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母亲遗物
两人来到小院之中,推门进了堂屋。
  
  而陈枫也是很快就发现,这堂屋里面,也是简陋到了极致。
  
  里面的桌椅摆设都是非常的简单,而陈枫甚至在西厢房看到了一架织机。
  
  “织机?”陈枫挑了挑眉头,说道:“我母亲房中为何会有这个?”
  
  童伯犹豫了一下,然后声音低沉说道:“大约在少爷刚刚出生没多久的时候,你们母子二人,生活贫苦,难以为继。”
  
  “那段时间,夫人要以为府中其他贵人织锦缎为生,若不然的话,你们两个早就饿死了!”
  
  “什么?我的母亲堂堂一府的夫人,竟然给别的女人织布为生?”陈枫听到这句,瞬间脸上的肌肉剧烈的跳动了一下,闪过一抹暴怒之色,眼睛变得通红!
  
  “难道云破天就不供养吗?”陈枫怒道。
  
  童伯叹了口气,沉默不语。
  
  他什么都不用说,陈枫也能猜到了。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将自己的心情平复,在这院子里面,几间房中,转了一圈。
  
  虽然这里极为简陋,但是处处都留下过母亲生活的痕迹。
  
  陈枫看着,心中平添无数酸楚。
  
  虽然已经记不清了,完全记不得母亲的容貌了,但是陈枫能够想象的,幼年的自己和母亲在这里相依为命,日子过得是何等艰难,而母亲又是何等的痛苦!
  
  正堂之中,有着香案。
  
  香案之上,供着一座佛像。
  
  佛像极简陋,雕刻的也非常的简单,不过区区几笔,却是栩栩如生,显然雕工极为的高妙。
  
  那佛像坐在那里,目光平淡,看向陈枫,就仿佛能够参透世间一切。
  
  没来由的,陈枫心情竟是平静了不少。
  
  他隐隐约约知道,这是佛,但更多的,陈枫却是根本就不知晓,因为他了解的极少,之前几乎没有接触过佛门,
  
  他曾经误入过湖底的小雷音寺,得到了某些传承,但是,却没有类似于这方面的知识。
  
  毕竟,整个秦国,甚至是整个屠龙三十七国,似乎都没有多少与佛有关的东西。
  
  他对这方面的了解极为的匮乏。
  
  佛前有青灯,青灯之前有茅草编织的蒲团,就是这般简陋。
  
  而后,童伯把蒲团挪开,在地面轻轻敲击了几下,七短六长,极有韵律。
  
  下一刻,忽然,那地面悄然裂开,露出下面一个木头匣子。
  
  木头匣子也是极为的简单,就是用最为普通的榆树打造的,也没有镶金嵌玉,也没有散发出来强大的气势。
  
  陈枫问道:“这是?”
  
  童伯轻声说道:“陈枫,这是你母亲留给你的遗物,她曾经在十七年前清清楚楚的告诉我,等你过二十岁之后,才可以将这一东西给你。”
  
  “没想到啊,这一等,就是许多年,不过我现在,也终于可以了却夫人的夙愿了。”
  
  陈枫颤抖着双手,将那木盒接过。
  
  而后,童伯又是和陈枫说了一番话,便告辞离去!
  
  童伯都已经走到院门口了,忽然回过头来看向陈枫,轻声说道:“少爷,老奴能够提醒你的只有一句话,此处并不是你真正的家!”
  
  “要小心府中的人!”
  
  “小心府中的人?”陈枫神色一凝,问道:“包括大将军吗?”
  
  童伯轻声说道:“包括所有人!”
  
  童伯走后,陈枫将院落打扫了一遍。
  
  他没有用武者的力量,而是拿着扫帚和抹布,像是一个寻常百姓一样,将这里里里外外拾掇了一个通透。
  
  因为这里,是母亲曾经的居所。
  
  直到傍晚时分,方才打扫完毕,陈枫也累的一身大汗。
  
  院中有水井,井水冰凉,陈枫打了桶水,冲刷身体。
  
  冰水流过坚实的肌肉,陈枫忽然有种恍然一梦的感觉,在这小院中,他仿佛回到了几年前,他还是那个比起眼的乾元宗小子。
  
  夜色如水,堂屋之中,陈枫盘膝而坐,在他面前,摆放着一个小小木匣。
  
  毫无出奇之处。
  
  这,就是陈枫母亲留下的遗物。
  
  陈枫将木头匣子打开,露出里面的事物,看到之后,陈枫脸上顿时露出一抹愕然之色,而后,伸手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
  
  原来,这木匣之中竟只是一本书册而已。
  
  这书册,已经非常的古旧,陈枫翻开之后,只见里面密密麻麻,写的都是字迹。
  
  字迹非常的娟秀,字如人,陈枫立刻就知道,这肯定是自己的母亲手抄的。
  
  然后,他仔细往下看,发现这乃是一部手抄的佛经。
  
  陈枫不知道这是哪道经书,但是他还是看得出来,这经书和修行毫无关系,最主要的目的,应该是为了让自己平心静气凝神。
  
  陈枫心中不由得有一丝失落,但他立刻将这丝失落驱逐出去,自嘲一笑,轻声说道:“陈枫,你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这是母亲留下的遗物,就算是与修行没有关系,又如何?照样无比的珍贵!”
  
  他点上油灯。
  
  夜凉如水,一灯如豆。
  
  古佛,青灯,少年。
  
  陈枫缓缓地翻阅着,他嘴唇微微翕动,轻声读着。
  
  陈枫这一天,其实心中都是非常煎熬的,他的心情一开始是喜悦,后来是失落和委屈,再后来,则是满满的愤怒,之中还夹杂着一丝惶恐不安。
  
  整个人心如同被扔在油锅里上下煎炒一般,非常的难受,心情也是非常的焦虑。
  
  但此时,陈枫沐浴在这如豆一般大小的青光之中,感觉这佛像平静的目光注视着自己,读着手中佛经,几乎只是刹那间,他整个人都变得宁静了,心中一片安然。
  
  他竟是就这么盘膝而坐了一整夜。
  
  第二天一大早,院门忽然被敲响了。
  
  陈枫打开门,外面站着一名青衣奴仆,大约二十来岁的年纪,一双三角眼里面闪烁着精明的光芒。
  
  他斜着眼看了乘风一眼,眼中满满的都是不屑,然后将手中一个红漆食盒重重地往地上一蹲,不耐烦的说道:“老爷命我给你送饭!”
  
  他的态度非常恶劣,满脸都是不情不愿的样子。
  
  陈枫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将红漆食盒拿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