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被困
    “原来如此,”夜莺思考了好一会儿,“比起修建出一条完整的铁路,在两条没有连接起来的河流之间铺上一条硬路要省事得多。而且修铁路离不开安娜和熟练工人,但普通的道路随便谁都能修,哪怕是那些刚来的迁移民都可以胜任,这样一来,我们就能节约下大量时间!”
  
      “不错,这正是它的另一个优点,”罗兰赞许道,“只要规划得当,最多一两个月时间便能缓解后勤的压力,对分秒必争的我们来说意义重大。看来你偶尔也能想到问题的关键之处嘛。”
  
      “嘿嘿,那当然……不对,”夜莺刚翘起的嘴角很快又压了下去,“什么叫偶尔!只要认真去想,我也是能做到的啊——不管是帮你处理公务,还是对付考试……”
  
      尽管她说得理直气壮,但后半句的声音明显比前半句低了几分。
  
      罗兰忍不住轻笑起来。
  
      或许对于夜莺而言,认真去想的前提是别先犯困睡着了。
  
      他将目光移回到桌边的地图上,若想将灰堡和晨曦的水路衔接起来,最快的方式是在赤水河的东境拐点修建一条直达永夜城的道路,之后一路向北,经由晨曦的迎风领,与邻国的闪光河联系在一起。
  
      这条河流发源自赫尔梅斯高原,主河道在旧省城一分为三,其中两条宽阔的支流由北至南横贯晨曦全国,最后汇入大海。而为了进一步利用航运资源,摩亚家族在百年间开辟了三条东西向的运河,相当于给两条人字形的支流多添了三横,此举极大便利了晨曦国内的商业流通,也为罗兰提供了一条捷径。
  
      从闪光河横越到陌北河,再修上一条直达笼山的道路,相隔千里的两地便有了“专用通道”。比起耗费极高的铁路线,此计划只需建造两段硬质路,加起来不到两百公里,以及三个配套的装卸码头。
  
      考虑到载重卡车对路面的破坏力,如果仅靠莲铺平道路、工人洒上碎石夯实,用不了多久就得派人维护修补,遇上大雨则瓦解得更快。因此罗兰打算一步到位,采用水泥稳定砂作为硬化层,和无冬城内的道路一个规格。
  
      水泥对于如今的无冬城来说已不是什么稀罕玩意,不过把它千里迢迢运到晨曦仍是件费时费力的事情。与其浪费运力,不如就地生产更加方便。
  
      整理完图纸,罗兰提笔给邻国的代理国王,安德莉亚的父亲霍弗德.奎因写下了一封信。
  
      他决定调遣一部分技术人员前往辉光城,将水泥煅烧配方和蒸汽明轮船组装技术传授给王都三大家族,让他们来建立工厂、修葺道路,以分摊无冬城的压力。
  
      他相信那些贵族一定能看出水泥的潜力与价值。
  
      有了这两项技术,晨曦国内的运输便都能靠他们自己来解决。
  
      至于蒸汽机本身,则依然由无冬城提供——倒不是他舍不得将核心技术外传,而是除了无冬外,其他城市根本没有工业基础,空有技术而原材料依然需要运送的话毫无意义,还不如直接送成品过去。
  
      罗兰一点儿也不担心对方会阴奉阳违,或是出工不出力。如果红雾真的已出现在绝境山巅,霍弗德应该很快就会听到相关消息,到那时,他自然会知道该怎么做才是明智的选择。
  
      ……
  
      两天后,罗兰在奇迹大楼顶端见证了第一批迁移民的到来。
  
      长长的船队几乎看不到尽头,黑白相间的烟柱仿佛形成了一堵垂直于河岸的高墙。密密麻麻的人群踏上栈桥,在警察的引导下进入码头。赤水河旁一时间摩肩接踵,五颜六色的脑袋填满了所有空地。
  
      “整整五万人……您相当于搬空了一整座城市,陛下。”巴罗夫忧喜参半地感叹道,“我以前从未想过会在灰堡的城市里见到上万名狼心或永冬人。照这个势头下去,我现在一点儿也不担心年增长二十万的目标,而是担心您的国库了。”
  
      “还有治安和管理问题,”首席骑士卡特也面带忧虑道,“这些外乡人恐怕对您的威名知之甚少,为了内城区的安全考虑,我建议将他们隔离在一个特定的区域里,这样比较容易管控。”
  
      “那样他们永远不会融入灰堡。”罗兰摇摇头,“警察部门缺人就去找巴罗夫要,触犯律法者严惩,工作出众者嘉奖,屡教不改者则送进矿山——我需要的是工人,而不是一群被看管起来的奴隶。”
  
      毫无疑问,大量外来人口的汇入会使得王都的治安环境显著下降,这也是粗犷人口引进计划所不可避免的副作用之一。如果时间充裕,他也不想这么做。但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哪怕该计划有种种隐患,他都必须贯彻下去。
  
      毕竟比起人口增长带来的好处,这些副作用都变得不值一提了。
  
      比如首批五万人中只要有一万人投身工厂,就能使现有的军械生产规模再扩大一倍,这意味着前线能获得更多的武器和弹药,或是其他新式装备。
  
      此时此刻人力和技术都已齐备,他也可以正式启动以魔方动力单元为基础的新一代项目了。
  
      *******************
  
      这里……是哪儿?
  
      瓦基里丝再一次苏醒过来时,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雪白的房屋中,无论是天花还是墙面都亮得有些晃眼。身边一台古怪仪器不断发出单调的滴滴声,像是某种计时之物。头顶挂着一袋透明液体,通过管道徐徐滴落,它注意到那些液体似乎正不断流入自己的体内。
  
      大量的陌生信息涌入脑海,令它一时难以做出有效反应。到处都是从未见过的景象,或者说有些东西即使见过,也很难和记忆中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比如说身上的白色短衣,针脚细密得如同头发丝一般,和以往见过的任何衣服都截然不同。
  
      它闭上眼,将注意力集中到自己身上——无论再怎么奇怪,眼中的一切都只是外物,既然身处陌生的诡异之地,唯一可以依靠的,唯有自己强大的能力。
  
      随后瓦基里丝的心猛的一沉。
  
      它发现这具身体根本不属于它。
  
      虽然看上去一模一样,但镶嵌于体内的魔石都不翼而飞,如果这种事情真的发生,那么它应该会立刻死亡才是。
  
      可现在,它并没有感到有任何不适。
  
      魔力依旧在它体内缓缓流转——以一种闻所未闻的方式。
  
      同时,它再也感受不到意识界的低语。
  
      无论瓦基里丝如何凝聚精神,甚至是拉下脸面呼唤天穹之主,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这意味着,它被困在此处了。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