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点道为止 > 第225章 敌友不分 深不可测伯仲间
    龙面具的年轻人出现在苏劫面前。
      苏劫知道,这个人肯定是来找自己的。因为对方的精气神完全锁定了自己,就如那天遇到张洪青一样。
      眼前这个人,可能比张洪青要稍微逊色,但绝对不在自己之下,也是“活死人”境界的强者。
      而且还是个年轻人。
      此时此刻苏劫的感知和眼力比起和张洪清一战之时也厉害了许多,一来是他从张洪青的战斗之中汲取了不少经验,二来他跟随张年泉学习了九宫大禹雷部正法,对于天地人三才的感觉更加深厚了一层。
      四周的环境对于他来说,有一种共鸣的感觉。
      环境可以告诉他很多东西。
      但他隐隐约约感觉到,眼前这个龙面具的年轻人对于环境的亲和力也不在自己之下。
      “苏劫?”龙面具年轻人问。
      “你是?”苏劫问。
      “没什么,接招吧。”龙面具年轻人确定之后,也没有继续说下去,突然出手,拳头已经到达了苏劫的面前。
      他带着手套。
      那手套不是皮质,似乎是某种金属丝质,十分坚固,拳头到达苏劫脸上的时候,一阵铁腥味充满了整个鼻孔。
      如果苏劫不躲闪,结结实实挨这一拳,整个人脑袋都会被打扁。
      这是杀招。
      苏劫面对如此凶险的拳头,神意动作,全身猛的一缩,手臂抬起,格挡住对方手腕,进行截击。
      在这截击之下,苏劫浑身如日月升腾,浑然天成,自然自在,一种气势和周围配合十分密切。
      但是,这龙面具青年的铁拳突然一转,如枪扎向了苏劫的胸口,这拳变化莫测,就如机器一般的计算精密,有一种风恒益的味道。
      但是,他比风恒益的技术还要高明一些。
      拳法随意变化之间,如春雨滋润万物,如雷霆震荡天下,如狂风横扫落叶,如鬼神降临人间。
      忽正忽邪,忽刚忽柔,忽阴忽阳。
      在瞬间之间,苏劫和这个龙面具青年就交手了三四个回合。
      龙面具青年一直在保持进攻姿态,可也没有把苏劫给击垮。
      但苏劫也找不到任何机会进行反击。
      在龙面具青年的压制之下,苏劫还处于了下风,但远远没有面对张洪青这么吃力。
      砰砰砰......
      两人胳膊相互碰撞,如两根大铁棒在击打,居然隐隐约约有铿锵之声。
      唰!
      两人胳膊纠缠在一起,相互擒拿,力量居然暂时也不相上下,在直接角力的过程中,两人突然出腿。
      吧嗒!
      各自的腿都蹬到了对方的小腹之上。
      苏劫整个人好像被一股力量打飞,狠狠的撞击到墙壁上,背后的砖头都碎裂了几块。
      而龙面具青年也并不好过,身体连连后退之间,腹部里面发出来了轰鸣,也或多或少的受了一些伤害。
      两人同时受伤。
      “有点意思。”龙面具青年拍拍自己的小腹上面灰尘,再次出手,脚步一滑,又到了苏劫面前,五指如勾,抓向了整个面皮。
      苏劫这个时候还没有恢复过来,身体素质居然还不如这个龙面具青年的恢复速度。
      此时此刻,正是苏劫力软筋麻,旧力断绝,新力未生之时,龙面具青年的掌握恰到好处,一击必杀。
      这不是开玩笑,而是真正的杀招。
      对方是冲着杀自己来的,招招夺命。
      苏劫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也不知道这龙面具青年什么来历。更不知道对方为什么要杀自己,可现在也没有心思想什么理由。
      铁爪已经临身,到达了苏劫的脸上。
      一旦抓中,整个脸都会面目全非,死于非命。
      对方带的是金属丝手套,威力更大,不怕刀剑,一双铁爪,断绝一切生机。
      嗡............
      眼看生命即将逝去,苏劫整个人进入了时间停止的状态,他心中涌起来了一阵感觉,那就是自己不可能会死在这里。
      这是强烈的自信,也可以说是窥视到了未来的某种命运。
      “我不会死!”苏劫的内心深处,就是这样一个念头:“只要我自己不想死,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可以夺走我的性命,哪怕是老天爷都不可能。”
      这种强烈的情绪诞生的刹那,使得他身体也一下获得了某种力量。
      情绪刺激,可以使得内分泌陡然变得无比旺盛,从而使得身躯出现比打兴奋剂还强烈的反应。
      轰隆!
      苏劫弓如虾,起如弹,手提大地,操纵日月。
      一把“锄镢头”已经打出。
      这把“锄镢头”的意境和以往完全不同,充满了对生机的渴望,就如坟墓里面的死尸突然复活,伸出手掌。又如干枯的大地涌出来泉水,更如雷击的焦炭漆黑木头发出来了嫩芽。
      从死到生。
      啪!
      此把“锄镢头”已经打在了龙面具青年的手掌上。
      那金属丝手套居然一下裂开。
      两掌再次打在了一起。
      龙面具青年似乎一惊,没有料到苏劫可以发出来这么一击,他手掌上已经出现了鲜血,被苏劫一把打裂了手套和皮肤。
      然而苏劫的手也不是很好,上面也流血不止。
      两人的手掌再次受伤。
      “不错,不错。”龙面具青年说出来了两句话,身躯忽然后退:“下次再来找你。”
      然后,他直接退入了漆黑的巷子之中,来得快,去得也快。
      苏劫赶紧包扎了下自己的手掌,思考这个人是谁。
      这场比试来得莫名其妙,对方上来就杀自己,然后直接离开,杀手似乎也不是杀手,开玩笑也不是开玩笑。
      如果是杀手的话,必然未达目的,不择手段,不可能就这么离开,而且苏劫可以感觉得出来,杀手的那种态度,就是要杀了你的那种极端心态。
      但如果是朋友开玩笑的话,苏劫察觉,这个龙面具青年招招夺命,如果自己抵挡不住,那真的会丧命,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这青年非常强悍,强得不可思议,身体素质、战斗经验都在自己之上,也不知道是谁训练出来的。
      比如风恒益,在提丰训练营中,打娘胎里面就开始训练,但也没有到达这个龙面具青年的程度。
      能够把他训练成这个样子,简直就是奇迹。
      苏劫想想也不敢相信。
      但对比自己,他倒是又相信了。
      自己在一年多前才是个身体素质达标的普通中学生,体育成绩都不拔尖,可现在已经成为了绝顶人物,甚至作为了世界巨富拉里奇的保镖,深得对方信任。
      这可谓是奇迹中的奇迹了。
      “此人的实力在我之上,可以打败我,但想杀死我还是很困难的。而张洪青想杀死我,我只有侥幸才可以逃脱得了性命。”苏劫再次遇到了龙面具青年这个强敌,等于是输了一招,但他并没有任何的气馁,反而是欢喜,因为自己再次获得了和绝顶高手交流的经验。
      这一战之后,苏劫并没有再闲逛,而是回去处理自己的伤口,再度进行微创手术的治疗和检查,极其严谨。
      经过了一系列的精密检查和微创手术之后,苏劫确定自己身体不会出现问题,这才放心下来。
      现在他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体非常宝贵,是渡过苦海的木筏,一旦损坏,就会中途沉没,永远沉沦苦海。
      所以,他现在对于自己身体的保护非常细致。
      如果回国之后,他肯定没有了这样的医疗水平,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回国,不留在拉里奇这里。
      保护拉里奇的生命安全,他责无旁贷,但如果帮助他们研究很深的成果,苏劫还是内心深处很不希望。
      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学习,苏劫对于自己的科研能力还是很有信心的。
      哪怕是在国内,假以时日,他也能够研究出来一些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辞别了拉里奇、张曼曼等人,踏上了回国的旅程。经过一天一夜的时间,等飞机降落,他已经到了B市的国际机场,甚至都没有回家,就来到学校报到。
      他现在也算是个小富翁了,账户上有拉里奇给的薪水,一共有一百五十万美金。是他保镖的费用和实验数据购买费。
      拉里奇要获得他身体的各项运动数据,拿他当小白鼠做研究,是要进行付费的。
      换算成人民币,他现在也是千万富翁,而且还是现金。
      但这对于他的最初目标来说,仍旧是杯水车薪,他的目标是想在S市给父母买套大一些的房子,千万远远不够。
      李小真的那套大面积房子就是五千万之多。
      “可惜,姐姐的消息还是没有能够打听出来。”这个寒假苏劫过得是很有意义,经过了许多事情,功夫和体能都有很大进步,还赚到了千万巨款。可最重要的事情一个都没有办成,没有确认姐姐位置,也没有能够让张曼曼获得蜜獾安保董事会的职位。
      “看来,要解救姐姐,只有想其它办法了。”苏劫走入宿舍中。
      正好寒假结束,宿舍的人都回来了。
      谭大世、林汤、王顺正在聊天,兴高采烈,尤其是谭大世,说得是吐沫飞溅。
      但三个人看见苏劫进来,都愣住了,脸上出现了不自然的神色。
      “你们三人懈怠了,放寒假没有按照规定作息。”苏劫一眼就看出来这三个人为什么脸色不自然。
  

Ps:书友们,我是梦入神机,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