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_第三百七十二章 那就只好杀了你们

  他眼神之中,甚至已经不是蔑视,而直接就是无视。
      
      就似乎,沈雁冰四人在他眼中,只是蝼蚁一样,连多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他看着沈雁冰等人,淡淡说道:“你刚才说我装神弄鬼,我丝毫不放在心上,更不会生气,你知道是为什么吗?”
      
      沈雁冰冷着一张脸,沉默不语。
      
      紫衣青年淡淡说道:“是因为你们在我眼中,根本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一个人会因为蝼蚁的挑衅而生气吗?那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说着,身形微微一震,神门境第四重楼的庞然气势,轰然而起,压的四人几乎都喘不过气!
      
      甚至王金刚和白墨都被压的趴在地上,连腰都无法挺直。
      
      沈雁冰怒声说道:“你到底要做什么?要杀就杀,以强凌弱算得了什么本事?”
      
      紫衣青年微微笑道:“龙脉大陆,弱肉强食,这几个字,不会没有听说过?既然修炼了武道,身为武者,自然就应该如此,被比自己强的人欺压,是多么正常的事情?”
      
      沈雁冰咬紧了银牙,眉头紧锁,神色冰冷,看着他一言不发。
      
      青年话语之中,以及神情之中,都是充满了浓浓的优越感,他向张德离开的方向看去,满是不屑的说道:“你们放心,我不会如张德那般,对你们心存不轨之念的。”
      
      “我来这里,只是要讨回,本该属于我一个朋友的东西。”
      
      沈雁冰拧着眉头问道:“属于你朋友东西,什么意思?”
      
      紫衣青年指了指着山谷,笑道:“这座洞府本来是我一个朋友的,后来她被陈枫给打败,然后把这洞府给强走了,我这一次来,就是替她将这洞府给抢回来。”
      
      沈雁冰冷笑说道:“当真是卑鄙,自己打不过就找人来帮忙,宗门可是有规矩,想要拿到东西必须自己来抢,如若别人替其动手,那就是重罪。”
      
      “轻则关进后山禁地,关上三年,重则直接处死。”
      
      “哼!”紫衣青年鼻子中发出一声不屑的冷哼,眼神瞬间变得冰冷,看着沈雁冰,淡淡说道:“本来我还不想杀你们,不想与你们动手,但是这次看来,不动手也不行了。”
      
      沈雁冰挡在韩玉儿身前,淡淡说道:“你想杀他们,那就先要踩着我的尸体过去!”
      
      韩玉儿感动的热泪盈眶,颤声说道:“雁冰每每,这不关你的事,董府是我们住着的,你让开吧。”
      
      “你们既然找死,好,那我就成全你们!反正杀光你们和杀一个,也是差不多!”
      
      这一瞬间,紫衣青年的嘴角露出一抹狰狞,然后整个人身形如电。
      
      众人只觉得眼前只是一闪,他就已经来到沈雁冰面前,沈雁冰厉喝一声,大剑就要斩出,但是紫衣青年速度快捷无伦,右手轻轻一弹,就将她大剑打飞出去,然后一掌轰在她胸腹之间。
      
      沈雁冰哇的一声,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里头竟然还带着内脏的碎片,显然她这一下受伤极重。
      
      脸色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摔在地上,根本无法爬起来。
      
      紫衣青年嘿然冷笑说道:“记住,我叫朱玉成。”
      
      原来这人,竟赫然是曾经随口说过要杀陈枫的那朱玉成。
      
      朱玉成走上前去,依然脸上带着轻视的表情,就想要杀猪宰羊一样,将韩月儿几人杀光。
      
      而这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声怒喝:“朱玉,成你给老子住手。”
      
      一人横空跃出,一掌向朱玉成拍出。
      
      朱玉成也是回身一掌相迎,但他显然不是对方对手,被逼的连连后退,脸上闪过一抹红晕,一口血被他硬生生压了下去。
      
      众人纷纷惊呼:“总教习!”
      
      原来来者,正是赵断流。
      
      “赵断流,竟然是你!”朱玉成脸上也是闪过一抹忌惮,冷声说道。
      
      赵断流身为新人总教习,在内宗之中,地位颇为崇高,而且很得上层看重。更兼之本身实力高强,所以内宗之中许多弟子,都对他非常畏惧。
      
      就连朱玉成这等极为傲慢,我行我素的弟子,也对他有一丝忌惮。
      
      赵断流缓缓点头,说道:“没错,就是我,朱玉成,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听你刚才的意思,似乎你是想替陆雨萱来抢回这个洞府,是不是?”
      
      朱玉城本能地就要点头,但是他接着就醒悟过来,如果自己真的同意了这句话,坐实了这条罪名,那么赵断流就可以任意处置自己,到时候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
      
      他也算机灵,立刻冷笑一声:“谁说我要替陆雨萱抢回这座洞府?这座洞府本来是她的,她拿回去,是她的本事,她丢了,也怪不得别人。我只是见这座洞府不错,所以想抢过来,自己用而已。”
      
      这洞府,就得自己争取,不能别人帮忙抢,但是如果不喜欢自己这座洞府,却可以去抢别人的东西。
  

Ps:书友们,我是洛城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