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_第九百四十一章 争抢
她咯咯笑道:“小妹妹,我是玉女峰太上长老文语嫣。”
  
  “我告诉你啊,这个叫宁无咎的,看上去一副正人君子的样子,实际上最为好色。”
  
  “这人一点都不正经,你当了他的弟子,还是女弟子,可要小心被他吃掉喽!”
  
  宁无咎一看她站出来,脸上立刻就是闪过一抹苦笑之色,心中暗道:“这臭娘们儿又出来给我找茬了。”
  
  原来他们俩,原先本是师兄妹,关系极好。
  
  文语嫣一直暗恋宁无咎。
  
  但宁无咎之心,别有所系,暗恋了几十年,终于文语嫣再也坚持不下去了。
  
  她跟他选择了不同的主峰,而且时不时的就针对宁无咎,处处为难。
  
  宁无咎总觉得亏欠她,往往就会退让几分。
  
  但一听这话,立刻大怒,伸手一拍桌子,喝道:“文语嫣,你血口喷人,我宁无咎行事堂堂正正,何曾干过这种事情?”
  
  文语嫣冷冷说道:“谁知道,这年头衣冠禽兽多了去了。”
  
  然后她转过头来,笑盈盈的看着卫红袖,说道:“小妹妹,还是加入我们玉女峰吧,我们玉女峰都是女子,有什么事也都方便照应!”
  
  宁无咎一听,立刻急了。
  
  这卫红袖,是他好不容易看中的一个弟子,岂容他人抢走?
  
  他立刻跟献殷勤似的向卫红袖,嘿嘿一笑,说道:“红袖啊,我们紫霞峰的紫霞神功,可是整个天河境境界之内最强的功法。”
  
  “在紫阳剑场,再也找不出来这个境界更强的功法了。”
  
  文语嫣针锋相对说道:“这话说的没错,但可惜啊,紫霞阵法,煌煌正大,堂堂正派,光明浓烈,却是不太适合女子修行。”
  
  “而我们御女风的玉女心法,就完全不一样了。”
  
  听了这两位太上长老在这里唇枪舌剑,众多弟子脸上都是闪过浓浓的艳羡之色。
  
  看着卫红袖的目光之中,充满了羡慕。
  
  这就是灵根上品的好处啊!
  
  灵根高,有潜力,会引起长老们的哄抢。
  
  而灵根差的话,长老们看都不会看你一眼的!
  
  这时候,陈枫忽然在卫红袖耳边说道:“那个宁无咎人很不错的。”
  
  陈枫认出来了那个宁无咎,当初他还没有进入紫阳剑场,还在南峰的时候,面对王家那名长老的一击,根本毫无还手之力。
  
  当时,就是这个路过的宁无咎救了他。
  
  陈枫并不知道他是谁,但现在却认出来了。
  
  卫红袖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毫不犹豫,脆生生说道:“宁太上,我想当你的弟子。”
  
  宁无咎愣了片刻,然后就哈哈大笑,非常得意的看着文语嫣。
  
  他向陈枫笑着说道:“没想到,当日善行,却是带来了今日的回报。”
  
  文语嫣则是狠狠的瞪了陈枫一眼,嘀咕说道:“你这个臭小子,一句话坏了我的好事。”
  
  何言笑哈哈一笑:“你们二位争完了是吧?那咱们就继续开始测试。”
  
  陈枫以为下一个就是自己,却没想到何言笑直接点了另外一个。
  
  因为,在何言笑眼中,陈枫肯定是天赋极高,至少也是灵根四品,甚至能够达到灵根五品。
  
  他想把陈枫放到最后,当做压轴的。
  
  接下来看,众人纷纷测试。
  
  参加测试的数百人之中,出现了十几个灵根三品,都是被各位长老收为弟子。
  
  但是,他们基本上都是三品下等。
  
  而三品中等,只有四个,三品上等,算上卫卫红袖,也只有两人。
  
  另外一人,名为赵科。
  
  陈枫枫对他印象很深。
  
  这个少年,一袭简陋粗糙的葛衣,一出现,就收到了众人的嘲笑。
  
  但是,他三品上等的灵根,让所有人都闭嘴了。
  
  他手中提着一根短矛,上面那杀伐血腥之气,让很多人几乎都要窒息。
  
  很多嘲笑他的人,当感受到短矛的气息之后,甚至都不敢直视他。
  
  一看就知道,此人果决刚烈,更是心狠手辣,不知道手上断送过多少人命!
  
  整个测试的过程,他一言不发,而当众多长老争抢他的时候,他也只是默默地走到一位只说了一句话的玄衣老者身后。
  
  老者只说了一句话:“我在你身上,看到了我的影子。”
  
  这时候,忽然,何言笑指了指其中一个少年,说道:“轮到你了。”
  
  这名少年一出场,顿时,众多弟子之中,纷纷有人发出惊叹之声。
  
  有人低声议论道:“这不是凃御文吗?”
  
  “没错就是凃御文,乃是江东城涂家年轻一辈之中最杰出的弟子,小小年纪已经达到了神门境第十二重楼,实力非常强大。”
  
  “啊,他已经是第十二重楼了?难道说,他想通过第十二重楼进入天河境吗?不是说这样很危险吗?”
  
  “对啊,能够这样做到的武者,十万里头也未必能有一个!”
  
  “哈哈你知道什么,人家可是涂家未来家主继承人,涂家,那是什么存在?那是不比紫阳剑场弱小多少的一个强大势力,在绥阳郡中也是一霸。”
  
  “涂家的灵丹妙药不知道有多少,想必涂家早就就已经做好准备了吧!”
  
  “我听人说,有一次凃御文喝醉酒之后向他们夸耀,涂家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强行突破的药物。”
  
  “尽管强行突破的话,远远比不上循序渐进从神门境第十二重楼突破入天河境的高手,但也远远超过从第十一重楼突破进去的啦!”
  
  众人纷纷发出惊叹之声。
  
  “原来如此,这涂家就是厉害,可以用这种方法,咱们连想都不敢想啊!”
  
  甚至就连那些长老,脸上也都是露出温和之色,还带着一丝期盼,看向凃御文。
  
  “这就是凃御文吧,他的哥哥涂烈武实力强大,乃是核心弟子中的佼佼者,甚至是未来紫阳剑场顶梁柱之一,他这个弟弟应该也不会太让人失望!”
  
  “他小小年纪,实力已经达到了这个境界,可见天赋绝对不差!”
  
  凃御文听到这些话,脸上露出傲然之色,脸上满满的都是傲慢,感觉自己非常了不起。
  
  他的目光向下看去,当最终落到陈枫脸上的时候,立刻是流露出浓浓的怨毒和愤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