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二十四章 拯救之策 上
    “你怎么会知道……这个名字?”
  
      岚平静地说道,“我虽出生于此,但不代表对你的世界一无所知。不知你是否听说过「意识界」……或者说「魔力之源」?”
  
      罗兰立刻联想到了卡布拉达比透露过的消息,他顾不上收拾地上的瓷杯碎片,冲到桌边望着岚沉声问道,“她在意识界里?”
  
      “当然不是,而是意识界记住了她——任何一个获得了足够力量的人,都会在那里留下痕迹。”岚顿了顿,“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想要问出具体的方法,然后尝试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甚至对终止神意之战的态度也不例外。但我必须告诉你,时间不多了。”
  
      “什么意思?”
  
      “意识界并不是一个适合长久逗留的容器,时间拖得越长,她的意识就会越淡薄,直至彻底消散。这个过程不可逆转,因此即便你知道了方法,很可能也会来不及实现。而且这还不是最坏的情况。”
  
      “最坏的是什么?”
  
      “梦境世界的存在已经严重妨碍到了神明的意志,它不会任由这种势头发展下去。换句话说,当神明认为一切措施都无法将现状拉回正轨时,两个世界同样会毁灭——这个期限恐怕远比你想的还要紧迫,这也是我为什么下定决心说服你的原因。”岚一字一句说道,“孩子,帮助我,也是在帮助你自己。”
  
      “听起来似乎像是这么回事,”罗兰不置可否道,“可你刚才也说过,只有我亲自领悟到的东西,才是真实的答案。也就是说,你告诉我的这些,有可能都是谎言……包括让灰烬复活。”
  
      岚长出一口气,靠在了椅背上。“你这么理解也没错,因为我不希望让你直到最后才认为我在欺骗你——把它放在前面,同样是我诚意的证明。”
  
      罗兰缄默下来。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从已知的信息中,他从对方的话里找不出太多漏洞——比如梦境世界的威胁,他已不止一次从魔力生物口里听到过。虽然不知道怎么就招惹到它们了,但那些怪物表现出来的敌意却是实实在在的。如果结合岚的消息,也就意味着魔力生物是神明的“手下”。
  
      不过仅凭便认为对方说的都是真话也太轻率了一点,毕竟什么样的信息会危害到神明全是岚说了算,如果按照错误的线索推断,他得到的结论无疑只会错上加错。最稳妥的方法,唯有自己一点点去证实。
  
      问题就在于时间。
  
      在无法判断“时间不多”这一条件的情况下,选择稳妥同样是一种冒险。
  
      只要闭上眼睛,提莉在他怀中痛哭的模样就会重现于脑海,即使她如今已将一切哀痛收敛心底,可那双眸子比起最初时的模样,终究缺失了些许神采,就好像珠宝蒙上了浅浅的灰尘般。有人常说,这是走向成熟的证明,只有体验过失去,才懂得珍惜。罗兰对这种心灵鸡汤嗤之以鼻,永不失去才是成熟者的选择,至于疼痛谁爱体验体验去。
  
      现在有这么一个可能,他怎么都做不到无动于衷。
  
      罗兰竭力压下心中剧烈波动的情绪,装出一副勉为其难的模样,重新在岚对面坐了下来。
  
      “但我也不能这么轻易答应你。姑且说说方法吧,我要怎么做才能让她回到那个世界?”
  
      “这件事情和我需要的帮助并不冲突,或者说两者本就是同一件事。”岚缓缓回道,“首先你必须找到意识界,然后进入其中——而这一步必须在两个世界同时进行,否则绝无可能成功。”
  
      罗兰讶异道,“两个……世界?等等,你是说,魔力之源「真实」存在?”
  
      “没错,它并不是什么虚无缥缈的东西,而是可以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和侵蚀造成的空洞截然不同。”岚点点头,“事实上,它就紧挨着曙光境北端,我们称其为无底之境。”
  
      他心里微微一跳,这个词……似乎在哪里听过。
  
      “可北边已被魔鬼占据——魔鬼你知道吧?它们就是此次神意之战的敌人。”
  
      “关于那个世界,我帮不了你什么——干涉神意之战是神明的绝对禁区,这一点你只有自行解决。”岚坦然道,“击败它们,杀出一条血路,然后抵达无底之境。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一切就无从谈起。”
  
      所以她才会说即便知道方法,也不一定来得及实现么……
  
      罗兰思索片刻,“好吧,就算你什么都没说,我也是要将魔鬼赶出曙光境的。那梦境世界该如何抵达意识界呢……既然是虚构出来的,总不用那么麻烦了吧。”
  
      “在回答你之前,我想先问一个问题。”岚望向窗外,“你真的觉得,这个世界是虚构的吗?”
  
      罗兰怔了怔,不由自主地顺着她的视线望去——上学和上班的高峰期已然过去,街上来去匆匆的人影少了许多。摊主们终于有了休息的时间,有些人清点着一早的收获,脸上满是喜悦;有些则点燃一根香烟,坐在大门口看起了报纸。
  
      取代学生和上班族的是居住于此的大爷大妈们,他们提着菜篮子,穿梭于这条略显狭窄的街巷中。路过蔷薇咖啡馆时,还会露出鄙夷的眼神,或是和身边的同伴交头接耳两句,仿佛在嘲笑店主的品味一般。
  
      罗兰知道自己若是出去和他们争上两句,得到的绝不是早就固定好的台词,而是一堆足以体现语言精妙的怒骂,而且是你说一句他回十句的那种。其余摊主也不会露出一副毫不关心的神态,他们十有八九会围成一排,兴高采烈地欣赏这场王者之争……或是菜鸡互啄。
  
      面对这样的世界,他突然发现自己没法简单说出一个“是”字来。
  
      “一个人要如何界定真实与虚构?”岚有些出神地低声道,“非得有身躯才是真实的生命么?如果一个思维具有喜怒哀乐、具有自我意识,只因为它飘无定型,或以能量体的形式存在,就不算是真正活着吗?”
  
      “呃……我觉得,应该算是吧。”
  
      她收回视线,“那么你得保护好这里,一旦它遭到毁灭,活在这个世界的万亿生命也将随之消失,损失可以说比外面的世界更加惨重。如果你失去它,意识界也将永远对你关闭了。”
  
      “难道……意识界的入口就在这座城市中么?”
  
      “准确的说,这里就是意识界。”岚纠正道,“你现在正处于意识界之中。”
  
      罗兰惊讶地瞪大了眼。
  
      也就是说,他的本体还在无冬城沉睡,灵魂却已经跨越数千里之遥,置身于大陆北端的无底之境中?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