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_第二百八十章 磕头谢罪
第二百八十章磕头谢罪
  
  “当时我,还有我母亲,还有所有的矿工,全都在那里看着。父亲被打的皮开肉绽,极为凄惨,身上没有一块好肉。”
  
  “我当时就疯了,觉得整个人眼前一片血红,什么都不知道,然后,当我再醒过来,就发现所有人都用又畏惧又厌恶的眼神看着我。”
  
  “而那个足有后天九重修为的监工,被撕成了碎片,就在我旁边,那竟然是我陷入昏迷之中之后干的。”
  
  “矿场容不下我,我父亲的那些朋友们,所谓的朋友,那些饱受监工欺压的矿工们,竟然要把我抓起来,送到那个家族中去,免得牵连他们。而就在那个时候,师父来了。他告诉我我的天赋,然后又教我一些基础法门,还帮我把那些废渣融成了一把巨剑,对,就是这把巨剑。”
  
  “然后他就告诉我,让我离开这里,接着就飘然而去。当我从他教我的小山包回去的时候,发现母亲已经死了,原来那些矿工来找我没找到,迁怒于母亲,把她给杀死了。我发疯了,屠杀了整个矿场,然后离开哪里。”
  
  “但是父亲的血仇还没有报,我发誓,有朝一日实力强大,一定要杀回那个家族,为父亲报仇雪恨。”
  
  “进入乾元宗,我还以为,这里很是世外桃源,抱有无限大的希望。只可惜,来了之后我就彻底失望,这里的人绝大部分都是世家大族出身,根本都瞧不起我这个寒门小户。我能感受到他们对我的戒备,既害怕,又很厌恶,而且还不屑。于是我就告诉自己……”
  
  说到这里,她脸上露出一抹坚定:“我要将那些瞧不起我的,全部都一一打败,让他们只能仰望我!”
  
  陈枫微微笑道:“这样想就对了,只要足够强大,就能够受到所有人的景仰。他们哪怕心里再恨,再不服气,也只能跪在地上臣服。”
  
  沈雁冰听完许久,沉默不语,过了好一会儿,她低声说道:“陈枫,谢谢你,听我说了这么多废话,想必你也烦了吧?”
  
  “哪里的话?你以后如果想找人说话,可以来找我,随时奉陪。”
  
  沈雁冰看着陈枫,良久,嘴角绽放出一抹笑意。
  
  这是陈枫第一次见到她笑,清雅而宁静,宛如空谷幽兰,悄然绽放。
  
  告辞了沈雁冰,陈枫回到自己的住处,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孙华就来了。
  
  孙华将一个芥子袋放在桌子上,笑道:“陈师兄,这是这几天的收益。”
  
  “收益?”陈枫不由得一阵发愣。
  
  孙华笑道:“就是设赌局的收益啊!这几天,陈师兄你在生死台上,八面威风,战无不胜。小弟不才,上去打的是不行的,但在下面弄点钱财,却是轻而易举。”
  
  “哦?是吗?”
  
  陈枫饶有兴趣地问道:“那这段时间你一共赚了多少?”
  
  孙华伸出一根手指,陈枫挑了挑眉头:“一千块中品灵石?那也不算少了。”
  
  “怎么可能那么少?”孙华笑道:“是一万块。”
  
  陈枫很诧异,没想到竟然这么多。
  
  孙华说道:“里面当有陈师兄你的一半功劳,我就分你一半儿。”
  
  陈枫也不矫情,直接就收了下来,毕竟他现在非常需要灵石。
  
  修炼混元一气功,需要大量的灵石吸收,之前攒下的那些家底,已经是被耗费了大半。
  
  “对了,”孙华说道:“陈师兄,我这次过来,还有一件别的事情,你之前跟我说过,你要寻找能够修补神魂的药物。”
  
  陈枫听了,心中一动:“你那里有吗?”
  
  “我这儿没有,”孙华说道:“但是这次我回来的时候,听到谢家拍卖场放出风来,说是一个半月之后举行的大拍卖会上,会有一批这样的药物出售。”
  
  “似乎是谢家拍卖场组织人去探寻一个遗迹,从那里得到一批这种药物。”
  
  陈枫点点头,说道:“孙华,多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这对我来说这很重要。”
  
  孙华笑道:“陈师兄太客气了。”
  
  说完告辞离开。
  
  孙华走后,陈枫把消息兴奋的告诉了赢紫月,说道:“听到没有,有一批可以修补神魂的药物,咱们只要把那一批药材拿出来,我估计你应该就可以凝聚出灵体了。”
  
  上一次的鬼面血人参,虽然有效,但能量有限,还不足以让紫月凝聚灵体。
  
  紫月也很心动但还有些担心,对陈枫说道:“这种修补神魂的药物,非常罕见,价格高,肯定有很多人要抢,你可小心一点,不要因此惹上祸端。”
  
  陈枫微微一笑,目光中透着坚定:“你放心,为了你,我肯定也要全力以赴,将那些药材拿下。”
  
  下午,陈枫正在宿舍修炼,忽然听见外面传来一阵窃窃私语,虽然声音已经刻意压低,但他还是听见了。
  
  陈枫皱了皱眉头,走出院门,然后眼睛便眯了起来。
  
  只见院门外面,正跪着一个人,正是杨景天的跟班赵坤,之前曾经出言挑衅过自己。
  
  在他周围,已经站了许多弟子,正对着他指指点点。
  
  他看见陈枫出来之后,眼中立刻闪过一抹惊慌,然后又低下头,重重地在地上磕了几个头,哭道:“陈师兄,以前是我有眼无珠,得罪了您,您饶了我吧!大人有大量,别跟我一般见识。”
  
  原来,他亲眼目睹了陈枫击败杨景天,就一直坐立不安,怕的要死,生怕陈枫什么时候找他的麻烦。
  
  他本来还自信满满认为可以击败陈枫,但现在看来,杨景天都不是陈枫的对手,他对上陈枫,只有送死而已。他想过要逃离,但终归下不了决心,最后咬了咬牙,干脆直接来陈枫门前跪下,祈求陈枫的原谅。
  
  陈枫淡淡看了他一眼:“你愿意跪,就在这里跪着吧。”
  
  说着转身进去。
  
  一日两日三日,三天之后,陈枫再出门的时候,看见他还跪在这里。
  
  他神色憔悴至极,满脸疲惫,显然这么长时间一直没有起来过。
  
  “行了,此事到此结束。”陈枫淡淡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