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_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我来替你爹娘管教!
这些元石,直接垒成了一座小山,耀花了众人的眼睛!
  
  众人又一次发出惊呼:“这个平民,竟然拥有如此丰厚的财力,这得有多少块元石?”
  
  “我估计起码也有一千五百万块到两千万块了,如此雄厚的实力,已经不弱于一个舞阳城中的三等家族了,此人绝对不是没有来头的!”
  
  “不错,此人北京应该非常深厚,非等闲人!”
  
  众人纷纷说道。
  
  而那小二,脸色变得惨白,他也意识到,自己似乎得罪了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但他还在嘴硬:“那又如何?你有钱又如何?我们这里只接待权贵之人!”
  
  “你呢?你算是什么狗屁的权贵?”
  
  “哦?我不算权贵是吗?”陈枫微笑道:“那什么样的人才算是权贵呢?”
  
  魏小山指着王公子说道:“像是王公子这种世家子弟,才算是权贵。”
  
  陈枫微笑道:“王公子是五大世家之王家子弟,五大世家比四大侯府低一层,我这个侯府子弟,怎么就不能称为权贵了?”
  
  “什么?你是侯府子弟?”
  
  “哈哈,贱民,能不能别做梦?现在还是白天呢!”魏小山不屑的冷哼说道:“就凭你也配?四大侯府的子弟,我们这里基本都认识,你想冒充也别冒充这种太有名的呀!”
  
  王公子也是在旁边冷冷说道:“贱民,我现在可以肯定,你绝对不会是贵族子弟,你是在冒充!”
  
  “你放心,王家不会饶过你的,王家一定会杀……”
  
  他的话刚说到一半,忽然戛然而止。
  
  因为,陈枫手中已经出现了一块令牌。
  
  令牌之上,金龙闪耀,似乎在盘旋着,想要腾空而起。
  
  “这,这是金龙令牌?龙神侯府的金龙令牌?”
  
  “金龙令牌一出,如龙神侯亲至!”人群之中,一名见多识广之辈发出惊呼。
  
  陈枫微笑道:“没错,这,就是金龙令牌!”
  
  “这个少年,竟然拥有金龙令牌?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啊,我知道了,他一定是陈枫,是龙神侯的关门弟子陈枫!据说龙神侯很器重他,想把衣钵传给他!”
  
  “原来此人,正是舞阳城声名鹊起的陈枫,听说他天赋绝伦,实力强大无比,已经是年轻一辈中出了名的高手!”
  
  众人发出了第三声巨大的惊呼。
  
  王公子脸色惨白,指着陈枫,牙齿打颤,浑身哆嗦,话都说不利索了:“你,你真是陈枫?”
  
  陈枫微笑:“没错,我就是陈枫。”
  
  而那名小二魏小山,已经身子一软,直接瘫倒在地,裤裆湿了。
  
  众人闻到一股骚气,原来他竟是被吓尿了。
  
  他满脸绝望,恐惧无比,口中喃喃道:“完了,完了,竟然是陈枫,陈枫这次一定会杀了我的。”
  
  陈枫看向王公子,说道:“我刚才之所以说你在王家地位低,是因为你不认识我。”
  
  “王家地位最高的那几个年轻子弟,都被我狠狠地收拾过,我的羊毛,只怕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怎么会不认识我呢?”
  
  王公子脸色涨得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被人这么羞辱,感觉羞臊无比。
  
  刚才还在那里鄙视陈枫,结果转眼间就发现,这个他口中的贱民,其实是一个他根本无法企及,甚至都没有资格仰望的存在!
  
  “见过龙神侯大人!”周围之人都是跪了下来,数百人,黑压压的跪倒一片,表达对陈枫的尊重。
  
  见金龙令牌,如龙神侯亲临。
  
  此时,一名衣着华贵的中年人匆匆赶了过来,看到这一幕,顿时愣住了。
  
  然后,他立刻从伙计那里搞清楚了怎么回事。
  
  他立刻快步走了过来,先是狠狠的扇了魏小山几个耳刮子,寒声说道:“你这个不长眼的狗东西,竟然得罪了如此贵客,真是该死!”
  
  用劲儿极大,把魏小山血都给打出来了,魏小山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看都不敢看陈枫一眼。
  
  然后掌柜向陈枫,一脸谄媚说道:“陈公子,陈公子,真是抱歉,我来迟了,害的您受了这么大的气,您消消气儿,消消气儿。”
  
  陈枫微笑道:“你来不来,都没什么,我受了气,自然会让他们用鲜血来洗刷!”
  
  “我来你们大秦第一剑买东西,结果没想到,你们大秦第一剑的伙计就是这么一个德性,真的是让我非常失望!”
  
  这名掌柜满头大汗,他可深知得罪了陈枫是什么样的后果,赶紧点头哈腰的道歉说道:“我下去之后一定好好收拾魏小山这个狗东西!”
  
  陈枫微笑道:“仅仅是收拾就够了吗?”
  
  那管家愕然:“啊?”
  
  他小心翼翼道:“那您的意思是?”
  
  陈枫淡淡道:“我以后不想再看到他。”
  
  “好,好,这好说,回头我就把他赶回他老家去!”掌柜松了口气。
  
  陈枫看着他,目光冰冷,寒声说道:“我的意思是,我不想再看到他,你明白了吗?”
  
  那掌柜陡然间明白了陈枫的意思,他也很果决,立刻点点头,说道:“我明白了,陈枫公子。”
  
  说着,转过身向魏小山走过去。
  
  魏小山心中涌起不祥的预感,赶紧叫喊道:“掌柜,掌柜大人您……”
  
  “你得罪了得罪不起的人物,所以,你就必须要赔罪,而你身上有什么东西配拿来给这位大人赔罪呢?只有你这一条贱命了!”
  
  掌柜寒声说道。
  
  说着,一掌拍出,魏小山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直接打成一滩肉泥。
  
  陈枫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看向王公子,微笑说道:“王公子,现在咱俩的帐该算算了。”
  
  他还在笑着,但脸上却是寒意凛然,没有丝毫的笑意。
  
  王公子结结巴巴道:“你要干什么?”
  
  陈枫微笑道:“我要干什么?你刚才敢那么说我,敢那么说我师妹,我当然要好好惩罚你!”
  
  “说吧,你要自杀,还是我来动手?”
  
  王公子浑身哆嗦,却不答话。
  
  陈枫摇摇头,缓步向前走去。
  
  王公子尖声叫道:“你,你不敢杀我的,我是王家的人,我是五大世家的人……”
  
  陈枫微笑道:“五大世家的人,我杀了也不少了,不缺你这一个。”
  
  “你们爹娘既然没管教你们,我就替他们来管教管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