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过去
    温蒂笑着摸了摸戴兰的头,“别看谜月现在这样子,她以前可是你比还要胆小拘谨的。”
  
      “啊——打、打住!”谜月连忙央求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
  
      “哦?还有这种事情?”洛嘉翘起耳朵。
  
      “那时候她只敢在大家都睡着后偷偷来找我,如果说起来,一天都讲不完呢——”
  
      “停!”谜月大声嚷道,“开条件吧,温蒂姐!”
  
      “放心吧,我不会随便透露的……不过书卷昨天向我抱怨,行政厅忙得不可开交,档案室已经很久没人打理过了……”
  
      “我这就去,侦探团告退!”临走前她还朝两人眨了眨眼,“晚上我们会再见的!”
  
      “切。”狼女撇撇嘴,跟着众人一同向院墙外走去,“我也去帮帮忙好啦,谁让我心肠好呢。”
  
      直到几名女巫走远后,灰兔才伸肘捅了捅铃,压低声音嘀咕道,“我看洛嘉姐分明是不想被你归为偷懒的人,才跟着去的。”
  
      “呃……是这样吗?”
  
      “噗嗤。”莫莫忍不住笑出声来。
  
      戴兰也有些讶然,尽管只有一瞬,但在逃离主人领地的路上,她从未见对方露出过笑容。
  
      “这里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会闹腾了点,不过你们待久了会习惯的。”温蒂柔声道,“来,我们先从住所看起吧。”
  
      ……
  
      等逛完这栋大楼,戴兰已经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这世上竟然还有如此舒适的房间!它们虽然不大,但个个精巧至极,哪怕是普普通通的床垫,也拥有着难以想象的细腻和柔软。她不是没有见过贵族世家的居所,或者说被主人囚禁的数年里,除了镣铐和锁链,她待得最多的地方也就是卧室了。即使如此,那些面料精良、用好几层纯棉垫起来的大床,亦无法与之相比。
  
      当温蒂坚持让她躺上去试试时,她甚至不争气地发出了轻吟声,颠沛流离所积累的疲惫全部涌上心头,让她差点不想再爬起来。
  
      而莫莫的表现也好不到哪里去。
  
      温蒂还细心的解释道,这种床垫之所以如此柔软,是因为内部铺设了数百根弹簧,无论如何翻滚,都能获得床与身体的最佳贴合度。
  
      尽管戴兰不明白弹簧到底是什么东西,但至少听出来它是用纯钢制成的——用铸造盔甲的材料来改善床垫舒适度,她一时都不知道是该夸发明者独具匠心,还是糟蹋东西的好。
  
      而这只是其中的一点。
  
      比如一扭动机关就会自动出水的管子。
  
      比如挂在洗漱间、可以清晰看到自身每一根毛发的镜子。
  
      比如踩上去松软且防滑的地板。
  
      比如充入魔力就会发光的台灯。
  
      哪怕是那些看似简单的木制家具,都有着一种与众不同之感,她说不上具体的差别,但就是异常好用。比起贵族那些宽大气派的府邸,这里更像是真正用于生活居住的“家”。
  
      “女巫大楼也不是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温蒂介绍道,“三年时间里,许多姐妹参与了它的改造,并把成功的方案推广开来。不止是城堡区,外面那些新建的住宅小区,也采用了部分女巫大楼的技术。当然,若想要抢先享受,自然还是住在这里更为方便。”
  
      “我们……也能住在这种地方吗?”莫莫犹豫道。
  
      “当然,只要你们愿意加入女巫联盟。”
  
      “还能选择不加入的?”戴兰大感意外。
  
      “因为我们曾经历过共助会的悲剧……”有那么一瞬间,温蒂脸上露出了些许遗憾与惋惜,“不提那些了,总之,你们可以自主选择自己的去处,还记得你们通过海港关卡时,审查官所询问的问题吗?”
  
      戴兰点了点头。当时只有她和莫莫被请进了那间小屋,还提心吊胆了好一阵子。
  
      “那是威胁审核,只针对女巫而设,毕竟拥有魔力之人如果心怀恶意,造成的破坏会比普通人大得多。不过一旦确认你们对无冬没有威胁,就能自由地在城中生活——事实上,除开女巫联盟外,还有一个被称作沉睡魔咒的女巫组织,也是由逃亡女巫发展而来,其领导人正是罗兰.温布顿陛下的妹妹。”温蒂顿了顿,“当然,你们也可以选择不加入任何组织,独立生活,而我亦会提供指导和帮助——以个人身份。”
  
      “可我们的能力……”
  
      “那并不是重点,重点是你们想过上怎样的生活。”温蒂笑着摇头道,“如果不介意的话,能和我谈谈你们的过去吗?”
  
      这种温暖的感觉就像水一样包围了戴兰。
  
      面前的红发女子仿佛天生就值得让人信赖。
  
      哪怕只是虚幻短暂的片刻,她也不想离开。
  
      或许等她说完自己的一切后,这份温暖便会不复存在,但至少现在,她仍能将时间再延长一些。
  
      戴兰咬了咬嘴唇,缓缓说出了自己所经历的一切。
  
      在觉醒为女巫之前,她和村庄里大多数人没什么区别,而觉醒后她的遭遇也和其他女巫大同小异,被驱逐、被憎恨、被追杀……走投无路之下,她听到了血牙会的传闻。一处安身之所无疑是她当时最渴望的东西,冒着被教会抓住的风险,戴兰好不容易辗转到大公岛,找到了血牙会的接引人。
  
      没想到她迎来的是一个更大的灾难。
  
      血牙会不仅没有接纳她,反而把她卖给了一名狼心贵族。之后的几年里,她被反复转卖过多次,直到落到前主人手中。她的能力也成了一种助兴方式——附着了魔力的“药丸”不单能延缓痛苦,也能延缓焦躁、快乐等感受。
  
      对于治疗而言,它的意义微乎其微,因为负面体验并不会消除,只会拖到药效完结时一齐涌现,伤势不重还好说,若是疼痛超过一定程度,爆发的那一刻不亚于额外受到一次致命伤。
  
      因此前主人完全将她当成了享乐的工具,不断利用“药丸”来获得更大的快感。不只如此,他还把她分享给其他贵族,通过这种交易来熟络交情。戴兰便是在那时候认识了莫莫,以及好几名被血牙会出卖的女巫。
  
      她这才明白,原来所谓的“安身之处”,不过是血牙会和贵族联手编造出来的一个骗局——比起到处去抓捕她们,等着女巫找上门无疑要轻松得多。而再后来,戴兰惊恐地发现,随着教会的入侵,“私密宴会”上熟悉的女巫开始一个个少去,渐渐只剩下她和莫莫两人。
  
      直到某次一位贵族说漏了嘴,她才知道,那些人要么把女巫当做了上缴的功绩,要么当成麻烦悄无声息地解决掉了,至于解决的方法,光是听着都让她不寒而栗。
  
      戴兰决定趁着赫尔梅斯教会带来的混乱,带着莫莫逃离这个囚牢。
  
      而方法便是过量的“魔药”。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