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_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齐国来使!

  甚至,能够在空中看到一块块黑色的缝隙,那是空间被斩裂的裂缝。
      
      陈枫惊骇:“我不过是随手划出,竟然就如此强大的威力?”
      
      他的右手轻轻滑过,面前的墙壁毫发无损,而当陈枫推开门的之后便看到,墙壁外面的一块花岗岩已经是被震成了碎末!
      
      震动的时候,竟然产生了强横无比的切割力,远远胜过之前!
      
      而且这股力量极为的巧妙,不易察觉!
      
      陈枫恍然大悟,喃喃自语道:“原来,这才是斩人剑法的真谛,这才是斩人剑法的最高境界,将斩人剑法练到最高境界之后,竟然能够掌握到一丝寂灭之意!”
      
      “我现在,已经是做到了!”
      
      原来,这里的空气中弥漫的竟然都是非常精纯的寂灭之力,这个寂灭之力和外面山脉中的那些灰色气流略有相似,但却不知道要比那些灰色气流精纯多少倍,高多少个等级!
      
      陈枫轻声自语道:“我现在掌握的这寂灭之意,并不是什么具体的招式。”
      
      “只是一种体悟,一种领会,将其加入到我的真正招式中的话,必然会极大地增强招式的威力。”
      
      “而且,”陈枫峰嘴角微露笑意,说道:
      
      “我之前一直觉得对阵武王境强者非常吃力,因为武王境的强者,不知道为何,一个个**都是非常的强横,想要将其割裂开来,非常困难。”
      
      “但现在,加入这种寂灭之意之后,应该会轻松不少。”
      
      陈枫更是心头火热:“我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了,寂灭刀门在阴阳大帝陵寝中得到的传承,绝对和寂灭之力有关,说不定寂灭刀法就是那传承!”
      
      “现在,我只是稍微领略了一点寂灭之意的皮毛而已,就已经有这样的效果,若是我彻底学会了寂灭刀法,又会是何等的强大?”
      
      陈枫心中,此时更是下定决心,一定要将寂灭刀法拿到手。
      
      这也是他来寂灭刀门的根本原因!
      
      陈枫看着这些弥散在空中的寂灭之力,忽然心中一动,暗自想道:“这些寂灭之力,不知道我能否将他们拿为己用呢?”
      
      想到就做,陈枫悄然运转九阴九阳神功,吸力缓缓传来。
      
      这一次,他刻意的减小了九阴九阳神功的吸力,让其维持在一个非常微弱的水平线上,这也是怕惊动其他人。
      
      然后,这股极为微弱的吸力控制着空气中一股寂灭之力,向着陈枫缓缓飞来。
      
      忽然,那股寂灭之力接触到陈枫身体的那一瞬间,陈枫就感觉那股杀戮、绝望、凶残、毁灭的气息,再次传来,让他剧烈地打了个哆嗦。
      
      哪怕只吸收了一丁点,也是不成!
      
      瞬间再一次陷入那种绝望的境界中。
      
      陈枫睁开眼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不行。现在的我还根本没有办法驾驭吸收这种力量,还是以后再说吧!”
      
      接下来的两天,陈枫便是过上了枯燥的生活,白天照顾那些花花草草,晚上则是在自家房中修炼。
      
      与此同时,齐国边境。
      
      这里是一片荒漠,荒漠之中,有着大片的营房帐篷,其中最大的那顶帐篷之中,田不咎正跪坐于地。
      
      这里,就是他大军驻扎之地。
      
      他被陈枫虚张声势给直接吓得根本都没有在秦国境内停留,大军直接撤回了齐国境内,观望无敌军的动向。
      
      这段时间,田不咎的日子可不算好过,军中甚至已经是对他不战而逃有了一些非议。
      
      若不是田不咎一直在军中威望极高,只怕就已经弹压不住了!
      
      其实,现在不仅是别人,就连他自己都对自己做的这个决定有所怀疑。
      
      因为在他退到这边来之后,无敌军就再也没有任何的举动,他们裹足不前,没有进一步追击,这不由得让田不咎心中暗想:
      
      “无敌军会不会是虚张声势?”
      
      而就在今天,他的大营之中忽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是一个身材纤瘦的中年人,长相平凡,但是眼中时不时闪过的一抹精光,显示出他内心的精明。
      
      他向田不咎欠了欠身子,微笑说道:“四哥!”
      
      原来,此人竟然也是齐国田家之人,和田不咎还是一辈儿的。
      
      田不咎看了他一眼,目光之中,露出一抹冷意,拒人于千里之外。
      
      他淡淡说道:“你现在深得家中长辈看重,听说老祖宗更是对你青眼有加,可是比我要混的不知道好多少,我可当不起你这一句四哥呀!”
      
      中年人被他这么冷嘲热讽,却也不生气,只是微笑说道:“四哥,当年的事情你还挂怀在心?”
      
      田不咎一向心机深沉,喜怒不形于色,而此时,脸上却是闪过一抹罕见的暴怒,大声吼道:“田不忧,你别在这里假惺惺,装样子!”
      
      “当初若不是你的话,我又怎么会被家族派来执行这个任务?”
      
      “这十年来,我在秦国忍辱偷生,活得有多么艰难,你可知道?”
      
      田不忧此时也撕开了那一层伪善面纱,看着田不咎,哈哈大笑道:“活该,你技不如人,被我击败,不得不来执行这个任务,有什么好抱怨的?”
      
      “有本事,你倒是击败我呀?”
      
      田不咎怒道:“你……”
      
      “我什么我?”田不忧脸色忽然变得阴冷起来,冲着田不咎寒声说道:“田不咎,这一次我过来,是向你传达家族之中高层的意思,也是咱们齐国高层的意思!”
      
      “你不要再在这里跟我抱怨,告诉你,这抱怨是没用的,有本事,你就去找家族里面的那些老祖宗去抱怨!”
      
      田不咎冷声喝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田不忧沉声喝道:“你对一个连二十岁都不到的毛头小子,连战连败,这件事在齐国高层之中,已经引起轩然大波。”
      
      “陛下震怒,许多贵族,都是质疑陛下用人,更是质疑咱们田家怎么会拍出来这么一个废物?”
      
      “现在田家的压力非常大,所以家族中老祖宗们已经商量过了,半个月之内,你必须要反攻!首要任务有三件!”
  

Ps:书友们,我是洛城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