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圣墟 > 第1307章 铜棺中葬着谁
    “这里葬下了一段辉煌,一段传说,一段线索,一段他们眼中最大的历史公案,想要揭开。X23US.COM”
  
      “当然,他们还想作为前哨站,从这里闯过去,去抄后路!”
  
      当听到这到这种说法,楚风有些发懵,抄谁的后路,是那位贯穿古今的剑光的主人的后路吗?
  
      “背后连着的区域太可怕,甚至,以后会有些人从那里下来!”九号指了指天之上。
  
      这么说来,那通天剑气的主人依旧有敌?!
  
      楚风倒吸冷气,深感修行路无边,前方世界太可怕,他真的需要全面崛起才行,因为前路太漫长,天地一下子像是变得广袤无垠,充满了厉害的生物,也充满遐想。
  
      “你是说,禁地背后连着的地方很可怕,以后还会有生物从那些道路,从那些深渊中过来?”
  
      “是!”九号点头。
  
      并且,他举例,四劫雀一族竟然施展出名为“一剑斩万仙”以及“向天借一纪元”的可怕招式,这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开创的,过于恐怖。
  
      甚至,九号怀疑,这都不是四劫雀一族开创的,而是来自其他大界。
  
      禁地深处连向外界的道路虽然艰险,跨过来非常难,但是,终究有一天还是会有生物降临,一定会更可怕,更加强大。
  
      再现的生灵,或许境界层次上都要高出一两个数量级,不可匹敌,这是九号心中最大的忧虑。
  
      因为,依照目前来看,一些天地,一些世界,开辟出了新的道路,早先被截断的路途,如今要再次相连了。
  
      “诸天万界,百舸争流,亿万族争霸,乱天动地,以乾坤铜炉炼真金,想一想就激动啊,挥洒热血与激情,谁才是真正的霸主?在进化道路所通向的最大舞台上一同竞逐,谁能崛起,谁能傲视到最后,真是让人心中激荡!”
  
      楚风一副激动不已的样子,慷慨激昂,结果六号的脸阴沉如水,都要下起瓢泼大雨了,忍不住又要给他一巴掌。
  
      还好,他被九号给拉住了,那一巴掌没拍下去。
  
      “你懂什么,妄谈什么争霸?当年断掉这些通道,你根本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究竟需要怎样修为的生灵出现才行!必要冠盖天下,气吞万古,如今上哪里再去找那样的人?真要降临过来某种生物群,别说那边的强者,就是某族山门中的中青代过来,都有可能会……唉,总而言之,真要有生物降临,就是大祸,会血染星河!”
  
      九号叹气,有些焦躁。
  
      这些事他原本不愿去想,也不想去展望,因为太压抑,实在是让人感觉发,也有些让人绝望。
  
      “等我以后修炼有成,拿张渔网到深渊路上去捞,一个个都烤着吃!”楚风大言不惭。
  
      六号道:“有多远,你给我消失多远!”
  
      “还没有解惑完呢,我还有太多的问题。对了,刚才曾提及铜棺,为何总有它的身影,里面究竟葬着谁?”
  
      楚风不退,而且满心的不解,全都是疑问,依旧在虚心请教。
  
      他看得到了那幅斑驳古画卷,虽然内心被冲击的差点崩开,到现在魂光都不稳,还有些剧痛呢。
  
      但是,他的确看到了一角真相,见到某些迷雾,迫切想了解。
  
      “不是葬,而是渡!”
  
      九号与六号脸色都不是很好看,似乎对葬这个字很过敏,严肃的纠正。
  
      “都埋入棺中了,还不想让尸首入土为安吗?”楚风撇嘴小声咕哝道。
  
      “都说了,不是死去,不是葬下,而是在渡!”六号老脸上很干枯,但这个时候,却青筋浮现,拎住了楚风的衣领子,差点都给举起来。
  
      “渡,怎么渡?”楚风心有疑惑,一点也没害怕,自顾自的思索,他是真心觉得这两人不会伤他。
  
      真要是灭他的话,不用这样做。
  
      “渡过去!”九号沉声道。
  
      渡过去?楚风一脸的不解,连瞳孔中都快交织出问号了,有点发懵,这怎么猜?
  
      他不禁自语,道:“到了那种层次,还要渡?渡过天劫,世间最强劫难?”
  
      “也不对,这是要渡过红尘大世,渡过万古虚空,渡过宇宙永恒吗?”
  
      “还是说,要渡过轮回,渡真如自我过苦海,超脱本我?”
  
      他胡思乱想,随口乱说,却是让九号露出异色,觉得这小子还真是有点想法,也不是光顾着厚脸皮索取。
  
      “等会儿,我看到还有一口铜棺,有个人孤单的坐在上面,很落寞,很孤独,只留下一个背影。”
  
      楚风提及这口棺,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想要联想起来推演。
  
      九号叹息,在那里点头,但是,马上他就瞪圆了眼睛,恨不得打死这个小子!
  
      “我怎么感觉,他这是在玩漂流,坐在铜棺上,这也太任性了吧?”
  
      然后,他就知道后果了,被六号与九号打进土层中,好半天才上来,再也不敢乱语,认真严肃起来。
  
      其实,他是想缓和下气氛,因为,他看到那道背影的真实感受却是,孤独与凄凉,非常的压抑。
  
      “难道这个人也在渡?”楚风很认真地请教。
  
      “是,也在渡!”九号点头。
  
      楚风仔细思忖,那个人坐在铜棺上,沿着河流而下,路过一界又一界,看着染血的落日,看着诸天万界流血漂橹,在光阴河流中远去。
  
      这也是渡?
  
      楚风胡思乱想,然后,他又想到了那口空棺,这是为谁准备的,怎么还空了一口?
  
      而且,三口棺以前还曾是一体。
  
      “都说,道生一,一生二,三生万物。这铜棺也是生一,生二,生三口棺,也就是说葬着你我他万物?”楚风说完,又赶紧后退,还真怕再刺激到九号与六号。
  
      “这铜棺的名字中有三这个字。”九号答道。
  
      楚风狐疑,这有什么秘密,还剩下一口空棺,如今在哪里?
  
      他开口道:“以后有机会一定捞起来,我看一看它到底有什么秘密!”
  
      “你就不用想了,肯定跟你没关系,你见不到最后一口棺!”六号说道,然后他就不耐烦了,恨不得楚风立刻消失。
  
      “九师傅,六师傅,我还有各种问题,都一并帮我解答吧,再说,刚才的问题你们都没说清楚呢!”楚风不甘心,还不想走。
  
      这两人太对他保留太多,不肯透露秘密,让他如同百爪挠心般,真恨不得能够镇压这两个老头子。
  
      “铜棺中到底是谁?”楚风问道。
  
      “你都说了,是你我他万物!”九号嘿嘿笑道。
  
      “武疯子有多强?”楚风发问。
  
      这个问题太跳跃了,让九号与六号都发呆,刚才还在谈铜棺说禁地,怎么一下子就问到武疯子那里去了?
  
      一切都是因为,楚风看出来了,要不到经书,问不到最紧要的秘密,与其如此,还不如现实一些,问当世的一些较为严重的现实问题。
  
      他早晚会和武疯子一脉的人遇上,注定会交手!
  
      “很强,永远不要低估那个小疯子,有天赋,有毅力,这次他出动的只是一件兵器而已,不是真身,而禁地都出动了强者自己的肉身,你可以想象,那个疯子一旦出关,境界层次会有多么的强。”
  
      九号严肃的告知,他跟武疯子的那缕精神操控的兵器交过手,深知当世武疯子的真身若是出世,会何等的厉害。
  
      与此同时,极北之地,某一片区域中,像是天地铜炉在焚烧,在熬炼一个生灵,在迷雾中,有一双巨大的眸子在开阖,极其可怕,让天地都要崩塌了。
  
      最后,那双眸子又闭合了,沉寂下去,武疯子不曾出关!
  
      “祖师的兵器受损了,第一山竟这么厉害?!”
  
      “无妨,等祖师真身出关,境界一定要高上一两个数量级!”
  
      他的门下很自信。
  
      但是,也有人忧虑,已经得到消息,那通天剑气凿穿了几个禁地,若非独脚铜人槊提前退场,估计这里也会遭波及。
  
      “那道剑气不属于第一山,过去也就过去了,不会再出现,而且,你们真当吾师不会走到那一步吗?”
  
      武疯子的大弟子开口,很有信心,他像是知道一些事。
  
      “不必忧虑!”这时,那雾霭缭绕的深处,传来了武疯子的声音,居然很平和,没有一点的烟火气。
  
      但是,却也让人感觉到,诸天都要炸开了一般,有一股磅礴的血气在那坐关地起伏,太骇人了。
  
      “师傅,那一剑可以超越吗?!”武疯子最小的弟子,一个白发丽人问道。
  
      “在我还年少时,吾师曾在追求那种境界!”武疯子开口。
  
      当听到这种话语,所有人都呆住了,他们的祖师,他们的师傅,武疯子居然第一次提及其师,难道……还在世上?!
  
      一瞬间,这片地带所有人都被镇住了,而后,感觉血液奔涌,在体内轰鸣,忍不住颤栗。
  
      “那师傅您呢?”
  
      “我们都还在路上。”武疯子答道,他在复苏!
  
      ……
  
      楚风被驱逐,九号与六号实在受不了他,就没见过这么没羞没躁的人,最后将他直接给扔出去了。
  
      “诶,九师傅,你们还没有解惑完毕,我还有很多问题请教!”楚风在第一山外挥手,恋恋不舍。
  
      九号与六号见他不消失,他们两人自己消失了,再也不搭理他。
  
      远处,各方进化者,有来自阳间各大家族的,也有来自三方战场的,还有来自各大报纸期刊的,都很无语。
  
      第一山外来了太多的人,都在打探消息,见到这一幕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当然,也有很多人都生出异样之色,毕竟,不久前九号曾亲口说过,没教过楚风什么,第一山不适合他。
  
      这当中另有隐情,还是揭示了什么?许多人都在胡思乱想。
  
      楚风走出来后看着众人,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怯场,他很霸气,也很强势,道:“都散了,我第一山不喜欢被人围观!”
  
      然后,他又直接明言,他正式出山了。
  
      “黎是我师兄,当年看谁不顺眼就揍谁,谁哪个禁地得瑟,就放一把火烧谁,从此以后,我要发扬光大第一山的这种风格,就此秒天秒地秒尽对手!”
  
      这可真是大言不惭,楚风这完全是在扯虎皮作大旗。
  
      不然的话,他就危险了,九号消解他身上的光环,早先说过的那些话可能会给他造成灾难性的影响。
  
      此外,他也没想着立刻离开呢,而是很淡定的对齐嵘天尊开口,要去三方战场,要去秘境收割造化。
  
      这个时候,他还真不甘心直接跑路,反正又一次扯虎皮了,赶紧藉此最后的机会去收取属于他的东西。
  
      不然的话,时间流逝,他以后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轰隆!
  
      金虹横空,银光倾泻,楚风随着众人回归三方战场。
  
      他想各种暗中联络与成全一些故人,但是发现都不太合适,没什么机会,不过早先倒是有过约定,希望那些人都会进秘境。
  
      到最后他通过羽尚天尊,倒是和青音仙子上联系上,并暗中碰面。
  
      “我再问一次,你怎么想的?!”在羽尚天尊的大帐中,楚风很严肃的问青音仙子。
  
      他想进行最后一次的努力,如果对方不认,不承认是小道士的娘,今生就此别过,就此算了,他彻底放弃。
  
      该做他也已经做了,不想让这些事成为进化路上的羁绊。
  
      楚风来到青音仙子身边呢,看着她,等待回应。
  
      青音,风华绝世,一身雪衣,青丝披散,面孔莹白,眸子深邃,她空灵出尘,称得上绝美,艳冠人间。
  
      但是,现在她很平淡,也很冷静,漠然地看向楚风。
  
      楚风上火,想到小道士,又想到当年的秦珞音,再看到现在漠然而超然的青音,他一把搂住了青音仙子雪白的颈项,道:“醒来!”
  
      青音震惊,霍的看向他,居然如此亲密地搂她脖子?!

Ps:书友们,我是辰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