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八十七章 发自心底的不安
    这些人有多少?来此的目的是什么?他们都是自然之力的觉醒者吗?另一个世界又会是什么样子?
  
      斐语寒现在全然不知。
  
      但就目前来看,他们至少不是敌人——罗兰对堕魔者的战果是实实在在的,他确实在为对抗侵蚀而战斗。
  
      上回的联合剿灭行动便是证明,她绝对不会忘记自己在昏迷前所听到的那句话。什么叫「陛下,所有人都被我敲晕啦」?加上之后罗兰多次刻意回避她的目光,这跟此地无银有什么区别?
  
      换句话说,如果对方真怀着某些见不得人的歹念,她不可能还活到现在——消灭侵蚀的魔力生物后,猎杀者完全有机会把听到这句话的自己一并解决掉,只要事后推给敌人,任谁都不会怀疑。
  
      因此在斐语寒看来,这显然是种善意。
  
      除开没有切实证据外,对方的善意亦是让她没有立刻向协会高层报告这一猜测的原因。
  
      罗兰也好,瓦基里丝也罢,他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隐藏自己的真实来历。虽然不清楚理由是什么,但既然他们希望如此,那不妨再让这样的“默契”多维持一会儿,由她再多观察一阵好了。
  
      电话声响起。
  
      “……是,我明白了。”
  
      斐语寒挂断电话,朝瓦基里丝点点头,“磐石先生有事找我,今天没法再多陪你了。”
  
      “没关系,正事要紧。”
  
      “那么明天见。”
  
      “对了……”就在她走到门口时,瓦基里丝又叫住了她,“队长,明天可以带些有关技术发展类的书籍给我吗?”
  
      “你指的是百科全书一类的东西吧?”斐语寒想了想,“应该没问题。不过这种书一般类别极多,我也不知道能否找到你想看的。”
  
      “没关系,哪一类都行,”对方欣喜道,“多谢你了。”
  
      “举手之劳而已。”
  
      房门关上后,斐语寒恢复到了平时的表情。
  
      果然,她并不是单纯的历史爱好者。
  
      她正在尽可能尝试了解这个新的世界。
  
      ……
  
      瓦基里丝望着掩上的房门轻叹了口气。
  
      它知道自己这样有些太过急躁,但如今已没有更好的选择——这位名叫斐语寒的人类是它唯一能够了解到外界信息的渠道,如果什么事都慢慢来,这一个月的时间恐怕全部会浪费在病床上。
  
      倘若海克佐德的计划一切顺利,西线军应该已经将锋线拓展到了人类领地。这时候正是需要人手的时刻,它的“失踪”一定会让天穹之主暴跳如雷。
  
      老实说,瓦基里丝此时的心情颇为矛盾,它一方面希望海克佐德不顾一切地将它从蜉蝣池中唤醒,即使那样会丢失在意识界获得的大部分记忆,甚至还有可能对头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一方面却又不愿意放弃自己目前所得到的线索。
  
      前者理由很简单,越是探寻下去,它心底的不安感便越发强烈,忘掉这些反而会更轻松。不管罗兰怀着怎样的秘密,只要在现实中将传承碎片拿到手,人类就再也翻不起任何水花。甚至他们所拥有的一切,都会以传承形式归为族群所有,这点秘密也不例外。
  
      而后者则在于“千形”西丝塔利斯的告诫——即使赢得神意之战,也无法令族群抵达神域。作为导师的遗言,它就像种子一样,在梦魇心中深深植下了根。如果胜利无法为族群换来延续,那什么才是正确的做法?答案会存在于这个诡异而不可思议的意识领域中吗?
  
      当然,以上都是明面上的理由。
  
      它还有一个不可能说出来,甚至不愿意承认的想法。
  
      那就是这段时间里,它仿佛回到了过去在云霄学派学习时的日子,不仅每天都能接触到全新的知识,还让人看到了一个与现实截然不同的未来。
  
      瓦基里丝从书顶的袋子里掏出一盒密封好的糕点。
  
      它有着印满花纹的精美包装,外观和那些人类食物完全一样,不同的颜色代表着不同的口味,拆开封口,就能闻到诱人的味道。
  
      那是它从来没有想象过的美味。
  
      进食是族群中低等的表现,只有杂生体和原生体才需要用嘴进食,普通的血食仅能提供很少的能量,而且非常难以消化,因此最常见的做法是把食物放在蜉蝣密集处晾制软化后再吃——这一过程像极了人类的烘烤,不过他们使用的是火而已。
  
      当然,如此处理过的东西,顶多也就是填饱肚子,自从成为晋升者、能直接从生命蜉蝣中吸取补给后,瓦基里丝就再也没有吃过食物。
  
      一部分族人进而将进食低等扩展到了其他种族身上……比如说人类。
  
      毕竟就算是女巫,也离不开每日三餐。
  
      它一度也曾这么认为,直至如今才知道,卡嘉德半岛出产的食物原来可以好吃到这种地步。
  
      瓦基里丝将一片糕点放入嘴中,感受着那直刺心扉的香甜。
  
      毫无疑问,这些食物仍保留着朴素的蜉蝣晾制风味,是建立在族群特性和人类技术上的革新之物。
  
      它很快就把糕点吃得干干净净。
  
      若是云霄学派还在,若是“千形”还在……它们是否也能制造出这样卓绝的美食?
  
      梦魇摇摇头,将这个杂念抛之脑后。
  
      不管如何,神意之战经过数百年的酝酿,早已如洪流般势不可挡,如今的局势并非它一人能够控制,保证族群的延续才是它最重要的目标。
  
      然而难题又回到了第一点上。
  
      它深知自己心中的不安来自何处。
  
      经过这一个月的摸索,瓦基里丝已基本能确认,现实中人类的惊天变化和这里离不开关系,其中罗兰正是导致一切异变的罪魁祸首。历史书上多次提及的那些火器,和厄斯鲁克报告中的描叙几乎完全一致。
  
      脑海中的最后一块拼图已然浮现,它确实找到了人类晋升的源头——尽管不知道那名人类雄性为何能获得进入意识界的权限,但现状就是如此。他从这个庞大的意识领域学习到了远超时代的知识,然后将其运用到族群身上,女巫则成为了转化知识的桥梁,而非像过去那样消耗于血肉战场上。它们面对的绝不是四百年前的联合会,而是一个全新的人类共同体。
  
      若只是这样也就罢了。
  
      翻遍史书,它还察觉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
  
      那就是当人类文明提升到一个程度时,发展速度会陡然翻上好几倍!比如千年之前他们仍在使用火枪相互厮杀,如今却已将足迹遍布天空与海洋,武器更是进化到了毁天灭地的程度。
  
      这也是瓦基里丝最大的不安所在。
  
      ——罗兰到底已经走到了哪一步?
  
      抛开西丝塔利斯的告诫不谈,它第一次开始怀疑,族群是否能在这场命运之战中,彻底击败对方。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