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_第一百五十五章 十大种子

  第一百五十五章十大种子
      
      “下面,我宣布这十个人选。”赵断流沉声道。
      
      厅堂中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屏息凝神,等待着赵断流说下去。
      
      “第一个,杨景天。”
      
      厅堂中响起了一片低低的惊叹声。
      
      白墨凑到陈枫耳边低声道:“杨景天,内宗太上长老杨辰风幼孙,很得杨太上宠爱,从小亲自教导。杨百里早在半年前就已经踏入了神门境,有传言,现在他甚至已经晋级第二重楼!”
      
      “不但实力高绝,而且天赋也极为出众,四项测试都是一等,名列新人榜第一!”
      
      “第二个,韩子轩!”
      
      白墨继续道:“韩子轩,出身西陵城第一大家族,韩家。韩家势力庞大,乃是丹阳郡有数的世家之一,并不逊色于乾元宗。但是他天生金之体质,锐利之极,凌厉刚猛。而韩家功法,还是木属性功法。金木相克,所以韩子轩无法修行。”
      
      “韩家将韩子轩送入乾元宗西陵别院,其目的,是为了本门顶级功法之一的一本金系功法。据说韩子轩已经觉醒了顶级武魂,剑武魂!论起即战力来,还要胜过杨景天一筹!”
      
      韩玉儿好奇的低声道:“白墨,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白墨自得的扬了扬下巴:“我原来在外宗的时候,就有个外号,叫包打听。以后需要打探消息什么的,直接找我就行了。”
      
      陈枫笑道:“白墨,你帮了我们大忙了。”
      
      他们刚进入内宗,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白墨打探的消息,非常宝贵。
      
      赵断流继续说。
      
      “第三个,沈雁冰。”
      
      “寒门出身,天资卓绝,长相绝美,冷若冰霜。虽是女子,却刚猛无比。是新人榜前十里面唯一一个女弟子。”
      
      “第四个……”
      
      ……
      
      “第十个,陈枫!”
      
      白墨张了张嘴,本能的就要解说,但接着就缓过神来:“啊,大师兄,你是十大种子之一诶!”
      
      坐在陈枫旁边的师弟师妹们都发出一阵欢呼,恭喜陈枫入围十大种子。
      
      陈枫无悲无喜,只是淡淡点头。
      
      说起来,第十个才念到他的名字,让他有些不满。
      
      他心中冷冷道:“我要让别人以后提起乾元宗内宗来,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我陈枫!”
      
      这时候,忽然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凭什么十大种子里面没有我?”
      
      说话的,正是苏毅。
      
      苏毅站起身来,怒视着赵断流:“凭什么我不能入选十大种子?”
      
      “凭什么?”
      
      赵断流不屑的嗤笑一声,都没有抬眼看他一眼,不屑道:“就凭我是总教习,就凭我不让你进入十大种子,你想怎么样?”
      
      说着,他抬起头来,看了苏毅一眼,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嗯?”
      
      这一声嗯,似乎蕴含了莫大的力量,让苏毅如遭重击,倒退了一步,身子往后一仰,一声惨哼。
      
      他脸色苍白,但从小被宠坏了的他,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挫折和屈辱,他脸色通红:“赵断流,你这是公报私仇,我要去找宗主告状!”
      
      “去吧,去吧!”赵断流像是赶苍蝇一样挥挥手,不屑道:“赶紧去找!”
      
      他冷笑道:“因为我看你不爽,所以我不让你参加!”
      
      “我是总教习,这儿我说了算,你找谁都没用!你找宗主都没用!宗门既然把你们交给了我,那就是对我充分信任!”
      
      苏毅脸色煞白,他知道,赵断流说的确实是实情,看来自己,很难进入十大种子之列了。
      
      “而且,你刚才直呼我的名字,目无尊长,出言无状,我还要惩治你!”
      
      赵断流冷笑道。
      
      话音未落,右手轻轻一甩。
      
      啪的一声脆响,苏毅左脸上已经结结实实的挨了一记耳光,一道血红的掌印浮现了出来。
      
      这一幕,看的众人一阵骇然。
      
      赵断流没有使用任何的武技,只是轻轻一挥手,而他和苏毅之间的距离,超过了三十米!
      
      罡气凝而不散,越过三十米的距离,然后击中了那么小的目标。这是多么凝练的罡气,多么精准的控制!这就是神门境高手的实力吗?
      
      “你……”
      
      苏毅满脸怨毒,死死的盯着赵断流。
      
      这一掌并不重,连让苏毅受轻伤都做不到,但带来的巨大屈辱,让他几乎要疯掉了。
      
      他心中羞愤到了极点。但他也知道,此时再做什么,吃亏的是自己,所以他忍了。
      
      这时,他身边一个跟班模样的弟子,谄媚的凑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苏毅眼睛一亮,立刻高声道:“总教习,我有一事不明。”
      
      他这次总算是学乖了,不敢直呼赵断流的名字。
  

Ps:书友们,我是洛城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