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谋动
    “公爵阁下,前面就是风霜镇了。”
  
      一名骑士汇报道。
  
      马维恩.派克举起瞭望镜,观察着镇中的动向——此地位于永冬与狼心的西南交界处,四周都是山坡,站在任何一个高点,都能将镇子的情况看个一清二楚。由于地势易攻难守,因此百年来风霜镇也没有扩建为城堡。
  
      这样的小镇在两个王国的边境线上有不少,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若是平时马维恩根本不会多瞧它两眼,但现在,它却有了独特的意义。
  
      “前去打探情报的人有消息了没?”
  
      “问到了,只花了几枚银狼,那些镇民就全说出来了。”骑士得意道,“这里确实有一支灰堡人的小队在活动,数量不多,也就四五十人,差不多隔阵子就会出现一次。”
  
      “为何他们不驻扎在这里?”
  
      “穿过边境之后都是山路,而且听说常有野狼出没,没人护送的话,那些难民只怕一个都过不去。”
  
      马维恩心里顿时有了底。
  
      红雾的扩散并不是以边境为准,倒像是一个不断扩大的半圆,这使得最远处的红雾已经越过狼心王城一带,而最近的仍在永冬境内。比起远赴邻国,显然在王国内部作战更让他心安。
  
      而风霜镇不单满足这个要求,还因为位置偏僻,导致那些被灰堡人糊晕了头脑的家伙很少会从这里进入狼心。比起几座交通便捷的大城,风霜镇几乎就和蚊子腿一样不引人注目。
  
      马维恩要的恰恰就是人少。
  
      人少意味着灰堡也不会太过注意此地,而探子打听到的情报无疑印证了这一点。
  
      正如老学者所说的一样,那些难啃的骨头自有魔鬼去对付,他要做的,便是在对方的脆弱之处狠狠咬上一口。这种事情只要传去了,无论战果是大是小,都能让对方投鼠忌器。
  
      当然,老学者的计谋不仅仅是如此,后面还有更狠辣的招术在等着灰堡人,倘若能成功来上那么两三次,他相信对方的掠夺行动必将大受挫折,天穹之主阁下或许也会对他更为倚重。
  
      “回去吧,该和大家好好谈谈了。”
  
      ……
  
      花上半天路程赶回最近的城镇,马维恩意气风发地走进了原领主的府邸。这里原本属于一名籍籍无名的男爵,但不久前却被逼近的红雾和魔鬼传闻吓得落荒而逃,倒是省下他不少交涉的功夫。
  
      这片土地目前诚然还不属于他,毕竟他的实权暂时只限于北境四城,不过马维恩相信,派克家族的扩张绝不会就此为止。
  
      很快,他召集起来的一帮贵族便齐聚一堂,等待着他开口。
  
      公爵环顾一圈,默默记下每个人的面容与神情。房间里一共坐着四十五个应招者,他们大部分是骑士,也有那么几个男爵,而身份最高的则是原极北港的领主,拿诺斯子爵。这些人要么被迫失去了自己的领地,要么被灰堡人抢走了所有子民,在封地奖赏的允诺下,他们毫不犹豫地投靠到了他的麾下,如果再算上自带的侍卫、亲信和扈从,这支队伍的可用作战人数已多达三百以上。
  
      有心算无心、人数又占据优势,这显然是一次极好的机会。更关键的是,他们第一次和对手没有了武器上的差距。过去永冬贵族被打得毫无招架之力,就在于灰堡人的火器实在凶猛,其射速和距离远不是他们仿制的雪粉武器所能比。若没有天穹之主的这批缴获支援,别说三百人了,就算再翻上两倍,也不会有贵族愿意协助他去和灰堡人拼命。
  
      “不知各位都准备得怎么样了?”马维恩清了清喉咙,“我想那些火器,你们的人应该已经摸熟了吧?”
  
      “不就是将子弹装入枪膛,然后对准目标扣下扳机么,”拿诺斯子爵满脸不忿道,“那些山野农夫都会使的玩意,没道理我们却用不来。那几个被俘的家伙非得上重刑才交代,语气还吞吞吐吐、不情不愿,我当有什么了不起的!”
  
      “没错,要说它制作精妙、我们难以企及不假,但用起来嘛,比刀剑可容易多了。”一名骑士附和道,“我也审问过灰堡人,他们加入军队至今不过两年,一般一个月就能学会火器射击,而我光是练剑就花了五年的时间。”
  
      “一个月是因为这些贱民太愚钝,换作我,三天就够啦。”另一人的发言引起了一阵哄笑。
  
      “我要让他们知道,没有了火器他们什么也不是!”
  
      “火器还不是拜女巫所赐?我看灰堡之王不过是钻了教会扫荡永冬和狼心的空档罢了。”
  
      人心可用!马维恩意识到,这些贵族已经憋了一肚子火,早就摩拳擦掌等着报复那群灰堡人了。虽然这支混合队伍一周前才拼凑出来,里面一些人甚至相互叫不出名字,但大家至少都怀着同样的目标,个个劲头十足。
  
      “不过那种被称为子弹的弩矢数量有限,分到每个人头上的就更少了。”之前跟随他的那名骑士摊手道,“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大家能省着点用,等距离近了再开火。”
  
      马维恩赞许的多看了对方几眼,此人名叫弗勒,西境本地人,此前带着他也是看中了他的机敏。从这番话便可知,弗勒已经抓到了胜负的关键,若能找个机会,将他收为自己人就好了。
  
      “放心,”公爵心有成竹道,“灰堡人的子弹同样不多。狼心西北多山地,这一点限制了他们的负重。另外……他们会让我们靠近的,护送逃难者离开险境,不正是他们宣传的口号吗?”
  
      众人也跟着冷笑起来。
  
      没错,只要对方是为了掠夺人口而来,就必然不会放弃这波唾手可得的“羔羊”。但殊不知,狼群有时也会隐没于其中。在这个世界上,从猎人变为猎物往往不过是转瞬间的事,等到他们发现有诈时,恐怕自身早已深陷囚笼。
  
      之后只要再伪装成对方的模样,回身去洗劫一番沿途的城镇,灰堡人的宣传必然不攻自破。反复来上几次,他们就别想再从这边拉走一人了。
  
      “我已经放出了消息,相信灰堡那边很快会有所动作,到时候各位大可尽情发挥,所得缴获也悉数归你们所有!”马维恩起身总结道,“这既是你们的复仇良机,也是攥取领地与财富的机会!只要达成目的,我必不会食言!诸位,让灰堡人血债血偿的时刻到了!”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