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九百四十六章 丧家之犬
冯立轩顿时发出凄厉无比的惨叫声:“啊!我的腿!我的腿!你竟然打折了我的腿?冯家不会饶了你的!”
  
  陈枫盯着他,冷冷吐出两个字:“道歉!”
  
  冯立轩大声咆哮道:“你他娘的做……”
  
  那个梦字还没有说出来,陈枫又是一脚踢出,这一次则是将他右腿膝盖直接踢碎!
  
  冯立轩再也支撑不住,直接跪倒在地,那断骨之处撞击在地面上,疼得他差点晕过去。
  
  陈枫微笑道:“现在道歉吗?”
  
  冯立轩此时看向她的目光中,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嚣张,而是充满了恐惧,如同看一个恶魔一般。
  
  他服了。
  
  他精神恍惚,颤声说道:“你,你怎么敢?”
  
  陈枫一声暴吼:“道歉!”
  
  冯立轩吓得一个哆嗦,赶紧砰砰砰的在石台之上,向着陈子媛元磕头,口中哭喊道:“师姐,我错了,我向你道歉,求求你,你跟陈枫说,让他饶了我吧!”
  
  他一边哭一边喊,眼泪鼻涕都下来了,样子狼狈到了极点。
  
  陈子媛给吓得有点手足无措,心中却也觉得十分快意。
  
  她看向陈枫,陈枫嘴角露出一抹冷笑:“道歉完了,那就滚吧!”
  
  说着,一脚踢出,直接将他踢飞出去,摔倒在地,又是一阵惨叫。
  
  冯立轩在别人的搀扶之下,勉强站了起来,然后夹着尾巴,如同丧家之犬一般离开。
  
  临走之前,他回过头来,恨恨地看了陈枫一眼,目光之中充满怨毒。
  
  看到陈枫将冯立轩打的如此凄惨,这些人似乎方才意识到陈枫的实力是何等强大,绝非他们惹得起的,于是他们脸上的不满之色全都消失了,至少不敢表露出来!
  
  这一轮的战斗,陈枫这边结束的是最快的。
  
  次之的,则就是八号擂台上面的魏无忌和他的对手。
  
  见陈枫如此轻易就击败了自己的对手,魏无忌嘴角轻轻一勾,而后一剑挥出,顿时漫天剑影落下,他的对手根本连看都没有看清楚,便是一声惨叫,浑身上下被刺出十几个血窟窿,重重地摔下,已然身受重伤。
  
  但是还好,并没有生命危险,这显然也是魏无忌手下留情了。
  
  要不然的话,绝对能够轻易将他杀死!
  
  其他擂台之上,有的快,有的慢。
  
  而曾经出言嘲讽过陈枫的那两人,也都是纷纷解决了自己的对手,显然他们还是有点儿实力的,不过他们用的时间颇长,实力也很是一般。至少在陈枫看来,与土鸡瓦狗没有任何的区别。
  
  陈枫现在也知道了他们的名字,那最早出言嘲讽陈枫之人名叫羊文耀。
  
  而附和王中泽的那个人则是名叫王博。
  
  “羊文耀,王博!”陈枫看着他们两个,嘴角微微露出一抹冷笑:“你们两个可小心点儿,别犯在我手上。”
  
  陈枫此人,恩怨分明,敢于羞辱他,就要付出代价,绝不可能安然无恙。
  
  一个时辰之后,所有擂台之上的战斗全都结束,十六名胜者决了出来。
  
  这十六名圣者之中,像是陈枫魏无忌这般毫发无伤的,大约有十个。
  
  剩下六人中,三名轻伤,两名重伤,还有一人则是被打的重伤濒死。
  
  陈枫之前没有留意,而现在看了一下,却是眉头一跳。
  
  因为,他在这十六人中看到了那名黑瘦黑瘦的少年,好像是异族。
  
  现在,陈枫也知道了他的名字,名叫塔塔木。
  
  简明俊看向众人,宣布说道:“今日比试便算结束,明日开始第二轮。”
  
  众人纷纷点头,准备离去,而这个时候,陈枫忽然回过头来,只向羊文耀和王博两人,冷声说道:“你们两个,我希望你们两个能够多坚持一两场,直到碰到我。”
  
  “尤其是你,羊文耀,我希望你能够碰到我之前一路畅通无阻。”
  
  “然后,我会给你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你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强者!谁才是废物!”
  
  羊文耀脸色数变,变得极为难看,但是他竟然没有敢反驳。
  
  刚才,是他们在向陈枫说嚣张的话,而现在,则是陈枫向他们说。而且,他们还不敢反驳!
  
  因为,这就是陈枫的实力,这就是陈枫的实力带来的震撼!
  
  现在,羊文耀心中生出一丝后悔,后悔自己得罪了陈枫,而王博也是同样如此。
  
  陈枫仰天哈哈大笑,转身离去!
  
  实力强,就是可以如此!
  
  陈枫快要走到自家小院的时候,忽然听见身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回过头去,只见陈子媛正在后面追着。
  
  陈枫挑了挑眉头,微笑说道:“子媛,你怎么来了?”
  
  陈子媛脸上立刻露出一抹羞红之色,她低下头,捻着衣角,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她也不知道怎么的,自己就鬼使神差一般地追了上来。
  
  在陈子媛之中,只是感觉和陈枫呆在一块儿,能看到陈枫,就莫名的开心,现在要她说理由,她却是说不出来了。
  
  陈枫看出了她的尴尬羞涩,微笑道:“来吧,正好去我住的地方看看,不过寒舍简陋,怠慢了你,可不许生气。”
  
  陈子媛赶紧连连点头,说道:“怎么会生气呢?”
  
  她心中很是高兴,陈枫能够带她去自己住的地方,显然已经是表示对她很亲近,很信任了。
  
  陈枫带着她来到小院之中,陈子媛左看看右看看,说道:“陈枫,这么大的院子,就你一个人住啊?你拜的那个师父没有收其他弟子吗?”
  
  陈枫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笑容,微笑说道:“收了,收了还不少呢!不过现在只剩我一个了。”
  
  陈子媛吐了吐舌头,没敢再问陈枫。
  
  将她带入厢房之中,请他坐下,奉上一杯清水,笑道:“可别嫌简陋,我平日就是喝这清水的。”
  
  陈子媛笑嘻嘻的接过来,一口喝了一半,说道:“陈大哥,你的东西,我什么都不嫌弃。”
  
  这话说出来才发现似乎很有歧义,于是便立刻又低下头去。
  
  陈枫不由拍了拍额头,神色间有些无奈,这位陈师姐什么都好,就是太害羞,动不动就低头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