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_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你天赋太好了
陈枫眨了眨眼睛,微笑说道:“这些东西我都知道。”
  
  “什么?你都知道?”赵松岩满脸不敢置信的说道:“这些知识可是非常高深的,有的连普通的三品炼药师都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有暗老在,我什么不知道?”陈枫心里说了一句。
  
  陈枫早就想好了说辞,他自然不会说出暗老的存在。
  
  他微笑说道:“我之前一直没有进入过炼药师协会,但是我在山野之中修行的时候,却是碰到过一位炼药师。”
  
  “我们两个在一块儿相处了大约有一个月的时间,颇为投缘,后来他有一日忽然离开。”
  
  “那天我在他住的山洞石头之上,发现了一卷他留下来的牛皮卷,上面写了很多东西。”
  
  “而我看完,记下里面的内容之后,牛皮卷便自己起火,焚成灰烬!”
  
  “刚才前辈你说的那些东西,那牛皮卷纸上都有记载。”
  
  “原来如此。”赵松岩惊叹说道:“原来你还有这般奇遇。”
  
  他沉吟片刻道:“牛皮纸,看完之后,自己燃尽,这确实是我们炼药师的做法,看来那老者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炼药师。”
  
  “他既然教过你,我再教这些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他忽然变得很沮丧,身子重重地后一靠,有些无奈的摊了摊手,说道:“收你当徒弟还真是苦啊,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陈枫哈哈一笑,说道:“前辈,其实晚辈更想向你讨教关于魂者方面的事情。”
  
  赵松岩终于来了精神,觉得可以大施所长了,赶紧问道:“什么事情?”
  
  陈枫说道:“前辈那时候教给晚辈如何构建招魂殿,以及那一门精神秘技灭杀囚笼。”
  
  “现在,晚辈灭杀囚笼已经修炼开始上手了,招魂殿却一直没有构建完毕。”
  
  “是吗?”听了这话之后,赵松岩陷入沉思之中。
  
  “一般来说,只有先构建招魂殿,才能修炼精神秘技而你,精神秘技都修炼好了,招魂殿前还没有构建好,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赵松岩想了想,说道:“陈枫,若是你放心的话,便开放你的精神世界,我要用我的精神力进去看一看。”
  
  陈枫微笑说道:“这有什么不放心的?前辈还会害我不成?”
  
  说着,他盘膝而坐,眼睛微闭,整个人变得一片沉静,精神世界缓缓放开。
  
  赵松岩在他对面盘膝而坐,精神力从他双眼之中,释放出来,探入陈枫的精神世界中。
  
  陈枫的精神世界广袤无垠,赵松岩的精神力化作的乃是一团小小的黑色雾气。
  
  这片黑色雾气进入陈枫的精神世界之后,立刻便发出不敢置信的惊叹:“陈枫,你的精神世界竟然如此广袤?果然不愧是天才!”
  
  然后,他就看到了陈枫的一抹透明神光。
  
  透明神光也注意到了赵松岩精神力幻化的那一团黑色雾气。
  
  陡然之间,神光暴涨,带着强烈的敌意,铺天盖地的向着黑色雾气涌去。
  
  陈枫赶紧制止,惊呼喊道:“这不是敌人,不要轻举妄动!”
  
  透明神光都快要接近黑色雾气之前了,才刷的一下,直接停了下来。
  
  就算是如此,也将赵松岩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他赶紧退出了陈枫的精神世界,看着陈枫,心有余悸说道:“你这精神力太恐怖了,不但非常强大,而且甚至已经生出了自我意识!”
  
  陈枫看着赵松岩,说道:“这个很罕见吗?”
  
  赵松岩看着他的神情,气的恨不得抽他一巴掌。
  
  这就好像是一个特别有钱的人,天天花天酒地,然后对着外面乞讨的人说:“我这样的生活很奇怪吗?难道不应该都是这样吗?”
  
  真是特别欠揍!
  
  陈枫缩了缩脖子,笑道:“前辈,说归说,咱别动手啊!”
  
  赵松岩没好气儿的瞪了他一眼,说道:“你可知道,你的精神力强度,甚至比我还要强,已经达到了二级魂师的水准。”
  
  “而你的精神力,自己产生了意识,这更是不可思议。”
  
  “我还不知道级别要高到什么程度,精神力才能产生意识,只能说你天赋太好了。”
  
  陈枫问道:“那我为何不能架构招魂殿呢?”
  
  赵松岩沉思片刻,说道:“我之前听过一个传说,说是有些天资太高之人,构建招魂殿,反而比其他人要困难得多。”
  
  “假如说其他人构建招魂殿需要的精神力是一的话,你构建招魂蝶需要的精神力有可能就是十,甚至能够达到一百!”
  
  “对,没错!”他一拍巴掌:“说的肯定就是这个原因,你天赋太高,架构招魂殿就很难。”
  
  “但是,”他兴奋说道:“只要你的精神点构建成功,召唤出来的魂仆,绝对是比别人要强大得多。”
  
  “这就是你们这些天才的厉害之处!”
  
  陈枫听了。心中这才了然,他也就不着急了:“既然如此,那就慢慢提升精神力就是!”
  
  赵松岩点点头,两人又说了几句,然后赵松岩就骇然发现,自己似乎没什么好说的了,自己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教给陈枫的了。
  
  他苦笑一声,说道:“陈枫,你可知道,当你的老师真的是会有挫败感的。我现在也没什么好教你的。”
  
  陈枫微笑道:“那咱们两个就聊天吧,正好有件事我想跟你说一说。”
  
  说着,他就将碰到的侍卫情况说了一遍。
  
  他叹了口气说道:“之前我在丹阳郡,和丹阳郡炼药师协会起过冲突,甚至可以说是不死不休。”
  
  “我本来以为绥阳郡这边会好一些,却没想到下面的侍卫也是这样!”
  
  他看着赵松岩,问道:“难道说炼药师协会都是这样的吗?”
  
  赵松岩听了之后,沉默片刻,苦笑说道:“你说的没错,几乎可以说,整个炼药师协会都是这样。”
  
  “炼药师协会刚刚组建的时候,本来是想着,让天下炼药师都有一个去处,不受人欺负。”
  
  “但后来,慢慢的就变了味儿,不受人欺负了,就开始欺负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