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创造之源
    “魔鬼?”
  
      两人怔了怔,“您指的是这个世界的……异族人?”
  
      对于古女巫而言,梦境世界里比现代生活更难适应的是混居于城市的卡嘉德人——这些拥有和魔鬼一样外表的少数种族已经被视作人类的一份子,不仅言行举止同人类相差无几,还能互相繁育后代,和外面不死不休的敌人完全是两回事。
  
      见到魔鬼就动手几乎已成为了古女巫的一种本能,在罗兰的反复交代下,她们才好不容易克制住这股冲动,现在又要突然提高警惕,不得不说一般人很难扭转过来。因此他第一个想到的便是第一批跟随自己进入梦境、主要能力又极适合隐藏的菲丽丝和潼恩。
  
      “可以这么认为。”罗兰将对方的特点与可疑之处讲述了一遍,“我没有在她身上见到任何魔石,这也是跟真正魔鬼相差最大的地方。但你们依然要谨慎行事,在假设她拥有魔石能力的情况下进行监视。”
  
      通读历史是了解一个世界最有效的途径,有什么人会如此渴求的想要知晓梦境世界的过往?如果那名叫做瓦基里丝的“魔鬼”真来自卡嘉德半岛,她应该也接受过义务教育才是,可从斐语寒那里得到的只言片语可知,对方几乎按照时间顺序将历史书通读了一遍,在两个世界同时遭到侵蚀的节点上,这一点就足够让人怀疑了。
  
      “是,陛下。”两人点头道。
  
      “即使确认了对方是魔鬼,也不要在疗养院动手,”罗兰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一是那里觉醒者众多,容易出现意外。二是我想要弄清楚,她到底是如何穿过记忆碎片来到这边的。”
  
      毕竟0510号房间尽头连接的可不是一两只高阶魔鬼的巢穴,而是一座极为宏大的异族城市,如果其他魔鬼也能穿过大门,那就有些真让人头痛了。
  
      “我明白的,只是……”菲丽丝有些犹豫道,“我们两人不在您身边的话,万一遇上危险……”
  
      “放心,这里并非现实世界,”罗兰笑了笑,“你也看到过,那些堕魔者的能力根本无法伤到我分毫,只要不主动赴险,它们基本就无计可施。倒是你们,记得以保全自己为优先,每隔几个小时给我打个电话。”
  
      “……遵命,陛下。”两人相互望了眼,抚胸领命道,“那我们出发了。”
  
      *******************
  
      伊普西珑走进地下集结点时,整个房间正处于两界交叠的特殊相位状态,地板和墙壁都被猩红的魔光所覆盖,仿佛变得如同余烬般明灭不定。
  
      在这样的状态下,该片区域等同于一个与世隔绝的虚构空间,任何现实之物都无法对其造成影响。
  
      这自然也包括追踪和探寻。
  
      她看到贝塔依然保持着双手触地的半蹲姿势,身形接近于半透明,犹如一个虚幻的影子。
  
      按照这边的时间流来算,他已经维持该姿势快大半个月了。
  
      “还没完成?”伊普西珑望向站在一旁一动不动的德尔塔。
  
      后者的面具闪了闪,才似乎想起意识已无法直接用于沟通,沙哑着嗓子回道,“这个世界已十分臃肿,全面解析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过贝塔的工作已接近尾声,相信很快会有结果。你那边呢?有打听到什么消息吗?”
  
      “魔力窃取者设下了陷阱,正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世界的构成规则限制了神使的力量,哪怕他们代表着神明的意志,也不得不遵循规则行事。
  
      “果然如此。”德尔塔的音调毫无起伏,“这看起来确实是一个省时省力的做法,可惜我们已经不需要那些零散的魔力了。”
  
      伊普西珑点点头,没有再接话。
  
      摧毁这些不受神明控制的意识界有一个更简单的方法,那就是直接消灭意识界的创造者——它们大多以创造者的意识为源,就好比房屋和柱子的关系,只要拔除了支撑柱,世界便会随之崩塌,被分配走的魔力也将全部归还于神域。
  
      只是这个世界已足够壮大,想要在无数目标中找出创造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此他们先要调动起海量的魔力用于解析世界,才能准确定位其根源所在。
  
      之前侵入棱镜城便是为了解决魔力所需,有了大量核心的支持,完成解析只是时间问题。
  
      当然,找到并不代表能够成功消除,创造者往往会受到世界的庇护,先前的种种失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想要对抗庇护,就必须将创造者拉入两界交叠的裂隙——在那里,神明才能干涉到世界的规则,进而一举击垮敌人。
  
      因此即便是神使,也存在失败的可能。
  
      但时间已所剩无几。
  
      他们是神明最后的希望,如果连他们也失败,神明就会直接摧毁整个意识界。届时千万年来的努力都将化为泡影,所有积攒下来的成果也将一同归于虚无,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神明绝不愿走出这一步。
  
      毫无疑问,一切都是这个世界主人的错。
  
      伊普西珑不由自主地捏紧了拳头,但很快又茫然的松开了。
  
      咦,这是怎么了?
  
      她为什么要感到愤怒?
  
      作为神使,她应该不具备任何感情才是。
  
      既没有喜怒哀乐,也不会为胜利或失败而担忧,除了任务外,她不应在意任何事情。
  
      等等,这么想起来,自己以前似乎也从来没有考虑过类似的问题。
  
      “出什么事了?”德尔塔注意到了她的举动。
  
      “不,没什么……”她转过身去,走到墙角缓缓坐下。
  
      这变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伊普西珑思索了许久,才隐约察觉到,竟是从击杀背叛者神使的那一刻开始的。
  
      当时她伪装混迹于使徒之中,悄无声息地接近了那名和她同源的背叛者——直到出手的瞬间,后者才反应过来。
  
      奇怪的是,背叛者并没有做出太多抵抗,当她的手臂洞穿对方的胸膛时,她只是轻轻握住自己带血的手臂,俯身说了一句话。
  
      内容她已记不太清楚,但那声音……却意外的熟悉,甚至有种温暖之意,仿佛阔别已久的怀抱。
  
      而最后背叛者脸上凝固的神情,是平静的笑容。
  
      该死,现在想这些干什么?
  
      不对,我为什么要为这些而愤怒?
  
      伊普西珑一时竟觉得脑海里混乱无比。
  
      “你想说什么?”德尔塔再次开口道,“这里没法用意识交流,有话就说出来。”
  
      “我——”
  
      就在这时,一阵涟漪忽然从房间中央荡开,一直半蹲着的贝塔睁开了双眼。
  
      “搜索已完成。”
  
      “总算好了,”德尔塔顿时转移了视线,“结果是?”
  
      贝塔平举双手,三个模糊的头像出现在他掌心之中,并随着线条的重组与结合,逐渐变得清晰完整起来。
  
      “居然有三个?”
  
      “没错,但我们只用对付剩下的两个就行,因为第一个已经不复存在了。”
  
      伊普西珑很快读出了图像中的所有信息。
  
      三个创造者分别是——
  
      “背叛神使意识体,相关度1%,代号岚。”
  
      “自我逻辑意识体,相关度42%,代号洁萝。”
  
      “不明来源意识体,相关度57%,代号罗兰。”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