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放开那个女巫 > 第一千三百六十三章 亘古之前
    现在摆在罗兰面前的有三种选择,一是利用瓦基里丝创造的机会,设伏击杀海克佐德。这样做风险几乎为零,相当于空手套下一名魔鬼大君。
  
      考虑到高阶晋升的不易与海克佐德的特殊能力,此举对于前线而言受益是实打实的。之后再把对方未能赴约的原因推给意外或别的什么因素,瓦基里丝也未必能从中看出什么。运气足够好的话,或许还能用同一个方法引诱到其他大君。
  
      二是让海克佐德进入梦境,与瓦基里丝进行面对面的交谈。由于后者已主动将合作意图大幅向前推进了一步,因此关键点不在于梦魇自身,而在于那名交谈者。最理想的情况是梦魇验证现实后反过来说服天穹之主,率军撤出人类王国,并将「神意之战必须中止」的情报扩散到魔鬼族群中去。如此一来,从永冬到无底之境的通路将再无阻碍,只要消灭掉最后的神使,他就能在无底之境中直面神明。
  
      如果这仅仅是一场人类与魔鬼之间的战争,罗兰无疑会选择前者,毕竟干掉海克佐德属于稳赚不赔的事情,北边的战局也能因此获得更大优势。时间拖得越久,工业化的战争潜力就能发挥得越充分。
  
      但将视野放大到全局,情况就会变得截然不同起来。
  
      除了魔鬼和天海界,神明的威胁已近在眼前,一个天穹之主反倒成了无足轻重的战果。就算赢得神意之战,人类文明也逃不出毁灭的结局。
  
      至少罗兰想不出,要发展到何种程度,才能在那样恐怖的天灾面前幸存下来。
  
      时间并没有站在他们这一边。
  
      大概也正是看到了这点,瓦基里丝才选择冒此风险。
  
      不得不说,这种做法透露着一定的诚意——至少在目睹侵蚀与神使的袭击后,它已经将岚的警告当成一件头等大事来认真考虑了。
  
      问题是,这里面梦魇的启蒙者「千形」起到的影响甚大,可以说早在神意之战尚未彻底爆发之前,它就在瓦基里丝的脑海中植下了这个念头。能暂时抛开一场战争的胜败,从更高的角度去争取族群延续的机会可以说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但海克佐德并没有这方面的体验,在交流后能否和瓦基里丝达成一致仍是个疑问。一般来说,这种关乎种族命运的抉择恐怕不是一次谈判就能确定下来的事情,而在梦境中碰面的次数越多,风险便会成倍增长,这亦是罗兰难以接受的地方。
  
      目前而言,他更倾向于第三种选择。
  
      那既是暂时维持现状,争取凭借人类自身的力量抵达大陆尽头的无底之境。
  
      老实说,这一选择最合罗兰的胃口,也是他一直努力追求的目标——不管魔鬼作出何种反应,人类都有跨越上千公里的距离直抵目的地的能力,无疑是最稳妥的结果。
  
      只是永冬以北是一片连绵的山脉地形,想要越过大陆脊柱,就必须开发出航程远大于天火号的飞行器,同时还得具备防护空中袭击的能力。从研发到生产,这一过程无疑需要耗费不少时间,在此期间前线局势是否会发生变化也是一个未知数。
  
      正如他之前所意识到的——面对神意的威胁,选择稳妥同样是一种冒险。
  
      唯独和前两个选择不同的是,该选择的风险程度或多或少可以依靠人类的自身努力来进行一定的弥补。
  
      下次进入梦境时,试着向协会寻求相关方面的支持吧。
  
      罗兰心想。
  
      吃过晚饭后,安娜夹着一卷图纸走进办公室,在红木桌对面坐了下来。这是两人例行的交流时间,也是一天中颇为轻松愉快的闲暇时光。只要晚上研究所不开工,她都会来办公室待上两三个小时,闲聊的内容从当天的工作成果到突然冒出的奇思妙想应有尽有。
  
      这时候夜莺也会现出身形,一边靠在茶几边嚼着零食,一边翻看书卷从梦境中复刻出来的漫画书,偶尔还会插上两句话,氛围显得平和温馨无比。
  
      解决完技术上的难题后,罗兰顺便谈到了梦境中困扰自己的问题。
  
      “原来让你叹气个没完的是这个……”夜莺撇嘴道,“两者就一定要有什么联系吗?万一梦境给你看到的景象只是随意拼凑出来的呢?想得越多头发白得越快,有些人怎么就是不明白。”
  
      罗兰翻了个白眼,“大脑不用是会退化的,如果大家都跟你一样的话,那这世界就完蛋了。”
  
      “可你再这么想下去,只会比世界完得更快。”
  
      “……”他决定收回之前平和温馨的看法。
  
      安娜倒没有接话,她沉吟许久后才若有所思道,“我觉得,这次恐怕夜莺说得对。”
  
      夜莺和罗兰不由得齐齐一愣,“诶?”
  
      安娜忍不住笑了起来,“我说的不是指不去思考,而是这件事本身……两个场景的联系或许并没有你预想的那么复杂。”
  
      “难道你发现什么线索了?”罗兰好奇道。
  
      安娜摇摇头,“只是一些猜测罢了,并不一定正确。”她挽起耳边的碎发,凝视着自己所做的笔记道,“比方说……两者发生的先后顺序,或者说——「时间」。”
  
      “联系是……时间?”罗兰皱眉思索片刻后讶异道,“倘若第二幕发生在第一幕之前的话……”
  
      “它们就能连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了。”安娜接上道。
  
      「这便是代价。」
  
      代价不是指升上天穹、最终去向不明的放射族。
  
      更不是指那些被海啸、风暴吞噬的遗留者。
  
      两者在时光尺度上相差数万年……数百万年……甚至更遥远。
  
      代价是指别的什么东西。
  
      导致的结果便是引力不再值得敬仰,宇宙中出现了巨大的红色空洞。
  
      而如果这行文字中所暗指的是魔力的话,那么「从这一刻起」则指向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罗兰和安娜对视了一眼。
  
      “——这个世界曾经并不存在魔力。”
  
      两人几乎异口同声道。
  
      没有魔力,意味着需要魔力维持存续的生物也将不复存在。
  
      比如说魔鬼。
  
      还有……女巫。

Ps:书友们,我是二目,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