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四十四章 命运的选择
    神造之神,是族群升格后的最高杰作,耗费近百年,动用了数不清的物资,才最终实现的奇迹。【】它被视作族群对魔力掌控程度的一大飞跃,也是摧毁天海界的唯一手段。
  
      此话一出,圣座中出现了短暂而诡异的沉寂。
  
      海克佐德有那么瞬间想要收回自己的话,不过一想到战局有可能走向最可怕的结果,它生生忍住了自己的冲动。
  
      它必须为族群的延续而负责。
  
      过了片刻后,王毫无起伏的声音再次响起,“我记得这个问题上次已经谈过。你应该知道,神造之神对于我族来说意味着什么。”
  
      “战胜天海界的希望。”天穹之主点点头,“但也仅此而已。”
  
      “什么叫仅此而已?”血腥终于忍耐不住,低吼出声道,“先不说解除浮游的限制后,我们完全可以凭借它反攻天海界,就算将它投入东线的战场,那也能给大幅减轻防线的压力!而这意味着千万族人和百万战士的生死,你说它不过仅此而已?”
  
      “先是你的天才部下要求族群全力以赴,现在你又要调遣神造之神去对付虫子,还真是心意相通啊。”假面冷笑起来,它环视圣座中的众人,“不知道你们有什么看法?”
  
      “……恕我难以认同,”憎恶之心简短地开口道。
  
      其他大君也纷纷表达出了否决之意。
  
      唯有沉默之灾一语不发。
  
      对于这样的局面,海克佐德早有预感,它知道此事太过重要,哪怕单独告知王都不行。这也是它决意申请召开圣座会议的原因——如果不能在这里达成共识,它所做的一切将毫无意义。
  
      人类现在像极了第一次神意之战后的它们。
  
      通过吸收传承,族群获得了难以想象的提升,各种新式的魔力技术喷涌而出,几乎每隔数十年,就会发生一项大的变革。晋升率大幅提升令初升体不再罕有、共生体的开发使得一些劣等无魔者也能成为战士,对魔石的利用也是在那个时期普及开来。这些成果亦在第二次神意之战中反映出来——即使天海界同样获得了不亚于它们的升格,它们仍只用了三十年不到,就将人类赶出了曙光境。
  
      如今命运似乎站到了人类一边。
  
      而且他们的变化速度比当时的族群还要快——从投降的贵族口中可知,十年前灰堡和其他王国并没有什么两样,而当今的灰堡之王,温布顿家族的四王子更是不值一提之辈。
  
      因此任何犹豫和拖沓都会让对方变得更强大。
  
      它必须让所有人意识到这一点。
  
      “西线战役至此已经失败了。”海克佐德深吸了口气,它完全能想象到血腥和假面会露出怎样的嘴脸,不过为了族群的未来,它已将个人的得失置之度外,“虽然我族仍占据着人类两个王国的领地,但已没有余力再推进下去——僵持意味着我们很难在短时间内得到传承碎片,这和失败没有任何区别。”
  
      “你说什么?”假面讶异道,“那可是一支数量超过十万的军队,更别提还有不少共生体了!怎么可能会输给那些虫子?”
  
      “你在欺骗王吗!”血腥征服者冲着天穹之主张开了血盆大口,“不久之前你还说西线进展一切顺利,我族已顺利踏上人类的土地!生命浮游覆盖的领域,你现在跟我说没法战胜虫子?简直可笑至极!”
  
      “厄斯鲁克曾给过我警告,但我没有给予足够的重视,正如你们此刻对待我的警告一样。”它缓缓说道,“毕竟语言很难描述西线所发生的一切,想要了解这些,你们还是用自己的眼睛来看好了。”
  
      随后海克佐德向王低下了头。
  
      让王读取记忆,这是它以前决计不愿做的事,只不过走出这一步后,它已没有别的选择——至于那些小小的、无心的过失之言,王应该不会计较才是。
  
      诞生之塔上的眼睛一齐睁开,阴冷的感觉刹那间涌入脑海,海克佐德强令自己敞开意识,默念着我对王绝对忠诚,任由那股暗流涌遍全身!
  
      空中飞行的铁鸟、从天而降的火雨、巨大且明亮的火球、以及从极远处射来的神石弩箭……一幕幕画面轮流浮现,它仿佛又重温了一遍与人类作战的经历。
  
      阴冷感消失后,众大君的脸色变得异常难看。海克佐德知道,它们也跟自己一样,亲自品尝了一番被人类伏击、离死亡仅有一线之隔的感受。
  
      连脚下涌动的雾海,都变得激荡了许多。
  
      尽管厄斯鲁克曾报告过人类战争兵器的变化,但任何文字都比不上身临其境的体验,没有超凡之上,也没有魔力仪器,仅仅是一群无魔者驾驶着古怪的金属造物,加上几个女巫的配合,就切实威胁到了大君的性命。
  
      “那真是……虫子能造出来的东西?”假面不敢置信道,“我感受不到上面有任何魔力的存在——”
  
      “事实上,这正是他们的特点。”海克佐德知道,它唯一的机会来了,“人类的实力不能再以数量稀少的女巫来衡量,而应该将所有无魔者也计算在内。并且有了这些东西后,原本脆弱的无魔者在战斗力上已并不比原生体要差上多少,甚至有可能对初升体、高阶晋升者造成威胁。”
  
      “所以呢?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问各位,即使动用神造之神,你们有把握在十年内攻陷天海界吗?”
  
      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
  
      神造之神只是反攻的必要手段,却不是获胜的唯一条件。天海界同样作为升格种族,在自己的领地上能爆发出多大的力量谁也说不准。本来最初的战略方针便是一边坚守黑石域,一边吞下人类的传承碎片,令族群达到一个新的层次后,再通过神造之神一举摧毁天海界。
  
      “就算全怪在我身上也没有关系,但如今西线失败已成定局,这是无法回避的事实!”海克佐德将声音猛地提高了一截,“如果不求改变的话,十年后我们恐怕不仅没法反攻天海界,连人类也不一定能取胜!最终的结果就是族群在腹背受敌的情况下彻底消亡,难道神造之神比这还重要么!”
  
      “这不过是你一个人的判断罢了——”血腥咬牙切齿道。
  
      “当然不是。”
  
      “难道你又想提厄斯鲁克?”
  
      “不,”天穹之主停顿片刻,“我指的是梦魇大君。”
  
      既然下定了决心,那么小小的欺骗也是为了忠诚,在这种时候,它已不可能回头。“我不清楚瓦基里丝到底在意识界里发现了什么线索,以至于它会抛开前线的战事而选择冒险,但在最后一次深入意识界前,瓦基里丝亲口告诉我,它已越发倾向于沉默之灾的猜测——人类恐怕已获得了某种传承。”
  
      血腥愣在座位上。
  
      圣座中一边倒的局势被撬动了。【本章节首发.,请记住网址()】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