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五十五章 第二幕
    凝固的光线刹那间恢复了流动。
  
      在新涌入的阳光下,神使抓住洁萝的无形之手不再坚不可摧,而是像泡沫一样扭曲、软化。耀眼的蓝光从天而降,取代了小姑娘自身用来抵抗的微弱银光——失去了神明的干涉,哪怕对方只是个新觉醒的意识体,它也没法轻松胜之了。
  
      与此同时,两个新的身影冲进了被封锁的领域中。
  
      它没有找到伊普西珑,却看到了另一个需要消灭的目标。
  
      也是这个世界的主要缔造者,罗兰。
  
      德尔塔挥起另一只手,狠狠朝对方砸下。
  
      但这一击连点灰尘都没扬起来。
  
      还未碰到他,力量便凭空消失,仿佛根本不存在过一样。
  
      数百米距离对于全力冲刺的武道家而言不过电光火石之间,德尔塔来不及做出下一步应对,便被罗兰一把捏碎面具,径直抓住了星盘。
  
      无论它作何挣扎,都无法摆脱对方的手掌,如果说在洁萝面前它的能力还只是被大幅削弱的话,在罗兰面前则几乎是完全无效。
  
      “这不公平——!”
  
      它的意识随着星盘的剥离开始涣散起来。
  
      而罗兰丝毫不为所动,他深知无论是纯魔力生物也好,还是这些来自侵蚀的敌人也罢,要害就在于体内旋转的星盘,只要将它强行拽出,它们便会像烈日下的冰雪一样化去。
  
      体内的力量在欢呼雀跃,仿佛在迎接那一刻的到来。
  
      直到现在,罗兰依然没有理清事情的来龙去脉。
  
      与瓦基里丝分开不到半分钟,他便接到了斐语寒的来电,只是那边没有任何话语传来,唯一能听到的是嘈杂刺耳的碰撞与摩擦声。当电话中断的瞬间,他透过观光电梯看到了城市郊区方向发生的异变。
  
      一个诡异的半透明罩子将连通城内外的高速大桥包裹其中,这绝不是技术手段能做到的事。何况能令明星武道家连具体情况都来不及交代的异象,必然非同小可。
  
      他将车开出地下车库后,恰好又遇上了朝同一个方向奔行的瓦基里丝,于是顺带捎上了对方。
  
      不过没想到破开“罩子”后,他竟发现洁萝也在其中。
  
      而那名戴着面具、穿着长袍的怪人,则显然是神使的一员。
  
      因此即使没有理清来龙去脉,他也毫不犹豫地选择先干掉神使再说——协会一直在寻找这些入侵之敌的下落,只是始终没有得到可靠线索,如今它们主动出现在自己面前,还妄图对洁萝动手,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就在星盘被完全剥离的瞬间,璀璨的光柱直冲天际,将他整个笼罩其中!
  
      果然,这似曾相识的一幕又来了。
  
      “罗兰叔叔!”
  
      眼角余光中,他看到了洁萝满是泪痕的脸。
  
      他堪堪比出一个放心的手势,漫天遍野的光辉便吞没了一切。
  
      比起上一回的猝不及防,罗兰这一次倒多少有些准备,他不再刻意抵触那些涌入的意识,而是放开心神,任由自身去接纳、感受它们——
  
      毕竟就算再怎么抗拒也于事无补。
  
      不如放松下来,将注意力集中在纷涌的意识上。
  
      “嘶……嘶……”
  
      视野很快变得模糊不清,无数雪花片上下翻飞,构成了一片黑白之景。
  
      与雪花片一并浮现的,还有岚的那句低语。
  
      「比起我告诉你的,你亲自领悟到的东西才是真实的答案。」
  
      ……
  
      不知过了多久,光芒逐渐变得暗淡,他才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景象。
  
      这是……
  
      罗兰不禁咽了口唾沫,只见一片无边无际的漆黑虚空中,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红色空洞——它没有厚度,却宽广得惊人。从他所处的位置来看,这个空洞的尺寸恐怕得用天文单位才能衡量。
  
      更远的地方则闪烁着无数光斑,它们和雪花片融杂在一起,分不清那到底是实物,还是模糊画面导致的错觉。
  
      在罗兰的记忆中,能和这样的场景相吻合的,想来想去也只有一种东西了。
  
      ——漆黑不代表无光,虚空也不代表空无一物,而是它太过庞大。
  
      那些明灭不定的光斑,常人穷尽一生也难以数尽,却是它微不足道的一部分。
  
      「宇宙」。
  
      这跨度……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啊。
  
      罗兰忍不住腹诽。
  
      原以为第一回看到传说中的无底之境就够惊悚的了,没想到这回视角不仅没有缩小,反而扩大到了一个新的层面上。
  
      问题在于,假设他现在看到的场景真是他所理解的那个宇宙的话,前后两个片段又有什么联系?难道“搭乘”无底之境光柱前往天穹的文明,实际上都被送进了太空?这么说起来,升格一词倒也挺适合的。可无论是放射族还是火柴人,都不像是能在迥异环境下生存的物种。
  
      既然火焰与锐器能伤到它们,说明在抵抗温度和压力的能力上,它们并不比人类强上多少。但在“升格”发生时,那些迈入光柱的放射族似乎压根没有进行相关的准备。
  
      不……不对,他很快否定了这个猜测,如此解释太过牵强,纯属把两个片段强行联系在一起的臆测。别的不谈,光是引导这一切的神明为何要干这种毫无意义的事就很难说得通。不管是不死不休的神意之战还是确实带来进化的传承碎片,都不像是为了这一幕而准备的。
  
      这里面必定有更层次的含义。
  
      忽然,罗兰注意到红色空洞下方有什么东西蠕动起来。
  
      仿佛受到念头的影响,视野开始朝出现动静的位置放大——这时他才注意到,在空洞下方漂浮着许多零散的陨石块,既像是星球散落的碎片,又好似本就如此,乍看上去宛若一片荒寂的废墟。以他的相关知识,很难判断出这些东西到底来自何方。
  
      而这些碎石犹如受到什么力量牵引一般,逐渐向着中心一块模样特殊的石块靠拢。在层层相叠下,石块的体积变得越来越大,每一次接纳新的碎石,都会引起表层的剧烈变化。此刻罗兰陡然惊觉,尽管这些漂浮的石块看上去既细碎又零散,但恐怕每一个体积都不可小觑,因此这场聚合才会显得如此惊天动地。
  
      同样的,在失去参照物的条件下,整个过程看似飞快,恐怕真实的时间跨度比他想象的还要惊人。
  
      像是在印证这个念头似的,雪花片开始变得密集起来。
  
      这段景象似乎即将步入尾声。
  
      在遍布视野的噪点中,石块已渐渐形成一个不规则的球体,接着他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一层菱形的纹理悄然乍现,沿着其表面扩散开来,所到之处皆隐入黑暗,就好像在吞噬球体一样。如果不是那若隐若现的反光,他甚至会以为石块就这么凭空消失在眼前。
  
      当其完全被包裹时,球体彻底隐没于巨大的红色空洞下。
  
      随后雪花片占据了全部视野。
  
      而就在这一切结束前,一行从未见过的文字涌入了罗兰脑海。
  
      明明从未见过,他却能明白它的含义。
  
      或者说,那并非文字,而是直接映入他脑中的叹息。
  
      「这便是代价。」
  
      「从这一刻起,引力不再是这个世界中最为值得敬仰的力量了。」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