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_第五百四十一章 从我尸体上跨过去!

  白山水抗声道:“杨长老,还未调查清楚,怎能妄下结论?陈枫和大宁城众人各执一词,还不知道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我们更愿意相信陈师兄!”
      
      “对,没错,我们更愿意相信陈师兄!陈师兄绝对不会滥杀无辜,那几个人,肯定是先追杀他的。”
      
      “这件事情非常容易查,只要去大宁城,一问便知那几个人平时的为人。根本用不着废掉陈师兄的修为,让他跟着那些人去大宁城!”
      
      众人纷纷附和白山水的说法,声音非常大,纷纷反对杨超的做法。
      
      杨超脸色铁青,忽然暴吼一声,厉声喝道:“到底你们是长老还是我是长老?你们敢反对太上长老的命令,是想造反吗?”
      
      “你们是不是陈枫的同党?再敢说一句,把你们也都抓入刑堂,让你们尝尝刑堂酷法的滋味!”
      
      他恼羞成怒之下,直接威胁!
      
      但是这威胁确实简单有效的,反对的弟子们听了,一个个脸上都是色变,露出恐惧之色。
      
      刑堂,在乾元宗那简直是如同地狱一般的存在,进了刑堂,十个人里头能活着出来一个就不错,里头的各种酷刑,让人谈之色变,能够把他们这些修行者也折磨得生不如死。
      
      因为陈枫,就要被牵连被抓进刑堂,那未免也太不值当了一些。
      
      于是,面对着杨超的威胁,大部分人都退缩了!
      
      高台之上,叶真呸的一口,一口浓痰吐在地上,冷哼一声:
      
      “这乾元宗叶真是厉害呀,外人上门来索要自己门中弟子,还是如此惊才绝艳,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弟子,不但屁都不吭一声,竟然还帮着外人欺负自家人,连直接威胁这种下作的手段都用上了,今天我也算是开了眼界了!”
      
      在他旁边的王世霞,脸上则是露出一抹担忧之色。
      
      而另外一旁的费立春,脸上则是露出看好戏的神情!
      
      他忽然向旁边另外几个门派的人,笑着说道:“各位,我觉得咱们青森山脉周围这八大门派,可以一起商议一下,将乾元宗开革出去。”
      
      “从此之后,乾元宗就不属于咱们这青森山脉八大门派了。咱们另外七家实在是丢不起这个人呀,跟这样的门派混为一谈。”
      
      其他门派的高层听了,都是发出哄笑之声,看向杨不易的眼神里面,满满的都是不屑与鄙夷。
      
      很明显,杨不易是在公报私仇,打压陈枫。
      
      其实公报私仇在哪个门派里都会出现,但是杨不易实在是太过下作了,帮着外人欺负自己人。
      
      杨不易脸上一抹青气一闪而过,有些恼羞成怒,他冷哼一声,看着这些门派高层,说道:
      
      “诸位,这是我乾元宗家事,他人就不要插手了!”
      
      他这么说,还真是颇有用处,这毕竟是乾元宗的家事,其他宗门真的是不方便插手!
      
      杨超看到其他弟子都纷纷退缩,心中得意万分,发出一阵哈哈狂笑之声:“陈枫,你尝到了这孤家寡人的滋味儿了吧!”
      
      “告诉你,现在没有人敢帮你,也没有人能够帮得了你!”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个清冷的女子声音响了起来:“是吗?你确定没有人帮陈枫吗?”
      
      杨超脸色一冷,立刻向着话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然后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冷若冰霜,长相绝美,正是沈雁冰。
      
      沈雁冰倒拖着他手中那把你巨剑,来到生死台上,走到陈枫旁边,背对着陈枫,举剑指向了杨超,寒声说道:
      
      “要动陈枫,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韩玉儿和柳青,也是和沈雁冰一样,走到陈枫旁边。
      
      而一旁的白山水,发出朗声长笑:“女子都如此豪气,当真是愧煞我等男儿!”
      
      说着,也是走到陈枫身前!
      
      而在他之后,唐满金也走了过去,白墨,王金刚以及陈枫从外宗带来的那些人,都走了上去。
      
      甚至就连跟陈枫有矛盾的,秦秣陵曾经的恋人,许如絮,都走了过来。
      
      她看着陈枫,轻声说道:“大师兄,你虽杀了秦秣陵,占这段时间,你对我们极为照顾,我们外宗出身,同气连枝,绝对不会舍弃!”
      
      陈枫看着他们,心中满满的都是感动。
      
      “我并不孤单,我也并没有被所有人放弃,我还有你们!”他口中轻声呢喃道。
      
      但是,他却是把众人推开,众人目光之中都是露出问询和诧异之色。
      
      沈雁冰看着他,眉头皱了起来:“陈枫,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怕牵连到我们吗?”
      
      她神态已经有些不悦,沈雁冰一向是一个非常刚烈的女子,陈枫这样做,让她很不高兴。
      
      陈枫微微笑道:“我不是怕牵连到你吗,只是,这样的危险我一个人足以应付。”
      
      说着,陈枫将他们一个一个都请下了生死台,然后自己重新站了回去,来到五个刑堂长老的中央。
  

Ps:书友们,我是洛城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