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五十八章 缔造者的证明
    ……
  
      她做了一个漫长的梦。
  
      梦里无数身穿白大褂、戴着面罩的人围着她,满头大汗地忙碌着什么。
  
      从他们既震惊又凝重的神情来看,仿佛是在应对一件极为棘手的事情。
  
      对了,自己之前身受重伤,已陷入弥留,这或许就是大脑的自我安慰吧?
  
      她清楚自己的状况有多么糟糕,正常情况下医护人员只要看上一眼,就会转头要求交代后事,而不会花费精力来做无用功。
  
      虽然她相信罗兰是创造世界之人,但她同样清楚神明并非无所不能——否则也不会让神使找到机会。
  
      而她按照对方的要求坚持到了最后,也算是问心无愧了。
  
      意识到自己在做梦是一种奇妙的感受,浑身就像浸泡在温暖的柔光中,所受的伤痛全都不翼而飞,人们交谈的声音犹如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眼前的画面也越发模糊,令人昏昏欲睡。
  
      渐渐的,景象和记忆中的其他片段融合在一起。
  
      头顶灰色的天空变成了白茫茫的无影灯。
  
      医生忙完后一个个离开,她“看到”自己被医护人员抱起,然后送到一对男女面前。两人吻着她,脸上露出欣喜的笑容。
  
      接着她摸爬滚打,一点点长大。
  
      走马灯……她意识到这也许就是大脑最后的回闪。奇怪的是,以前明明怎样想都想不起来、仅有几个极为模糊印象的记忆片段,在梦里却完整的重现出来。
  
      她看到了自己幼年时的住所、挂满被单的后院和……家人。
  
      原来那时候她生活的地方,是这样子的。
  
      躺在家人的怀抱中,她心满意足地闭上了眼睛。
  
      当睡意完全将她笼罩时,头顶传来了充满溺爱的呢喃。
  
      「你说……孩子该叫什么名字好?」
  
      「要不,就叫斐语寒吧。」
  
      ……
  
      许久之后,斐语寒缓缓睁开了双眼。
  
      望着熟悉的病房天花板,她思绪空白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等等,自己……这是还活着?
  
      她试着感受全身,却发现手脚全部回应了她的意志,不仅如此,意识和动作间连一丝迟滞都没有,仿佛它们从未受过伤一样。
  
      斐语寒惊讶地将右手举到面前——虽然整个手臂都被绷带缠满,但从轮廓来看,用完好如初来形容亦无问题。而这只手之前分明被撞成了好几断,连骨头都碎进了肉里,以常规手段根本没可能再恢复原样。
  
      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那家伙……还真做到了啊。
  
      当时居然信誓旦旦地说「因为我可是神明」——难道他就没注意到,自己的年龄根本不适合这样的台词么?
  
      “唔……师傅……”这时耳边传来了近乎梦呓的低语。
  
      斐语寒偏过头去,才发现床边趴着一个白头发的小姑娘——不是别人,正是神使口中的另一个“世界创造者”,洁萝。她双手枕着脑袋,似乎仍处于睡梦之中,不过从对方略带忧郁的眉角可以看出,恐怕在自己昏迷的这段时间里,她一直都守在病床边。
  
      斐语寒笑了笑,悄无声息地翻身下床,将洁萝抱进被窝,随后轻手轻脚地走出了病房。
  
      而在走廊休息区,她看到了罗兰、瓦基里丝,以及许多武道家同行。
  
      见到她出现,人群中泛起了一阵骚动,不少人围上前来,七嘴八舌地询问她的情况。而她却径直掠过,大步走到罗兰面前,抓起他的手道,“走吧,该做正事了。”
  
      罗兰瞬间感到数十道灼热的目光投到了自己身上,“呃……正事?”
  
      “光一个人宣称自己是创世神什么的未免也太没说服力,不过如果加上天才武道家的话或许效果会大不相同,这不是你的交换条件么?”她扬眉一笑道,“你兑现了承诺,接下来该轮到我了。”
  
      “你就这样子过去?”罗兰讶异地问。
  
      此刻斐语寒还穿着医院病患的条纹衫,绷带从脚踝一直缠到脖子,只有脑袋露在外面,包得活像个粽子。
  
      她带着罗兰,朝楼道口走去,“当然,这样才更有说服力,不是么?”
  
      ……
  
      疗养院的会议大厅内,棱镜城高层围坐一圈,神色复杂地倾听着斐语寒的汇报。
  
      “当时的敌人和堕魔者有着鲜明的区别,它不仅拥有不可思议的能力,而且很难受到致命的伤害,哪怕我将自然之力提升到极限也一样。按照它的说法,唯有这个世界的创造者和神使,方能摧毁它们的核心。”
  
      “事实也证明了这点,我曾多次命中它的头部星盘,但对方毫发无损。如果不是罗兰及时赶到,那么事情恐怕已无法挽回。敌人自称为德尔塔,来自侵蚀,是神明的使者。如果它就是毁灭棱镜城的凶手之一,那么完全可以推断,它的同伙也有着类似的特性。毫无疑问,我们的世界正处于极大的危险中。”
  
      这个说法令场内泛起了一片交头接耳之声。
  
      堕魔者不惧凡武,唯有武道家能将其击杀。可现在突然多出来一个神使,连自然之力也对其无效的话,岂不是意味着它根本没有敌手?
  
      如果是其他武道家这么说,众人估计还怀疑是能力问题,但由斐语寒来说却不会有这方面的质疑。
  
      一个不可战胜的敌人光是想想都让人不寒而栗。
  
      更别提“神使”还有好几个了。
  
      “我很高兴你最终没事,也庆幸罗兰先生站在了协会的一边。”磐石沉吟片刻后首先开口道,“的确,从现场收集到的情报来看,敌人确实有着我们无法理解的力量,将其击败的也必然是在场的武道家。综合各方的描述,我们有理由相信,击败「侵蚀之敌」的正是猎杀者罗兰。另外,他能将你从难以想象的重伤中抢救过来,也必然有着不凡的手段,不过……光凭敌人的三言两语,就认定他是世界创造者,这会不会有点……太草率了?”
  
      “我同意。毕竟这个概念可大可小,如果世界是某些人创造的,那么在它出现之前,这些人又在哪里?”
  
      “太荒谬了,我们的世界应该是诞生自宇宙大爆炸才对!”
  
      “倘若这是斐语寒小姐的判断,我倒愿意相信。她的伤势大家也都看到了,用起死回生来形容都不为过,短短一个昼夜就基本痊愈,除了神明还有谁能做到这一点?”
  
      “别忘了侵蚀之敌也自称神使!如果两者都算神明的话,到底谁说了算?”
  
      众高层一时议论纷纷,尽管他们刻意压低了音量,但在座的都是实力不俗的武道家,依然能清晰地听到彼此的交谈,其中质疑的声音占了大多数。
  
      “首先各位弄错了一点。”斐语寒打断了大家的议论,“我并不是因为这场战斗才认为罗兰是世界缔造者,而是对此早怀疑,不过是在战斗中得到确认罢了。至于具体经过较为复杂,就不在这里多作。我知道此事听起来难以置信,但大家似乎忽略了,缔造者就在我身边,如果他能拿出决定性的证据来,这事就自然有结论了吧?”
  
      罗兰忍不住摸了摸额头,他知道这不是一件容易让人取信的事情,因此一开始并没有向协会透露的打算。不过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他怎么样也得配合下身旁尽心尽力帮他宣告身份的斐语寒才行。
  
      “不知协会还存有堕落的自然之力核心么?”罗兰望向镇守磐石。
  
      “大部分核心都在棱镜城的陷落中被敌人夺走,余下的只有少数近期猎杀获得的战果。”磐石点点头,“它们现在正由我亲自看管。”
  
      “那么把核心都拿过来吧。”他缓缓道,“是时候让被禁锢的魔力回归到这个世界中去了。”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