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点道为止 > 524 生命磁场 西方认知也相同
苏劫出门,前往D市,再次回到明伦武校那边去。
  
  在出门的时候,他再次看了一下自己实验室这个基地的气数,发现无数的赤红色气息蒸腾,到达半空中,汇聚成华盖,坚实有力。
  
  不过,这华盖有个支柱,是纯粹白色,支撑起了所有,一旦这个支撑失去,那么整个绚丽的华盖就会崩溃,烟消云散。
  
  白色的华盖支柱就是自己的气数。
  
  整体来说,苏劫开创的这个事业,也就是科研基地还处于蒸蒸日上的势头,人才辈出,很多学术理论和科学成果也在其中开始酝酿,不过这是在苏劫这个主心骨之下,大家才心安理得的做事,才有凝聚力,不但就树倒猢狲散,各自为政了。
  
  其实苏劫现在的情况和提丰差不多,提丰里面无数的枭雄之辈,但有了提丰先生镇压一切,这些枭雄也只有俯首帖耳,如果提丰先生一旦死亡,那么天下不知道几人称帝,几人称王。
  
  苏劫一倒,首先许德拉立刻就会起很多异样的心思,唐云签也不会和张曼曼精诚合作,张晋川也会自立门户,各自都是惊才绝艳之人物,又怎么会屈居人下?
  
  苏劫所看到的这个气数,都是精神世界形成的感受,而不是真正的实体,在物质层面上根本没有,也不可能被任何科学仪器所检测到。
  
  他发现气数稳固,暂时没有什么漏洞,于是乎才安心离开。
  
  的确,他已经把B市的许多大世家都联络好了,渐渐凝聚成铁板一块,成了类似于地头蛇的存在,哪怕是过江强龙,也未必能够压迫得住他。
  
  不一会儿,他就从B市到了D市。
  
  刚下飞机,张曼曼的车就在机场等待他。
  
  张曼曼被他从美国叫了回来,在D市这边也布局了一些公司产业,倒有一些势力。
  
  这次张曼曼开的是一辆颇为豪华的越野,不再是那个破破烂烂的五菱面包车,动力十足,一上车就绝尘而去,直接开到了镇子上面,远远望去,明伦武校的那山上木塔赫然在眼帘之中出现,远处群山之中层层叠叠的寺庙,还有诸多新修建的建筑拔地而起,新旧结合在一起,展现出来了古典和现代交织的一种意境。
  
  唯一不同的是,此地对功夫的热情是愈演愈烈。
  
  “你看,在那边的山脚下,有个大投资商买了大片土地,在开发新建功夫影视城。”张曼曼指着远处,是一片大工地,有一些建筑也起了雏形,亭台楼阁,廊檐飞拱。
  
  “你看这里的气数如何?”苏劫问。
  
  张曼曼在他的帮助之下,直接打破障碍,修炼到达活死人之境界,现在看来,这些日子进步也非常巨大,尤其是体能上的进步,几乎可以说是脱胎换骨。
  
  张曼曼非常年轻,身体素质还有巨大的成长空间,不比一些老年人,就算是勘破世事,到达了活死人的境界,体能也增加不了多少,最多是多活几年而已。
  
  “其实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张曼曼观察了一会儿:“气数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它到底是不是客观存在?”
  
  “问得好。”苏劫点头:“能够问出来这个问题,代表你的境界到达了一种探寻世界真理的层次。”
  
  “你为我解答一下。”张曼曼道:“我观察这里的气数,无数鲜红色的气息从很多地方之中升腾而起,到达了天空之上,聚散无常,又降落下来,渗透进入大地之中,在大地深处,形成了一条好像血龙的河流,张牙舞爪,似乎随时都要冲破大地,升腾出来,破空飞走。我知道,这些鲜红的气息,就是每个武者的求武之心的精神力量。而那条在大地之中凝聚成形体的血龙,就是此地的武运龙脉。这大约就是我眼中所看到的此地气数,和你眼中所看到的是不是相同?如果这气数是客观存在的,那么你眼中的气数和我眼中的气数那是一模一样。比如这个手机,我眼中看到的是这个样子,而在你的眼中,也肯定是这个样子。那么我们的感官能够造成共识,这手机就是客观存在的。”
  
  “我眼中的气数和你不同。”苏劫道:“我看到的气数不是鲜红色,而是带着各种各样的颜色,有一种历史古老的苍白色,那是此地本身的古老文明,还有淡黄色带着檀香的味道,那是此地禅宗祖廷的禅文化韵味,另外,武者的求武之心所产生的精神气数,有很多种,有暴戾者是黑色,有平和者是青色,勇猛精进者那是红色,汇聚在天空之上,渗透进入地底,则是一种无形的淡色。我们所看到的气数不同。”
  
  “那么气数这东西就不是客观存在的了?”张曼曼问:“那它就是一种各人对事物的认识,在头脑之中构成的一种精神估值?一个地方的气数,它是综合了此地的经济,人文,地理位置,历史发展的底蕴沉淀,加上现在实际发展的情况和未来的展望,综合这些种种因素考虑,一个高明的人,会对这个地方在大脑之中做一个图形数据的总体评估,这个评估就是望气。评估的结果,就是气数?”
  
  “不然。”苏劫道:“气数是客观存在的,并不是你所认为的评估,就如我们看地球一样,在古时候,人们认为脚下的大地是四四方方的,后来认为是个球体,但现在根据科学的测量,认为地球是一个不规则的鸭梨。又如盲人摸象,有的人人为大象是蒲扇,那是摸到了耳朵,有的人认为石柱子,是摸到了腿,有的是认为一条蛇,那是摸到了鼻子。但你能够说大象不是客观存在?只是我们也有可能都没有看到气数的全貌而已。气数是一种和我们维度不同的展现方式。”
  
  “那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张曼曼道:“我这个站在这里,任何人看见我,都有一个直观的形体。但我还有另外一种观察方式,那就是把我的身高,体重,臂展,心跳,血压,面部五官汇聚成庞大的数据。根据这个数据的综合,也可以知道我究竟是个什么人?”
  
  “可以这么说。”苏劫点头:“事物的表现形式有很多种,可以用感官来表达,也可以用数据来表达,我们所看到的万事万物,只是我们人类大脑之中构成的认知而已。比如我看你,是活生生的血肉,四肢。但电脑来识别你,其实你就是一团数据而已。我们人类的直观所看到的形体,那是我们人类,或者是灵长类动物独有的世界观。也不能够认为我们人类所看到的就是对的。气数这东西,很有可能是人类再次进化到高级之后,看世界的一种方式而已。高级生命看世界,也许就是以气数的形势来看。因为气数之中包含着过去现在未来,而我们普通人类的感官来看世界,只是现在的情况而已。”
  
  “我似乎明白了很多道理。”张曼曼点头,到了她现在这个境界,需要的就是在某种道理上的突破,在她的精神世界之中,一些想不通的问题都是阻碍,把阻碍去掉,精神世界就可以更加丰富扩大。
  
  “真是精彩。”
  
  就在苏劫和张曼曼对话之间,一个老外走了过来。
  
  这个老外是个高大的白人,棒球帽,牛仔裤,戴着大墨镜,整个人的体型如一头蛮牛,体内蕴藏着惊人的爆发力。
  
  但他的气质并不是很野蛮,而是非常温和,没有什么攻击性,让人有一种自然清静的感觉。
  
  “想不到我在这里,居然可以听到这么精彩的言论。”老外的中文说得很好,透过墨镜,苏劫仍旧可以感觉到他眼神的犀利。
  
  “原来是牛血先生。”苏劫笑了:“怎么?您也有兴趣来这里感受功夫之乡的魅力?不如我做导游,带你到处走走吧。”
  
  “你认识我?”这下轮到这个高大的白人一愣,目光更加凌厉,似乎要把墨镜都燃烧起来。
  
  “许德拉是你的属下,时常和你互通消息,我又怎么不知道你?”苏劫道:“再说了,我们这个级别的人,相互感应都非常灵敏,直觉超凡。我想我的行踪早就被你盯上了。毕竟,许德拉是你们牛血社之中最为重要的人才,你不会轻易放弃的。”
  
  “你抓捕了许德拉,本来我是想报复。”牛血先生道:“不过蜜獾先生给我发来了信息,和我仔细的商谈了很久,我打消了这个念头,但我不相信他所说的话,所以要来亲自看一看你。是不是真如蜜獾先生所言,你的实力真的可以和提丰先生抗衡。”
  
  “恐怕也不是看我这么简单。”苏劫道。
  
  “没错,这里的生命磁场似乎即将处于一种爆发状态,我来这里看看,能不能够获得一些好处,每次一座城市,一个地方的生命磁场大爆炸,都会产生真正杰出的,划时代的人物,比如曾经的佛罗伦萨,在文艺复兴时期,生命磁场大爆炸,终于酝酿出来了达芬奇这样的巨匠。”牛血先生道。
  
  

Ps:书友们,我是梦入神机,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