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血狱江湖 > 第二十三章:真假难辨 1
林屹将剑扔了,凤连城几名亲信立刻上前想擒拿林屹,想将他控制在他们手中。但是却被林屹用内力震出。
  
  林屹道:“既然上官将军和陆将军担保,我只对二位将军束手就擒。”
  
  众将便看向上官明弘和陆霸。
  
  二人就上前各自出手,各封了林屹几处穴道。
  
  林屹整个人再动弹不了。
  
  然后在熊展等人监督下,又将林屹用手臂粗的铁链缚了。暂且投入鹿城石牢中。
  
  上官明弘命军入城以引起凤连城部下疑心。陆霸又是凤连城死对头陆相爷的人。所以凤连城部下将领担心林屹“意外”逃脱。
  
  经过双方协商,双方各派人五十人看守林屹。
  
  上官明弘派田英亲自看守。
  
  凤连城尸体则净身,缝合伤口先收敛入棺。
  
  待明日运送回京师举行国葬。
  
  上官明弘和熊展又写了折子,命八百里快骑去京师奏报皇上。
  
  安排好这一切,上官明弘语重心长对熊展道:“熊将军,你是凤大将军得意门生。一直视如凤大将军如亲父。他被刺杀,我知道你心里难过。我心里也不好受。但是你我都受皇恩,又身负天下百姓厚望。这节骨眼上,我们得精诚团结。现在强敌刚退,我们得收复失地,彻底驱敌于域外。所以明日大军开拔计划不能变……”
  
  尽管凤连城死了,在皇上未下旨任命新主将之前,按贯例是先由上官明弘接替凤连城职位掌控三军。
  
  但是凤连城的人占了多数。
  
  上官明弘就担心群将激愤生事。
  
  所以他处事也得谨慎小心。
  
  尽量在不节外生枝的情况下掌管三军。
  
  熊展也是知轻重的人,虽然凤连城的死对他打击不小。但是也不会因此误国家大事。不然日后他脱不了干系。
  
  熊展道:“我可以听命将军,明日同将军率军收复失地。但是有一事,将军得依我。”
  
  上官明弘道:“你说。”
  
  熊展道:“明日我们开拔,陆霸也要押林屹回京。但是陆霸是陆相爷的人。凤将军与陆相爷是多年死对头,上官将军你也清楚。凤大将军死了,他们不知有多高兴呢。我担心陆霸在路上制造机会让林屹跑了,所以我得让袁恢率一支军马跟随。一为护送大将军棺棂。二来共同押解林屹。无论到何城何地都一同看管。直至押解到京。”
  
  上官明弘为让熊展听命,他不假思索道:“好!就按熊将军说的办。”
  
  熊展去后,屋中只剩上官明弘。
  
  终于将凤连城杀了,他也一步一步掌控兵权,上官明弘真是欣喜之极。
  
  此刻只有他一人,上官明弘再不掩饰激动心情,他放声而笑。
  
  上官明弘自语道:“凤连城啊,你利用林屹牵制北府,免去内患。这一招棋走的高明。但是你又惹了林屹,实在是一招臭棋。林屹此人,如果被惹怒,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他不敢做的。就算弑君,他也能做得出来。而我知人善用放下姿态与他称兄道弟,他便为我两肋插刀了。不光替我解了凤翔之危,又送你上了西天。可以说是林屹成就了我。论斗智,凤大将军你不是我对手。哈哈……
  
  ……
  
  尽管凤连城手下亲信和将领们不甘心,但是林屹有皇上手谕,又有上官明弘担保,他们也是无可奈何。
  
  赵篱更是不甘心。
  
  身为凤连城最信任的人,凤连城对赵篱可是不薄。赵篱更是背靠凤连城这棵大树收敛钱财为所欲为。平心而论,赵篱对凤连城绝对是赤胆忠心。
  
  所以他得想办法将林屹杀了为主子报仇。
  
  赵篱在凤连城棺前哭了一顿。趁熊展来棺前拜祭时候,赵篱请熊展进屋中。赵篱把门关上便“扑通”给熊展跪下。
  
  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如果凤连城活着,熊展这一干将领还得讨好赵篱呢。现在凤连城死了,赵篱地位也一落千丈了。
  
  赵篱一把鼻子一把泪哭道:“熊将军,凤将军竟然在庆功宴上被林屹暗算!一身盖世武功都未来得及施展,凤将军死的太冤了……凤将军待你我不薄,没有凤将军也难有你我今日荣华富贵,还请熊将军一定将林屹杀了。不然林屹定会逃脱。那凤将军可就白死了……”
  
  熊展让赵篱起来,他道:“赵兄,那依你之见呢?”
  
  赵篱道:“林屹现在被囚禁,正是杀他好机会。熊将军可带兵入大牢将上官明弘的人控制,然后将林屹杀了。熊兄,这可是唯一杀林屹机会了。”
  
  熊展心想,这样一来,岂不是无视圣意。
  
  弄不好会葬送了自己前程。
  
  熊展便道:“赵兄,林屹手上有皇上亲笔手谕,上官明弘又担保将他送京城。而且现在上官将军兵马也入城了。我也无能为力了。现在只能是把林屹送到京城让皇上发落了。你放心,我已安排好了,我会派袁将军率一支精兵一起押送。林屹跑不了。还有,林屹最终也是难逃一死的。他犯的可不是一般罪,当众杀了凤大将军,百官必震怒,也怨必沸腾,皇上就算再糊涂,也得安抚民意给天下人一个交代。所以林屹必死!”
  
  熊展说罢,便先离开,安排明日大军开拔事项去了。
  
  熊展去后,赵篱大骂他为保前程忘恩负义。
  
  骂了一通,赵篱恨声道:“林屹,我绝不让你活着离开鹿城……”
  
  ……
  
  此刻,林屹被五花大绑关押在鹿城石牢中。上官明弘和熊展两方百人看管。牢房周围还驻守一千兵将确保万无一失。
  
  林屹坐在牢室中,心想弟弟和呼延钰儿此刻已经在奔向凤翔城的路上了。到了凤翔,便可与曾腾云他们汇合去飘零岛了。
  
  弟弟和呼延钰儿终于大仇得报,二人又相认了,此刻他们一定非常快乐。
  
  想到这里,林屹脸上也露出欣慰笑意。
  
  至于自己身死,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动手前,他已经将生死置于度外了。
  
  只要能保住弟弟和亲妹子一样的呼延钰儿,就算他死又如何。
  
  负责看押的两个头领。一个是代表上官明弘的田英,还有就是代表熊将领曹治。二人不时打开牢门的小铁窗朝里看下林屹。
  
  每次,曹治目光都充满恨意。
  
  田英的目光,则充满敬佩。
  
  牢房外的廊道中,立满双方的人。
  
  廊道入口铁门被就在这时候被敲响。
  
  廊道中的人都警惕将目光投向那道铁门。
  
  田英示意守在门口的人将门打开。
  
  就在铁门开后,牢房内的林屹听到外面的人惊呼。
  
  “天啊……凤……凤将军……”

Ps:书友们,我是天雨寒,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