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权路风云 > 第1696章 遇到危险

      “为什么?”
  
      “能为了什么,我经常不在家,他当然闲不住,就和单位的女下属好上了。好也就好了吧,我也理解,可是他硬要怪在我的头上,说我在京城怎么怎么样了,好像是我先出轨的!的确,我在京城接触的男人多,可都是正常的工作接触,这是我的工作性质,您说对不对?”
  
      “他一定会后悔的,你还年轻,肯定还有更好的男人等你。”
  
      “我可没那个想法,呵呵,人老珠黄喽!”
  
      “有孩子吗?”
  
      “有个女儿,上初中了,现在我妈帮忙养着呢。”高美菊回答,看到胡常峰有些失神,便问道:“省长,问个不该问的事,听说您的妻子是……胃癌?”
  
      “嗯,发现时就是晚期了,我妻子……那是一个很好的女人,什么都帮我想得很细,可是……哎……”
  
      “看得出,您是一个重感情的男人,现在这样的男人太少了!”高美菊的眼角湿润了。
  
      “呵呵,可惜啊……我们都是同病相怜,命都不太好!”
  
      “以后会后的,您说呢?”
  
      “嗯,希望吧!”胡常峰不知不觉地按住了高美菊肉乎乎的手。
  
      高美菊没有拒绝,坦然受之,小脸一红,送给了胡常峰一个腼腆而羞涩的笑容。胡常峰还是没有松开手,按住她的手用力揉了揉,说:“我们都还年轻……”
  
      “是啊,我们还不算太老,呵呵……”高美菊笑得很开心,小手用力翻转过来,按在了胡常峰的手上面。车厢内笑声不停,一路风光无限。
  
      白石一村距青水镇不远,也就一个小时的车程。舒吉塔让老虎把车停在了一家小卖部的门前,然后带着几个人走进村子。白石一村从理论上来说是一块风水宝地,面水背山,如果是在夏天,风景肯定不错,只不过现在的一切全被积雪覆盖,村路上连个行人都没有。
  
      白石一村背靠一座石山,舒吉塔指着高高的石山说:“这是国内最好的花岗岩产地,山角下那些破厂房,看到了吧?”
  
      张清扬问道:“现在没有开工吧?”
  
      “只有少数几家开工了。下雪了,不好开采,天冷也不好加工。”舒吉塔解释道。
  
      “走,我们进去瞧瞧。”
  
      “大叔,我们还是先去找村支书吧。”
  
      “为什么?”
  
      “村支书家里也有石厂,也很典型,他认识我,我就说您是我的一位朋友,想来采购花岗岩,先过来探探路、考察一下,这样也不会让人怀疑。”
  
      “嗯,有道理。”张清扬拍了下舒吉塔的头,“丫头,变成熟了!”
  
      李钰彤望着张清扬的动作,心中郁闷地想,看来色狼书记就是喜欢拍女人的头,他不会有这种癖好吧?
  
      白石一村的村支书姓黄,看到舒吉塔进门,就笑着迎了出来,激动地连话都说不明白了,什么欢迎舒镇长来视察工作,听得李钰彤总想笑。舒吉塔介绍了张清扬“商人”的身份,黄书记立刻笑道:“正好接到了一批单子,厂里干活呢,我带你们去看看,既然是舒镇长的朋友,那没得说!”
  
      张清扬来到山角下的石厂,望着还漏风的厂房,皱眉道:“这么冷,怎么干活啊?”
  
      “能干,能干,一点也不影响。”黄书记满口大黄牙,笑道:“这位老板,我也想弄个条件好点的厂房,可是投入多了收不回来啊,来收石头的老板把价格压得太低,而且我们还要给公司交钱。”
  
      “给公司交钱?”张清扬故意笑道:“这么个小厂房哪来的公司啊?”
  
      黄书记嘿嘿笑着,说:“老板,这您就不懂了,我们青水县所有的石厂都是矿石集团的,矿石集团您听说过吗?那可是青水县的大公司,老板在龙山市里都是红人,连市长都要给几分面子!”
  
      “真的?”
  
      “那当然!”
  
      张清扬还是摇摇头,说:“我不相信,刚才舒镇长不是说这个石厂是你自己的吗?怎么又出来一个矿石集团?”
  
      黄书记解释道:“石厂是我自己的,但是这石头不是我的啊!我这么跟你说吧,青水县所有的石头都是集团的,我只是负责开采,当然,对外是不能这么说的,呵呵……”
  
      “为什么对外不能说?”
  
      黄书记神秘地笑了笑,说:“这个嘛……嘿嘿,不足为外人道也。老板,来吧,您看这批石头就是为酒店准备的,您不是搞大装修的吗?这些石头卖给你,价格不会高,您看看货……”
  
      张清扬来到条石面前,装模作样地看了半天,好在他对花岗岩有些了解,问了一些比较专业的问题,黄书记一一回答。
  
      “嗯,货色不错,小李,拍照回去发给客户,他要是同意,咱就下单子。就是……黄书记,我要的量很大,您能保证供货吗?”
  
      “嘿,这您就放心了,我家不够,整个村子够吧?整个村子不够,整个县的总够了吧?”
  
      “哟,我说老黄,您口气不小啊!”张清扬敬上了香烟。
  
      黄书记捏着张清扬送给他的中华香烟,笑道:“这就叫产业合作,别看我们落后,但是各各石厂间统一合作,全受公司指挥!”
  
      “厉害,真不简单!”张清扬竖起了大拇指,看向拍照的李钰彤问道:“拍好了吧?”
  
      “嗯,拍好了。”李钰彤像个“小蜜”一样回答,声音娇娇的。
  
      黄书记对张清扬挤眉弄眼地笑了笑,拉他来到一边,小声道:“老板,您身边的小姑娘很漂亮嘛!”
  
      “呵呵,一般……一般……”张清扬谦虚地摆摆手,看来他还真把自己当成大老板了!
  
      “这位老板,我就喜欢和痛快人谈生意,您又是舒镇长的朋友,今天中午就上我家喝酒,昨天新杀的猪,猪下水都留着呢,请你吃杀猪菜怎么样?”
  
      “这个……太麻烦了吧?”张清扬内心一动,这种人要是喝多了,什么话都会往外说的。
  
      “不麻烦,不麻烦,老板……您瞧不起我?”
  
      “老黄……黄哥,您要是这么说,我可不爱听了,您也别老板老板的叫了,就叫我兄弟吧!”
  
      “哈哈,好,走……大兄弟,上黄哥家喝酒去!”黄书记感觉到张清扬不是一般人,就想结交。
  
      张清扬对李钰彤和舒吉塔挤挤眼睛,两人会意,没有多说什么。李钰彤更是恶趣味地搂住了张清扬的胳膊,陪着他演戏,娇声娇气地说:“老板,什么是杀猪菜啊?”
  
      “小傻瓜,一会儿就你知道了!”张清扬狠狠地拍了下李钰彤。
  
      “好讨厌啦……”李钰彤继续撒着娇,心里却恨不得踢他两脚。
  
      舒吉塔忍着笑,大叔怎么有时候还像个孩子,也太那个点了吧?谁能相信这位”咸湿大叔”就是堂堂的省委书记?
  
      此时此刻,张清扬正与黄支书记把酒颜欢,远在京城的胡常峰也与“美女”共进午餐,唯有彭上校的日子看起来不太好过。
  
      彭翔和老y一人端着碗泡面站在房间的窗口,目不转睛地盯着窗下。彭翔皱了下眉头,说:“咦,目标怎么还不出现,难道我们的判断有误?”
  
      老y笑了笑,说:“人家也要等吃完中饭才来吧?”
  
      “嗯,这到也是,我们又不供饭,顶多请他吃碗泡面。”
  
      “呵呵,”老y笑了笑,放下泡面说:“泡面怎么了,泡面多香啊,老子小时候就为了吃碗泡面,从老爸怀里偷了三块钱,挨了顿揍!”
  
      彭翔大笑,说:“那是你小子太没出息了!”
  
      老y撇撇嘴,说:“没出息就没出息吧,咱们这些人就你混得好啊,现在还取个了如花似玉的小媳妇,还有老板罩着……”
  
      “老板罩着的不是我一个人,老y,我和你们大家都一样,要说不一样嘛……”彭翔得意地笑了,“嘿嘿,就是泡妞的技术比你们强点!”
  
      “操说你胖你还喘!”老y抬腿踢了他一脚。
  
      “瞧!”彭翔指着楼下,“有情况了!”
  
      老y收起玩笑,定睛一瞧,只见楼下停了两辆车,一辆是本田,另一辆是白色的面包车。从车中总共走下来十几个人,大冷天的只穿着西装,戴着深黑色墨镜,还真有几分电影里黑帮的意思。为首一人穿着红色的羽绒大衣,他把人集合在一起训话,正是于一虎。
  
      彭翔笑道:“这帮sb,是不是港台片看多了,还真把自己当黑社会了!”
  
      “呵呵,您也不能怪他们,小城市没见过世面,感觉这样很牛b。”
  
      “牛b?我看装b还差不多,多少年没见过这种人了!”彭翔笑了笑,“一会儿好好收拾他们!”
  
      “什么意思,真打?”老y不解地问道。
  
      彭翔神秘地笑道:“老板把咱俩留下,什么意思你还不懂?”
  
      老y摇头道:“还真就不懂。”他第一次跟在张清扬身边,对老板的行事风格还没有摸透。
  
      彭翔解释道:“老板的意思我算是明白了,他不想惹事,但是又想探探这帮家伙的底,所以你我的身份正好,如果把他们激怒,那么……你想事情是不是就闹大了?”
  
      老y似有所悟地说:“打草惊蛇?”
  
      本书来自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