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二十二章 神意之约
“陛下,陛下……陛下?”弥散星的声音将罗兰从愣神中拉了回来。
  
  “呃……”他揉了揉有些刺痛的额头,“这些事,只有占星家知道吗?”
  
  “所有观测都是由具备星名之人完成的,学徒和算术院的那群弟子……并不知情。”老学士再次跪了下来。
  
  原来如此,罗兰暗想,难怪进门的那一刻,外面的占星家都是一副交代遗言的神情。如果能联想到心生罅隙,自然也能想到领主为了维持现状,将不小心知晓真相的人悉数灭口的可能。毕竟在过去,关于占星结社组建的真实目的、以及灭世之星的传闻,都是只有王室继承者才有资格知晓的秘密。
  
  不愧是长居王都,对宫廷政治谙熟无比的一批人,罗兰也不知道是该怪他们被迫害妄想症太深,还是赞赏他们即使知道可能引发的后果、依然如实汇报的忠诚。他无奈地摇摇头,“你们做得很好。这个结论暂时不要透露出去,继续忙你们的工作吧——我不是说观星,而是算术院。比起研究不存在的东西,解决无冬城现有的麻烦更重要。”
  
  说完他不再停留,转身推开门走出了阁楼,只留下还未反应过来的老学士愣在原地。
  
  “回城堡。”罗兰沉声吩咐道。
  
  比起来时的急切,他回去时甚至更快了几分,几乎接近于小跑。
  
  “你觉得占星家说的是真的吗?”一直跟在身边的夜莺忍不住现出身形问道。
  
  “我不知道……只是突然冒出些想法而已,”罗兰低声道,“它不是红月但不代表它不存在,或许它是一种别的东西……”
  
  “别的……东西?”
  
  “比方说,一个洞。”
  
  因为先入为主的缘故,他一直没有对红月深入思考过,巨大的体型也只是因为隔得近而已,例如从木卫一上看木星,后者几乎能占据三分之二个天空。可现在想来,古人将其称为月亮不过是因为它恰好是圆的,而且光芒并不刺眼罢了。
  
  若真是侵蚀的话,它也完全可以是方的,或是多边形的。
  
  夜莺的语气里充满了迷惑,“你是说,我们的天空开裂了吗?”
  
  “有可能比那个更糟,不过我得先确认下才行。”
  
  “怎么确认?”
  
  罗兰看了她一眼,“做梦。”
  
  ……
  
  尽管天色还早,不过并不妨碍他进入梦境世界,而且这一次他没有通知任何神罚女巫,仅仅只让夜莺守在身旁。
  
  「神意现世之日,会面约定之时。」
  
  罗兰一直在寻找神意到底代指的是什么,直到这一刻他才惊觉,或许对方指的并不是梦境里发生的事,而是现实世界中的时间。
  
  假如真是如此,意味着留下便条之人不但清楚梦境的实质,甚至知道在此之外还存在一个真实的世界,并能确切感知到它的变化——这听起来似乎很不可思议,但当弥散星学士说出“红月并不存在”的那一刻,之前始终徘徊在脑海里的迷惑与猜疑宛如被一道电光刹那间穿在了一起。无论是棱镜城中听到的“神意之战”,还是那本没有署名的梦境之书,恐怕都在引导他走向这个方向。
  
  “叔叔,早餐吃什……”推开卧室门,洁萝正站在洗手台前,叼着牙刷含糊不清地问道。
  
  “不吃了,你准备好自己的就行!”罗兰头也不回地喊道。他随手将一件沙发上的外套披在身上,连鞋子都来不及穿,踩着两条拖板就出了门。
  
  此时街巷里已是人来人往,油条摊和包子铺前围满了学生和上班族,滋滋的油炸声与吆喝交织在一起,构成了筒子区喧嚣而短暂的繁华。
  
  唯一的例外则是蔷薇咖啡馆。
  
  它从招牌到门面都和周围的摊铺显得格格不入,就好像花枝招展的非主流一般。罗兰掏出钥匙打开店门时,还捕捉到了对面摊主看傻子一样的眼神。
  
  他深吸口气,推门入内,直奔向302号包间——至于为什么整个店里只有一个包间,而且包间在一楼却要被称作302,都被他当做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刻意忽略了过去。
  
  由于这一周来无冬城突发事件层出不穷,以至于罗兰根本无暇顾及梦境世界,现在伸手放在门把上,他竟感到了一丝少有的紧张。
  
  至于店门没开之前对方究竟要怎样才能进来这样的问题,根本没在他的考虑范围内。能在香槟杯里映出字来,必然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别说悄无声息地潜入,就算刷的一下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才对。
  
  罗兰深吸一口气,转动门把。
  
  隔间里空空如也。
  
  不大的“豆腐块”中除了一张矮桌和四条椅子外,再无任何多余摆设,开门的刹那即可看到每一个角落,不存在躲藏之处。
  
  他不禁感到一阵怅然,缓缓走到桌边坐下。
  
  难道……自己猜错了吗?
  
  也是,人又不是幽灵,怎么可能瞬间移动到这里,要么再等等好了。
  
  可更多的怀疑随之而来。
  
  写下便条之人,真能知道这家新开不到一个月的咖啡馆并找上门来么?如果对方也在约定的地方傻等怎么办?
  
  又或者纸条不过是恶作剧,认为现实世界中的神意降临跟梦境毫无关系,其实也能说得过去。
  
  说到底,他并没有任何实质性的证据。
  
  果然,这事不会那么容易知道答案。
  
  就在罗兰起身准备离开包间之际,一阵悦耳的风铃声摇响起来。
  
  “叮叮当当……”
  
  “欢迎光——”他下意识地说到一半忽然怔住,神罚女巫都没有跟他进入梦境,嘉西亚也不会有事没事就来关顾他的咖啡店,现在愿意来喝天价咖啡的,应该一个都不会有才对!回过神来的罗兰打开门向店内望去,只见一个略有些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店门口。
  
  他见过对方两次。
  
  一次在棱镜城的新人接待会上。
  
  一次在赫尔梅斯旧圣城的倒影教堂中。
  
  仅仅只有两面,却让罗兰深深地记住了那张脸。
  
  “没想到你竟会自己开设一家蔷薇咖啡馆,还是在这么个角落里。我差点以为,你根本没有发现那张纸条。”
  
  岚说道。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