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天域武神 > 第一千三十二章 黑色牢笼

      施展天刃幻变之后,墨风没有任何的犹豫。之间便是极致的运转武元,凝聚力量。环绕在他身上的淡金色的光芒,不过片刻便是将他给淹没了。看这架势,他很显然是要施展出天刃三式的第二式——天刃灭世!
  
      黑袍男子将墨风施展的天刃灭神所凝结的剑芒完全击碎之后。以为墨风已然已经完全没辙了,在他的认知里。天刃三式虽然强大无比,但以墨风武神的修为,能施展出天刃灭神已然到顶了,至于第二式天刃灭世。
  
      即便是半步神君,也只是可以勉强施展出来罢了。而第三式天刃灭天,那更是属于传说之中的招式,墨风更加不可能可以施展。
  
      然而此刻。一股危险的气息却是从墨风的身上传出,让黑袍男子为之不由一愣。看向此刻已然被淡金色光芒淹没的墨风。
  
      铮!
  
      黑袍男子看向墨风的瞬间,剑鸣声响起。只见将墨风淹没的淡金色光芒刹那间凝聚到墨风手中的武元天刃上。随着他的一掷手,武元天刃霎时破空飞出,来至黑袍男子身前便是突然间消失不见。
  
      “不好!是天刃灭世!”两名神皇境界的灵魂体几乎在同一时间惊叫起来,脸色骤然大变,同时没有任何犹豫,惊恐的连续施展瞬移向外撤去。
  
      两名神皇境界的灵魂体可以向外逃去,但是黑袍中年男子却是不可以,墨风岁施展的天刃灭世已然牢牢锁定了他。
  
      轰隆隆!
  
      两名神皇境界的灵魂体离开之后,这一方天地便是忽然之间裂开,随即便是裂开一道道裂痕。
  
      黑袍男子见状,知道再不做出防御,那麻烦就大了。
  
      只见黑袍男子浑身一震,旋即便是双手快速交错结印,环绕在他身上的黑气顷刻间将其淹没。随着黑袍男子手印一推,将其淹没的黑气顷刻间凝结成一层光膜,将其牢牢保护起来。
  
      铮!
  
      铮铮……!
  
      也就在黑袍凝结成光膜的瞬间,一道道剑鸣之声破空响起,随即从虚空裂痕激射出一道道绚丽夺目的淡金色剑芒。
  
      嗤!
  
      嗤嗤!
  
      淡金色的剑芒,击在黑袍男子凝结的皇者结界,化为一道道涟漪,消失不见。
  
      不过,黑袍男子所凝结的皇者结界,怎么肯能与封印他的封印结界相比拟,那个结界尚且不能抵挡墨风所施展的天刃灭世,黑袍男子又怎么可能抵挡得住。
  
      数十息之后,黑袍男子那抵挡了不知道多少到剑芒的皇者结界终于是寿终正寝,破碎了!
  
      但是即便如此,淡金色的剑芒要想伤到黑袍男子,也是不可能。
  
      他的手中,不知道何时已然多出了一柄长剑,长剑随着他的挥动,激射出一道道剑芒,与从虚空裂痕之中而出的淡金色剑芒两两抵消,消失不见。
  
      不过,虚空裂痕激射出的剑芒,四面八方,铺天盖地,黑袍男子有怎么可能全部抵挡得住。终于是有一两道剑芒突破了黑袍男子的防御,在黑袍男子的身上。
  
      淡金色的剑芒甚是强大,即便是半步神君,乃至神君,被击中之后,也是要被击穿身体。但黑袍男子既不是神君,更加不是半步神君,而是至高无上的神皇,虽然修为有所受损,却也不是这淡金色的剑芒所能击穿的,只是将她击得节节败退罢了。
  
      片刻之后,虚空裂痕终于是没有再激射出剑芒。此刻的黑袍男子已然显得甚是狼狈,身上甚至是出血了一道道细小的伤痕,鲜红的血液,从伤痕之中缓缓流淌而出。
  
      不过,黑袍男子并没有去理会身上的伤痕,而是全力快速的挥动手中的长剑。长剑嗡嗡作响,爆发出耀眼的光芒。
  
      轰!
  
      一道巨声响起,这一方天地的虚空爆炸了,形成的毁灭性力量。刹那间摧毁了一切,也经黑袍男子给吞噬了。
  
      整整一刻钟的时间,虚空爆炸所形成的风暴才过去,上万里的地方,在这一次的虚空爆炸之中化为荒漠,黑袍男子也是失去了踪迹。
  
      墨风凌空而立,目光不断在搜寻黑袍男子的踪迹,他可不认为。自己施展的天刃灭世可以黑袍击杀,如果等他的修为达到神君境界,天刃残魂恢复到八成,那么或许还有可能。现在。绝无可能,能击伤黑袍男子已经是最大的限度了。
  
      目光搜寻没有发现黑袍男子的踪迹,墨风便是急忙的运转武元,以感应力寻找黑袍男子的踪迹。
  
      他必须尽快的找到黑袍男子,现在施展天刃幻变暂时提升实力的时间还未过去。虽然刚才施展天刃灭世已然消耗了大部分的武元。但现在余下的武元,依旧可以支撑一段时间。
  
      只是,墨风以感应力搜寻了一遍又一遍,却是依旧没有发现黑袍男子的踪迹。不免有些着急了。
  
      唰唰!
  
      两道身影忽然而至,落在墨风的身旁。赫然是之前远去躲避墨风攻击的两名神皇境界灵魂体。
  
      “他呢?”来至墨风身边之后,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急忙问道。
  
      “我也在找他!”墨风随口回应了一句。继续寻找黑袍男子的所在。
  
      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当然也是知道墨风为何如此着急寻找黑袍男子,说道:“不要找了,以我们的修为,他若想躲,我们怎么可能找得到。想要他出来,唯一的办法就是离开这里!”
  
      “离开?”墨风和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闻言,皆是不解的看向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有种认为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说错话的感觉。
  
      “对!离开!”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语气坚定的说道。
  
      “哦?我明白了!”稍稍思索之后,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终于是明白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的用意。
  
      “走!”
  
      墨风还未明白当中道理,却已然被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一把拽起,飞快的向着死亡绝地之外飞奔而去。
  
      唰!
  
      但三人并未走多远,便是被一道身影挡住了去路。墨风定眼一看,这挡住他们去路之人,赫然便是黑袍男子。
  
      此刻的黑袍男子,显得异常之狼狈,虽然身上的伤痕已然完全愈合,但是从他变弱的气息便是可以知道,在墨风刚才的攻击之下,很显然他已经受伤了。
  
      看到黑袍男子的出息,墨风也终于是明白了,为什么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说只要自己几人离开,黑袍男子便会现身,很显然,黑袍男子是不可能放他们离开的。
  
      如果刚刚自己真的留在原地继续搜寻黑袍男子的踪迹而浪费时间,而黑袍男子却是利用这一段时间恢复,那么待黑袍男子再度现身,那么就是自己的麻烦就大了。
  
      “没有我的同意,你认为你们可能离开这里吗?”黑袍男子冷声道。
  
      “之前或许不能,但是现在,一定可以!”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说道,话音还未落下,便已然出手了,身影一闪便已然来至黑袍男子的身前。
  
      嗖!
  
      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出手了,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自然不会落后,也是紧随这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出手了,他的速度,也不必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满多少,在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来至黑袍男子身前之时,他也已然紧随而至。
  
      轰!
  
      就在两名神皇境界的灵魂体出手了数息的时间,忽然一道巨声,三道激战的身影霎时分开,各自都飞出十数里。
  
      这一次激战之后,两名神皇境界的灵魂体脸色更是苍白了,而黑袍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显得更是狼狈了。
  
      这一切,从开始得的很快,结束得也快,墨风还未反应过来,整个过程不过是数息的时间罢了。
  
      “你们认为这样就可以打败我吗?天真,本来打算留你们其中的一人当我的奴仆,为我办事,但你们既然都如此想死,我就成全你们。”黑袍男子杀气腾腾的说道。
  
      两名神皇境界的灵魂体回到墨风的身旁,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回应道:“杀我们,恐怕现在的已经办不到了!”
  
      “办不到吗?你们也太小看我了,要是连你们这几个小喽啰也收拾不了,那么我还怎么称霸整个武魂大陆!”黑袍男子冷声道,话语之间,环绕在他身上的黑芒已然越来约为浓郁,并缓缓向外弥漫而去。
  
      “嗯?”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见状,不由眉头一皱,似是觉得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一时间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
  
      “黑色牢笼结界,给我困!”
  
      只见黑袍男子双手快速交错结印,环绕在他身上的黑气顷刻间凝聚到他的双手,随即向着墨风三人推出。
  
      “不好,是黑色牢笼结界,快逃!”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终于是知道了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当他们三人想逃之时,一道黑色光膜所凝结而成的结界,已然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将他们困在其中。
  
      “不好,是黑色牢笼结界,快逃!”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终于是知道了到底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但一切都已经太晚了,当他们三人想逃之时,一道黑色光膜所凝结而成的结界,已然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将他们困在其中。
  
      看着眼前亮起的黑色光膜所凝结而成的结界,本因为连连激战而脸色苍白的两名神皇境界的灵魂体,此刻的脸色变得更是苍白了。即便墨风不懂得何为黑色牢笼结界,但从两名神皇境界灵魂体的表情之中,也是可以知道,黑色牢笼结界,绝对是强大无比的结界。
  
      “这一次麻烦大了!”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呆呆的看着眼前的黑色光膜所凝结而成的结界,满脸苦笑。
  
      “这一次,我们怕是真的插翅难逃了!”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的脸上也是浮现无边的苦涩。
  
      “敢问两位前辈,何为黑色牢笼是什么?竟然两位前辈如此担忧。”墨风问道。
  
      墨风求解惑,殊不知,却是换来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的怒视,气愤不已的道:“若不是你,他怎么逃出封印结界?如果不是你,我们怎么会被黑色牢笼结界困住?如果不是你,我的灵石怎么会就这样没了?”
  
      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绕来绕去,最终又回到了灵石的上面,看来,他还是没有能从灵石被墨风消耗掉的阵痛之中缓过来。
  
      墨风听了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的话之后。顿时是一头雾水。完全不知所云。黑袍男子之所以可以逃脱确实和他有一些关系。
  
      但是什么灵石的,当时他昏迷了,并不知道两名神皇境界的灵魂在他身上所消耗掉了,故而并知道了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到底在气愤什么。
  
      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闻言,脸上却是再度浮现出一道苦笑,看着有些愤怒的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替墨风解围说道:“这事情,也不能怪他,要怪只能怪我。”
  
      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白了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一眼道:“怪你!现在怪你有用吗?”
  
      说完之后,中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再次狠狠的瞪了墨风一眼之后。冷“哼”一声,便是没有再说话,转过身躯,一副看到墨风也心烦的模样。
  
      “你不要怪他。他就这幅摸样!他也没有怪你的意思,他只是一时间因为失去灵石而感到心疼罢了!很快就会好起来的了”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淡淡说道。
  
      只是,墨风听了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的话,依旧是一头雾水,还是没有能理解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到底在说什么,疑惑不已的看着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
  
      看到墨风那疑惑的神色,青年男子形态的灵魂体这才想起,自己在救墨风之时,墨风已然昏迷,根本还不知道是自己两人在救了他。再度苦笑道:“有些事你当时昏迷了,不知道,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现在最为要紧的要尽快想办法离开这黑色牢笼结界。”

Ps:书友们,我是花羽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