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八十六章 另一个世界
    “你的伤势恢复得怎么样?”
  
      斐语寒捧着一大摞书走进402号病房,将书本堆放在床边的平头柜上。
  
      “多谢。”瓦基里丝点头道感谢道,“已经能下床走动了。医生说,差不多再过一周就能恢复如初。”
  
      “那就好。即使在武道家中,你的自我愈合能力也算是顶尖的了。”斐语寒笑了笑。
  
      “是……这样吗?”
  
      “自然之力对身体的强化因人而异,不是每个觉醒者都能像你那样,双腿骨头被压碎后依然能在一个月里愈合完好。只不过你以前可能没见过武道家受如此重的伤,不知道自己的潜力所在。”她顿了顿,“你在你们那儿,实力应该也能排在前列吧?”
  
      “为什么这么认为?”
  
      “我师傅常说,强者往往在哪个方面都强——愈合快代表你的根骨素质极佳,身体抗打击能力强,而这类人的练武天赋一般亦是万里挑一,就比如我。”斐语寒坦然道,“等你的伤全好了以后,或许我们可以多切磋几把。”
  
      “这就是你把我拉入小队的原因?”瓦基里丝无奈道,“你可是协会的超级天才,我不觉得自己能在武学上帮到你什么。”
  
      “有什么关系,再说你在病床上躺了这么久,和厉害的人对练才能快速找回实力,毕竟堕魔者不会顾虑到你曾有伤在身。”
  
      “……”瓦基里丝沉默片刻后点了点头,“那到时候就多指教了。”
  
      “没问题。”斐语寒扬起嘴角,“对了,我昨天专门去了趟市中心,买了些卡嘉德半岛的特色糕点,就放在书顶的袋子里,你应该会有兴趣——说到底,医院里提供的三餐也太单调了点。”
  
      说到这里时,她捕捉到对方喉咙发生了细微的涌动——那是一个不引人注目的吞咽动作。
  
      卡嘉德一族虽然也能吃寻常食物,但据传很难分辨出味道的好坏,只有他们起源之地所出产的特有食材,才能满足其口味。斐语寒也曾尝试过这类“风味独特”的美食,结果发现完全无法接受。
  
      当然也有一小部分人声称只要细细品味,就能体会到这个世界上罕有的鲜美,只是这一观点并没有得到大众的认可。因此来自卡嘉德的食物仅在一些专供店面出售——比起城市绝大多数居民,半岛人始终是极少数。
  
      “有劳你费心了……”瓦基里丝很好地掩盖了自己下意识的反应,再次感谢道。
  
      “不算什么,我好歹是队长,关心下队员不过是分内之事。”斐语寒摆摆手,“不过话说回来,你还真喜欢看书啊。”
  
      “嗯,一无聊就想找点什么书翻翻,都形成习惯了。”
  
      “是个好习惯。疗养院里别的娱乐没有,书倒是挺多,如果你还想看什么,直接告诉我就是。”
  
      “谢谢你。”
  
      说到这里,两人都没有再接话下去,房间里一时只剩下沙沙的翻页声。
  
      斐语寒站在病房窗边,眺望窗外的景色——今天的天气十分不错,算得上是秋高气爽,人工湖旁泛黄的柳条垂入水中,顺着徐徐柔风划出一道道波澜;更远处一行天鹅正不紧不慢地游过湖面,在蔚蓝的倒影中留下了一串洁白的波形。
  
      此处确实是个修养身心的好地方。
  
      不过她的余光一直没有离开过瓦基里丝,透过玻璃窗上的反光,斐语寒始终在打量着对方的一举一动。
  
      她既不是一个热心肠的人,也没兴趣强迫别人和自己比武。
  
      之所以装出这副模样,全因为她在一个月前的探望会中意外察觉到,这人或许和罗兰认识。
  
      不对,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她认识罗兰,而罗兰却把她当成了另外一个人——那些看似轻挑的搭讪实质上是他在确认自己的判断,对于这点,斐语寒自认为不会看错。
  
      但令她不解的是,罗兰在询问时并没有显露出任何敌意,语气用词颇为轻松,也就是说,不管瓦基里丝不管是不是他所熟悉的那个人,都不构成威胁。可后者却表现出了强烈的敌意与紧张——尽管只发生在大家进门的那一瞬间,不过依旧被走在最前面的斐语寒捕捉到了。
  
      什么样的关系才会产生出这样的反应差异?
  
      如果狗血一点,不难构想出一个恋人因爱反目、十年整容复仇、前者追悔莫及、奈何高攀不起之类的戏码,但斐语寒压根就没有往那方面多想。原因就在于,瓦基里丝随后对于表情的控制实在是太过惊人,如果没有最开始的那一幕,连她也很难发现其中的端倪。如果只是感情问题,实在很难相信有人能做到这种地步。
  
      斐语寒从小就很善于观察,自然之力觉醒后更是提升到了一个新层次,也正因为如此,真正熟悉她的人一个个都疏远了她,甚至害怕与她相处。长久以来,她已经习惯了这种疏远感,渐渐和所有人拉开了距离——反正只需要远远看上几眼,她就能将对方心底的想法猜个八九不离十。
  
      然而罗兰不同,这名协会新晋的猎杀者是她近些年来少有的、两三眼无法看透的人,和罗兰存在某种关系的瓦基里丝同样如此。他们显然在隐藏着什么,其背后的秘密让她难以不去注意。
  
      而在接下来与瓦基里丝的相处中,斐语寒进一步确认了自己的直觉。
  
      这位来自卡嘉德半岛的武道家固然表现得和常人无异,但生活中仍有许多细节透露出了异样——如果她是在先于罗兰之前认识的对方,倒也不会心生怀疑,可当她稍稍加以联想之后,这些异样竟能惊人的联系到一起。
  
      比如她之前就给瓦基里丝带过一份家乡小吃,后者一开始并没有表现出任何欢喜之意,不过事后却发现对方把它吃得干干净净。而这一次,瓦基里丝的反应却有了明显的转变。此事乍看起来似乎没什么大问题,但细细一想就会发现,它意味着对方并不是为了填饱肚子才进食,而是之前根本就不知道家乡小吃的味道!
  
      一个来自卡嘉德半岛的人,却没有吃过卡嘉德的特产料理,这根本说不通。
  
      另外这一个月以来,斐语寒从来没有见瓦基里丝把玩过手机——现在年轻人几乎一刻都离不开的东西,对方却像绝缘了一样,实在有些蹊跷。
  
      还有那些书……
  
      按照瓦基里丝的请求,她从图书馆借来的全是历史方面的书籍,虽说爱读书是种好习惯,但抱着一本枯燥又无味的历史书读上一整天,这份耐心与毅力连斐语寒也自认不如。
  
      如果说对食物态度的转变是因为最初没有胃口,不玩手机是因为本性文静,只看历史是因为爱好特殊,似乎也能解释得通。但所有异样一同出现,未免也太巧合了点。比起以上种种理由,斐语寒总有种对方正在快速熟悉这个世界的感觉。
  
      若是放在平时,她恐怕只会一笑了之,可联想到那句“陛下”后,她心底忽然冒出了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猜测。
  
      她本不愿继续想下去,因为它实在太过惊悚,甚至有些不寒而栗,可念头一经冒出,就再也无法忽略。
  
      有了它,一切异象便都有了合理的解释。
  
      在这个城市中,不知何时潜入了一些不太一样的人。
  
      他们……来自于另一个世界。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