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章 未来的希冀
    “理由很简单,”伊蒂丝没有等众人询问,而是直接解释道,“笼山是一条横向从绝境山脉蔓延出来的分支,也是晨曦边界处的最高点。这个思路和最开始的绝境防线类似,借助地形优势,第一军的火炮部队能拥有更宽广的打击范围,敌人的行动能力也会受到一定限制,毕竟飞行恐兽的数量要远低于最低等的狂魔。”
  
      “其次根据塔其拉方面的说法,红雾更容易向低处聚集,且越靠近边缘越薄弱,因此在高点建立防线有利于女巫驻扎。从刚刚得知的前线情报来看,这一点倒是未雨绸缪了。”
  
      “最后则是陛下的曙光计划——”说到这里她环顾一圈,“我们都知道,这个计划依赖于笼山中的矿石,在尚未找到其他替代品前,笼山是我们绝对不能放弃的区域。”
  
      大厅里没有一人提出质疑声。
  
      明明他们谁都没有见过曙光计划的最终产品,也难以想象出那些微不可查的小球究竟具有多大的能量,仅仅是凭借罗兰的一句话,就将其当成了未来战略的核心目标之一,这种感觉不得不说让罗兰感到无比欣慰。
  
      这大概也是理工狗心目中的最高理想了。
  
      “但我们也不能完全放弃永冬和狼心。”他望向伊蒂丝,“要想赢得战争,灰堡得需要大量人口才行。”
  
      “是,所以从红雾出现到扩散完全这段时间,第一军的主要任务便是迁移人口,并尽可能拖延敌人推进的脚步。我想魔鬼应该也不会坐等红雾慢慢散开,它们很大可能会借助这股势头抢先建立起大量前哨站,就跟四百年前一样。”
  
      北地珍珠顿了顿,“老实说,红月的突然提前甚至可以算是帮了第一军一把,等真正见识到异族的敌人,永冬和狼心的人们自然会明白该选择哪边。到那时铁斧就算将他们拒之门外,他们恐怕也会央求着来灰堡了。”
  
      说到这里,她扬起嘴角,露出了一丝别具意味的笑容。
  
      即使这样会死很多人。
  
      罗兰暗自叹了口气。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多数人类确实是如此,他此刻隐隐能体会到伊蒂丝的愉悦——那大概就跟后世看到新闻,说抵制信号塔的小区居民最终如愿以偿没了手机信号差不多。但在这场命运之战前,他却不能坐视那些人不管。
  
      “今年各地的黄金二号应该都大获丰收,”罗兰对巴罗夫吩咐道,“你拟一个方案出来,调集一部分粮食运往晨曦,确保那些逃离被侵占领地的难民都能填饱肚子。”
  
      “陛下,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一旦情报得到确认,第一军主力很快会要朝笼山方向行动,这对后勤已经是一个非常大的压力。”老总管露出难色,“我实在没把握在运送军队所需的同时,还能保证供给难民的粮食及时抵达,就算把峡湾商会的船全租过来,也不一定够啊。”
  
      这倒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哪怕是峡湾最大的风帆海船,其运力在一场全面战争前都远不够看。如今光是运送迁移者,租来的船队都已经算满负荷运行了。
  
      “除非……我们能再修建一条直达邻国的铁路……”巴罗夫说这话的时候颇为纠结,显然他对此类大型工程的花费心知肚明,每逢要动用国库资金的时候,他简直像比割自己的肉还要不舍。
  
      “时间上恐怕来不及,”罗兰摇摇头,“而且无冬城已经在沃土铁路线上投入了太多资源,想要复制到晨曦王国上会影响到其他项目的生产。”
  
      从迷藏森林出发,一直到塔其拉废墟,这条延绵在沃土平原上的钢铁长河耗去了不计其数的钢铁,以及长达一年半的工期。这还是在前半段由叶子辅助修葺、后半段全建设在平坦大地上的情况下。而无冬城与笼山之间的地形显然不及沃土平原那般一目了然,光是工期就是一个难以预估的数值。
  
      “陛下明察,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巴罗夫明显松了口气。
  
      “先按现有情况制定计划吧,不要节省开销,把大部分金龙都用掉都无妨,现在不是吝啬的时候。”罗兰说道,“至于后勤方面,我再想想办法。”
  
      “遵命,陛下。”
  
      他随后望向伊蒂丝,“以笼山为分界线的构想原则上可行,总参部尽快做出方案来,之后再开会逐条讨论。”
  
      对于北地珍珠而言,这些都是例行流程了,他也相信以对方的天赋,即使不用自己多说,亦能察觉到时间的紧迫性。
  
      “请交给我吧。”伊蒂丝抚胸道。
  
      罗兰站起身来,目光扫过大厅里的每一个人,“我之前就说过,第三次神意之战将是一场决定全人类命运的战争,现在它已经来临。塔其拉一役的胜利足以证明,四百年前的败局并非无法改写,我希望各位能格尽职守,在这场战争中发挥不可磨灭的作用,历史必将记住这一天!”他高声道,“听好了,无论敌人是谁,我都只有一个要求——这场战争只能胜,不许败!”
  
      “如您所愿,陛下!”众人齐声应道。
  
      这天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就在大家依次离开城堡会议厅时,罗兰叫住了提莉。
  
      “我有些话想要单独和你说。”
  
      ……
  
      回到办公室,罗兰让夜莺先行离开,接着关上了房门。
  
      提莉挑了挑眉,“连夜莺都不能听么?看来你似乎并不是打算找我询问空骑士团的训练近况啊。”
  
      他没有回答,而是给彼此倒了一杯冰镇薄荷口味的混沌饮料。它的味道倒不能算上等,但在缓解情绪方面却有着不错的效果。
  
      见罗兰没有开口,提莉也没再追问下去,而是小口小口地抿着饮料,仿佛在等着他打破沉默。
  
      罗兰凝视着这位“名义上”的妹妹,心绪可谓极为复杂,比起曾经的那位五王女,如今的提莉.温布顿宛若沉稳了许多,无论是神情还是举止,都更像是一名领导者了。只不过相比现在的模样,他还是更喜欢看到那个大冬天窝在安娜身边,随性地翘着脚丫子,翻着一堆书籍嬉笑讨论怎么出题才能难倒其他姐妹的小姑娘。
  
      如果只是这样也就罢了,毕竟人不可能永远是一个模样,但提莉的变化实在太快,从灰烬牺牲到那场恸哭,短短数天时间里,她就完全褪去了那层稚气。不仅如此,她对魔鬼的仇恨也深深印刻在眼神中,尽管之后很少提及,可从对方“唯一的请求”中,罗兰感受到了强烈的不安。
  
      那是一种无比决绝的态度。
  
      仿佛整个世界对她而言都失去了颜色一般。
  
      如今他从岚那里得知,这一切并非无法挽回。考虑到意识界情报的可信程度,最稳妥的做法应该是确凿令灰烬复生后再告诉提莉,以避免希望落空后的巨大失望,可他同样意识到,按照提莉此刻的心态,很有可能无法顺利度过神意之战。
  
      说出来,或许能令她恢复如初。
  
      但最后未能达成的话,则会陷入到更深的绝望中。
  
      正是这两种思绪相互纠缠,才使得他未能第一时间开口。
  
      不过再长的沉默总有期限。
  
      罗兰清楚,自己将提莉叫过来,实际上就已经做出了选择。
  
      比起发生后再后悔,他宁可将未来的希望放到现在。
  
      “哥哥?”大概是凝视太久,提莉微微避开了视线,有些疑惑地问道。
  
      罗兰深吸口气,缓缓说道,“也许接下来的话听起来有些难以置信,但我还是想告诉你——”
  
      “灰烬有可能还活着。”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