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国之无赖兵王 > 第1967章 火舞入洛阳
曹铄决定讨伐曹丕,还下令让火舞先一步进入洛阳。
  
  离开府库回到家中,曹铄才进后园,郭欣、贾佩和王嫣、轻舞就迎了上来。
  
  “听说夫君要把火舞调到洛阳。”郭欣问道:“不知打算让谁领队?”
  
  “你们特意迎接我,就是为了问这个?”曹铄向三位夫人问道。
  
  “火舞一直是我们在操练,对他们最熟悉的也是我们。”王嫣回道:“听说夫君有这样的打算,姐妹们特意商量过,想请夫君允准,由我们中的俩人带队进入洛阳,另外俩人……”
  
  “不行!”王嫣还没把话说完,曹铄断然否决:“你们都在家里好好呆着,哪里都不许去。”
  
  “难道夫君要眼睁睁看着火舞去洛阳送死?”被曹铄断然拒绝,郭欣说道:“最了解他们的是我们,而夫君却要派其他人统领他们前往洛阳,与送他们去死有什么区别?”
  
  “你们怎么知道我是送他们去死?”曹铄皱了皱眉头:“我安排的人正是从火舞中选出。即使没有你们,他们也一定能把事情办妥。”
  
  “敢问夫君,把火舞交给了什么人?”一直没说话的贾佩问了一句。
  
  “陈伍、刘双。”曹铄说道:“火舞那点本事,他们传授的也不算少。要是他俩再不够格,我不知道还有什么人可以带着火舞潜入洛阳。”
  
  四位夫人被他问的不知该怎么回应才好。
  
  她们彼此相互看着对方,都想找到辩驳曹铄的理由,然而却没有一个人能找出合适的话说。
  
  “都回去。”曹铄冷下脸,对夫人们说道:“任何人不许再胡闹!”
  
  郭欣等人虽然心中不满,又不敢辩驳,都撇着嘴离开。
  
  走了两步,王嫣转过身对目送她们离开的曹铄说道:“夫君不许她们去,为什么也不许我去?”
  
  “她们都不能去,你为什么可以?”曹铄反问。
  
  “我懂剑术,去了洛阳也可以帮上不少忙。”王嫣回道:“敢问夫君,寿春上下谁比我剑术更加精湛?”
  
  曹铄满头黑线。
  
  王嫣问的还真是没错!
  
  放眼寿春,单论剑术,还真没有哪个是她的对手。
  
  可战场厮杀,并不是剑术好就能存活下来。
  
  被她问的愣了一愣,曹铄说道:“没什么理由,我就是不想让你去而已。”
  
  曹铄摆出一副无赖模样,王嫣翻了翻白眼,小嘴一撅,转身追上郭欣等人。
  
  “王夫人没能说服夫君?”明明听见她和曹铄的对话,贾佩还是故意问了一句。
  
  “夫君什么模样,难道你们还不知道?”王嫣没好气的说道:“说不出道理就耍横,才不要理他。”
  
  被曹铄回绝,郭欣等人心情本来都不是太好,见到王嫣撅起小嘴一副不乐意的模样,她们心情反倒爽快起来,都是轻轻一笑。
  
  王嫣翻眼看了看她们:“被夫君拒绝,亏你们还笑的出来!”
  
  “好了!”郭欣抿嘴笑着说道:“来的时候我们都知道会怎样,不过是印证了猜测罢了。夫君说的其实也没错,陈伍、刘双在火舞多年。我们不在的时候,事情多半是他俩在做,由他俩带人潜入洛阳,确实也算合适。”
  
  几位夫人离开,曹铄摇了摇头,往袁芳住处走去。
  
  好些天以后,洛阳城里来了一群生面孔。
  
  这些人三五成群,并没有住在城里的馆舍,而是投宿在城内官员的家里。
  
  来到洛阳城的这些人,正是奉命潜入的火舞。
  
  洛阳城内杨修家中。
  
  后院的一间厢房里,陈伍刘双与杨修相向坐着。
  
  杨修问俩人:“两位将军这次来到洛阳,究竟带了多少人手?”
  
  “我俩虽然在火舞做事,可火舞究竟有多少人,我们也不清楚。”陈伍回道:“知道有多少人手的唯一办法,就是等到起事召集他们,那时才好清点。”
  
  火舞是曹铄手下专门从事情报刺探的精锐。
  
  对外界来说,他们完全是个迷。
  
  为了保持隐秘性,他们内部的人也不清楚究竟来洛阳多少人手,倒也在情理之中。
  
  当初曹铄撤离邺城,杨修曾得到他的吩咐。
  
  曹铄要他们留在邺城找机会投效曹丕,直到他打算反攻的那天起,再由杨修联络众人,把所有的力量全都动员起来。
  
  杨修曾是个很不懂得讨人喜欢的人物。
  
  如果依照历史原有的轨迹发展,他会因为帮助曹植抢夺曹家继承权而被曹操记恨,最终死在曹操手里。
  
  曹铄的出现断绝了曹植争夺继承权的可能。
  
  杨修曾跟随曹植前往许都,在那里帮着他治理地方。
  
  然而扶持曹植争夺曹家继承权,杨修还真是没有想过。
  
  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投到了曹铄的帐下,只是从没向人表露过。
  
  曹丕掌管了邺城,曾经不太亲近他的幕僚之中,杨修是最先表示效忠的。
  
  虽然曹丕对他的信任不如对待陈群等人,可杨修在他身边还是掌持了一些比较关键的事务。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陈伍和刘双来到洛阳,直接落脚在他的家中。
  
  “主公有没有交代两位将军,我该做些什么?”没问出究竟来了多少火舞,杨修把话题转到了曹铄身上。
  
  “也没吩咐什么,只是请尊驾依照以往行事。”陈伍回道:“至干什么时候行事和怎样行事,交给我们就好。”
  
  “两位将军说的是。”曹铄没打算让他具体做什么,杨修心里还是十分疑惑:“难道主公不要我们做任何事情?”
  
  “当然需要。”刘双说道:“杨公只要打探消息,暗中联络众人,要他们做好准备就是了。”
  
  “敢问两位将军。”杨修又问道:“主公有没有交代,一旦起事,是要活的还是死的?”
  
  “尽量要活的。”陈伍回道:“他该不该死,应该由主公评判,而不是我们。”
  
  “我明白了!”杨修说道:“我会把主公的意思传达下去,让众人知道该怎么做!”
  
  “有劳杨公!”陈伍和刘双起身拱手:“我们在洛阳的这些日子,还得仰仗杨公照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