那间静止下来。
  
      沉默了大约数秒后,她才激动地说道,「这是真的吗!陛下,请原谅我的失礼……我并非怀疑您,只是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能告诉我更多细节吗?」
  
      经过四百多年的磨炼,已很少有东西能让这些高阶女巫情绪发生如此大的变化,这还是罗兰第一次看到帕莎失态,“当然。不过——”
  
      「多谢陛下,我这就去把这个好消息通知给大家!」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帕莎就咻一声消失在洞穴顶端。
  
      罗兰愣了片刻,最后只能无奈地摇了摇头。
  
      而等他进入地下大殿时,不光是帕莎、埃尔瑕和赛琳,所有剩下的神罚女巫都已齐聚大殿中央,排成一条笔直的横队,正一脸期待地等着他开口。
  
      这反倒让罗兰不好把那后半句话补全了。
  
      “顺其自然吧,”夜莺小声提醒道,“或者之后用意识交流单独告诉帕莎她们好了。”
  
      也只能这样了。他点点头,上前一步,开始讲述最后一战的大致经过和结果——尽管详细的统计报告尚未出炉,叶子的转述也多有遗漏,但那些数据和得失对她们而言并不重要。
  
      对这群期盼了四个多世纪的幸存者来说,胜利才是最重要的事。
  
      等他说完仅有的那点消息,人群已然沸腾起来。
  
      欢呼声不绝于耳,不少女巫泪流满面,但不管是哭还是笑,大家所表达出来的都是同一种感情。
  
      一种在沉寂了数百年后才挣脱束缚的喜悦。
  
      「请原谅我曾经对您的失礼和冒犯,」埃尔瑕主动来到他身前,深深垂下主须,「从今天开始,统一战线已无再存在的必要。您就是塔其拉唯一的统治者,也是我们的意志所在。」
  
      帕莎和赛琳没有插话,显然是默认了她的说法。
  
      这也等于承认塔其拉今后将为灰堡王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而存在。
  
      罗兰点头表示接受后,埃尔瑕才重新立起主须。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必须得告诉你们,」他集中起精神,将爱莲娜的消息告知给了三人。
  
      「是么……原来是她。」帕莎缓缓道。
  
      略有些出乎罗兰意料的是,她们并没有表示出太多情绪上的波动。
  
      “你们……早就知道了?”他忍不住问道。
  
      「不,我们只是早有准备而已。」埃尔瑕坦然道,「伏击小队被魔鬼有预谋的包围,如果是联合会时代,基本不会有生还的可能。能以这样的代价保全下大家,已是万幸之事。」
  
      「您或许无法理解,但死亡对我们来说已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赛琳接道,「毕竟大家都是自愿通过灵魂仪器和载体融合而幸存下来的人,这个过程就相当于已经被死亡筛选了一遍,更别提神意之战中所面对的那一场场伤亡惨重的败战了。我们唯一害怕的,是毫无意义的死去。」
  
      「而爱莲娜只是做出了每一名塔其拉战士都会做出的选择,」埃尔瑕最后说道,「所以,您不必为此而介怀。」
  
      所以……这是反被安慰了么?
  
      罗兰心里颇有些感慨,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当然这不代表我们不会为同伴的逝去而难过,只是战争让我们学会了克制。」帕莎望向仍在欢庆中的女巫们,「这件事就由我来转告她们好了——不过在这一刻,还是让她们尽情享受胜利的快乐吧。」
  
      ……
  
      五天后。
  
      随着前线部队的陆续回归,北伐军大胜的消息渐渐在无冬城中传播开来。
  
      尽管它不像击败邪兽潮或莱恩公爵那般来得直观震撼,也没有引起全城欢庆的景象,但民众仍然从参军归来的家人邻里口中一点点拼凑出了敌人的真正面貌——凶残、强大、悍不畏死,远不是混合种和公爵骑士团所能比拟。加上恐兽袭击事件目击者的证词,一个完全和地狱魔鬼吻合的强敌形象渐渐被竖立起来。
  
      更有甚者,将其夸大成了传说中的灾厄魔物,身高百尺、口吐火焰之类的描述屡见不鲜,并快速成为大街小巷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而即使是这样的敌人,也依旧被第一军所击溃,而且还是决胜于千里之外,这种说辞极大地振奋了民众的心气——如果连来自地狱的魔鬼都无法与灰堡军队抗衡,还有谁是他们的对手?
  
      《灰堡周报》也同时发力,开始用大幅版面刊载前线士兵的记述,以及还原整个战争过程。
  
      一时间,报名参加第一军、为陛下开疆扩土的口号风靡全城。
  
      但无冬城高层心里却清楚无比,他们即将面对的真正挑战是什么。
  
      城西公共墓地。
  
      从五年前的邪月落下第一块墓碑起,这个从一片杂草丛生的荒地,变成了如今绿茵覆盖的墓地公园。
  
      而今天,此处又新增了四百二十六块墓碑。
  
      它们下方大多空空如也,因为有限的运力根本无力将躯体悉数运回,但没有人会觉得牺牲者遭到了遗弃——墓碑上面的名字,记录了他们的荣誉与功勋。
  
      灰烬和爱莲娜的石碑也在其中。
  
      它们和其他石碑一样,看上去并没有什么不同,唯一的区别只在于,灰烬的碑前还插着一截熔断的剑柄。
  
      “敬礼!”铁斧高声道,接着用力抬起手臂。
  
      所有高层跟着致以军礼——哪怕他们的官职和地位在绝大多数士兵之上。
  
      这是一场悼念,同时也是警记。
  
      ——决定命运的神意之战还远没有结束。
  
      葬礼结束后,罗兰立刻叫来了巴罗夫,“召集所有大臣,我有新的任务要交代。”
  
      这场挑战才刚刚开始。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