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林灵剑奇缘 > 第一千零八十六章51
    “李亨是谁不?”
  
      听的他的问题,独孤剑觉得他该不会压根就不知李亨就是大唐太子吧?要是这样,真是个大老粗,故有一问。
  
      “李亨是谁?是呀,这个人是谁呀?”稍微怔了怔,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听谁说过似的,但是想不起来在哪听过。“你说。”公孙常胜指着独孤剑说。
  
      独孤剑摇摇头,整个的一个大老粗,也是,不问政治不无野心之辈就应该是这个样子。解释道:“李亨,是大唐的太子。”
  
      “奥,那与姓白的有何关联?”
  
      “姓白的,对大唐王朝抱有幻想,只要保护好了李亨,不论什么时候都有荣华富贵享受,所以,他对李亨而言就是一根离不开的救命稻草,而李亨对姓白的而言,就是一座金山,因此,他们的关系甚是微妙,一个离不开一个的,就如鱼儿没了水会死的。我这样解释,不知公孙教主可否明白了?”独孤剑言语轻薄,由衷的瞧不起公孙常胜,源自他四肢发达头脑简单。
  
      公孙常胜则是没有意识到言语的轻薄之意,细细想想,知道了,不就是唇亡齿寒的道理嘛。
  
      独孤剑冷哼一声,算你还有些见解。
  
      公孙常胜不习惯在外住,这是他的一贯作风,要是让他在此等人,必会心慌急躁好个不爽。说道:“女儿,你让爹爹在此等候姓白的,不知需要多少时日啊?”
  
      一枝花怎能让他在此久留,如此,岂不坏了自己的计划。可是,刚才的掐指推算,料定,时日已久,那些人伤势得到了恢复,该是打道回府的日子了。其他人的盘算,倒是不好结论,至于李亨,他必着急回归,笃定的笑脸相陪回话说道:“依我的推算,不出三日,那些人定会出现在洛阳城。”
  
      “女儿这般笃定?”
  
      “是的爹爹,李亨以国事为重,不可能逗留他处苟且偷生。再说了,作为一个国家的核心人物,怎么能置国家安危不顾漂流四方呢?所以,爹爹放心,只要守好了洛阳城定能抓获李亨找到姓白的,到时,一举将他们消灭一雪前耻。”
  
      “好,爹爹这就前往洛阳,量他逃不出洛阳城。”公孙常胜着实兴奋,准备出发。
  
      一枝花赶忙端起一杯酒厄语奉承的说,目的是给他绝对的鼓励,如此,不愁他不下狠手。“爹爹的武艺已到达武道巅峰,无人能及,区区姓白的不足挂齿,不急于这一时。爹爹还是多多休息,修身养性,待明日清晨出发不迟。”
  
      此言让公孙常胜耳目一新,眼前的雯儿就像是蜕变了一样,判若两人,甚是欣慰。说道:“还是我的雯儿体贴。无碍,爹爹的身体棒的很,雯儿无需担忧。听你们言,那贼人狡诈无度,我们可不能麻痹大意,让他过了洛阳城,那个时候,什么都晚了。好了,雯儿你要是在此待着也好,等我拿回了那小子的人头再回不迟。”话落就要起身走。
  
      一枝花说,饮了这杯酒,爹爹定是一路顺风。
  
      公孙常胜接过酒说,真乖。一口饮了。
  
      独孤飞雁忙说:“公孙教主大可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你的雯儿的。祝你一帆风顺得胜而归。”
  
      一枝花提醒公孙常胜又说:“那贼人武艺不一般,又有了一把灵剑在手甚是威风,爹爹你要小心了。记住,用你的混鼋大法功将其毁灭才有胜的希望。”
  
      一枝花越是说白衣郎君如何如何的厉害,公孙常胜就越发的愤怒,我是天下第一,怎么能让一个卑鄙无耻之徒占尽风头?岂有此理。突又听到他有灵剑不解问:“什么灵剑?”
  
      “就是他那把黑不溜秋的黑剑啊。”一枝花说。
  
      要是这样说,想起来了,不可能呀,那就是一把普普通通的剑了有何灵力?
  
      不错,谁都有这样的质疑,看来,没有见过它的本事的人都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一枝花说道:“等爹爹见了就知道了,我言非危言耸听。”
  
      雯儿都这样说了,看来,并非子虚乌有。“好吧,我就去会会这把灵剑。”话落走了。
  
      一枝花还有交代,无论如何,要把那把剑毁了,哪怕付出生命。还没言语人不见了。
  
      独孤剑质疑的说道:“公主,这样的任务是不是太重了,他能不能完成?”
  
      要按常理,根本无法完成的任务,这样安排,纯碎是一时论道,完不完成都是后话,只要将姓白的堵在洛阳城,我们就有机会翻盘。公孙常胜,他只是我们的工具罢了。
  
      独孤剑夸耀一枝花聪明,此招甚好。
  
      一枝花得意的说道:“因地制宜,因人而策,来达到极佳的效果。有的时候,就得借用别人的手,或许,才有可能给对方一个措手不及,意想不到的结果。”
  
      萧傲天又问:“要是公孙常胜截住了白衣郎君一伙人,我们要不要出手?”
  
      “要的,他们虽是恢复了体质,但内气还没有恢复,跟我们一样,大伤了真气。要是前些日子,我们还没有这样的信心,而今不同了,有了公孙常胜这个蠢材,我们害怕什么。”
  
      “秒啊,公主英明。”
  
      “公主,我也想一同前往,看看这个姓白的有多厉害。”独孤飞雁有些好奇,决意与他一较高低。
  
      独孤剑极力反对,那家伙武艺超群,就连爹爹也是不能近他身,你又能奈何。说,你就不要去了,那家伙诡计多端,甚是难缠。你若有个闪失可怎么得了。
  
      独孤飞雁极力央求,独孤剑就是不松口,一枝花说,去也好,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此刻,砂教的金鼎罗汉跌跌撞撞的跑了进了说道:“教主,那个黑袍把个砂教闹得人仰马翻,几乎被他杀绝了。”
  
      独孤剑一听着急了起来说,黑袍是什么人,说清楚。
  
      “就是大漠三奇之一的乌拿须托。”
  
      “原来他没死。”
  
      “是呀,他杀来了。幸亏我跑得快,给教主报个信。”
  
      独孤剑大骂,没有用的家伙。

Ps:书友们,我是西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