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第一千九百六十四章 屈辱
“此时不低头,难道还等着被他们打死?”
  
  他的目光之中带着无奈,还带着几分屈辱。
  
  陈枫看到这一幕,顿时心中一颤,能够体会出他作为下院首座的那种无奈。
  
  “走吧,咱们走吧。”简明俊带着陈枫继续向前走去,显然不想理会那几人。
  
  陈枫点点头,他忍了。
  
  简明俊一边走一边说道:“外院大比,咱们下院出一人,中院则是出五个人,而上院则是出十个人!”
  
  这个时候,中院那些人中,一名又矮又胖,体如圆球一般的青年,忽然冲着这边扬声道:“下院的两个废物,你们这是准备去哪啊?是来参加外院大比给我们送死吗?”
  
  话音落下,他周围的中院之人便是发出一阵哄笑之声。
  
  陈枫眉头拧起,简明俊拉着他向上走去,淡淡说道:“走吧,若是你忍不住怒火,那么就会连参加外院大比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在这里被他们给杀了。”
  
  显然,简明俊也不认为陈枫会是他们的对手。
  
  殊不知,陈枫实力,丝毫不弱于他们,甚至更强!
  
  陈枫回过头去,目光扫了一下,而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这些人其实实力也都不是极强,不过就是七星武王左右而已,最高的一个可能才达到七星武王中期。
  
  跟他相比,并不是什么强大之人。
  
  若是单挑的话,陈枫可以斩杀他们中任何一个人。
  
  所以,陈枫认为他们没有让自己忍的资格。
  
  但他决定给简明俊这个面子,他深深吸了口气,转身准备离开。
  
  陈枫,第二次忍了。
  
  但没有想到的是,陈枫两人不想惹事,中院那些人却是不肯放过他们。
  
  他们加快脚步,来到陈枫和简明俊面前。
  
  那名五十余岁,一袭银色长袍,看起来华贵无比的中年人走到陈枫面前,盯着他,阴测测的说道:“你就是今年的下院大比第一,那个什么狗屁新人王?”
  
  陈枫盯着他,嘴角露出一抹冰冷笑容,淡淡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那看来就是你了。”银袍中年人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忽然回过身去,看着身后那几名青年,说道:
  
  “给我记住这个小兔崽子的样子,他就是这一次什么狗屁新人王,到时候,在大比的时候,无论谁碰到他,都给我往死里打!”
  
  “不用给我留一丝情面,直接将他斩杀。“
  
  他忽然一拍手,笑道:“不对,最好先狠狠的折磨他一通,然后再让他死。”
  
  此人,正是中院首座,段玉山!
  
  他身后那几名青年都是嘻嘻哈哈点头应是,纷纷说道:“段首座,您就放心吧,您说的话咱们怎么敢不听?”
  
  “哈哈,段首座,您既然说了这道命令,那么这个小兔崽子的命运就已经决定了,那就是先受尽折磨,然后再被杀死。”
  
  他们脸上神色都非常轻松,说着要杀死陈枫的话,却没有丝毫变化。
  
  显然,都没有将陈枫放在眼里。
  
  “简首座,你们下院之所以就出这么一个人,是不是就怕被我们羞辱的太多了?出一个人的话,就算他与我们每人都对战一次,最多也不过是被羞辱四次而已,若是你们也出4个人,那么,哈哈,到时候被羞辱的可就不止是四次!”
  
  那名矮胖青年看自己首座这般说,忽然目光转了转,便开口说道。
  
  他这样做,显然是为了讨好段玉山。
  
  “简首座还真是明智啊,如此知道趋利避害。”另外一名三十余岁,身材高大,一些紫袍的男弟子不屑的说道!
  
  简明俊深深吸了口气,他盯着那段玉山,声音冰冷的说道:“段玉山,你就不管管你手底下这些人吗?”
  
  段玉山哈哈一笑,一脸无奈,摊了摊手说道:“哎呀,王老弟呀,我也想管呀,但是可惜,我手底下这帮崽子,一个个都不怎么听我的,我想管都管不了。”
  
  “可也没办法,谁叫我手下这些崽子一个个实力够强呢?”
  
  他忽然语气变得森然起来,盯着简明俊,带着一抹戏谑之意说道:“咱们武者,强者为尊,他们实力强,所以他们就有放肆的资本!”
  
  他这番话,显然是意有所指指。
  
  简明俊目光变了,盯着他缓声说道:“段玉山,你不要欺人太甚!”
  
  “我就是欺人太甚!又如何?”段玉山的语气忽然变得冰冷起来,刚才脸上维持的一丝客气也消失的无影无踪,纯粹就变成了极深的恨意和浓浓的挑衅。
  
  他大声吼道:“他们实力够强!所以他们就可以盯着你在这里大声嘲笑!”
  
  “而你呢?你却对此无可奈何!”
  
  “有本事,你就打回来啊!有本事,你就将他们击杀啊!他们自然就不会在这里嘲笑你了!”
  
  “段玉山,你究竟是要做什么?”简明俊强忍怒气说道。
  
  “我什么意思?我什么意思你不知道吗?”段玉山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接着,这一抹笑容忽然就变成了刻骨的怨毒。
  
  他的声音,怨恨到了极点:“简明俊,我跟你的仇怨,还需要再多说吗?”
  
  “当初我有那么多好的差使,我放着不去,却守在这里,当一个狗屁的中院首座,我为的是什么?我为的就是每隔三年就有一次打压你的机会!”
  
  “只要是我还是这个中院首座,你的下院新人王,就永远别想抬起头来!甚至,就永远别想过能够活命!”
  
  “我会让我手下的中院弟子,将他狠狠地踩落尘泥,而我也会将你踩到泥里去,让你遭受无边的羞耻,让你愤怒,怨恨,但是无可奈和,哈哈哈!”
  
  说着,他发出一阵得意的狂笑之声,声音里面的那怨毒,都让人不寒而栗。
  
  显然,他跟简明俊有着极深的旧日冤仇。
  
  “你!”简明俊指着段玉山,满脸愤怒之色,但是他除了愤怒,也做不了其他的。
  
  因为,他不是段玉山的对手,而他手下的人,也不是段玉山手下人的对手。
  
  但就在这时,陈枫忽然走了上来,他冷冷的盯着段玉山,声音森寒如冰:“刚才段首座你说的那番话,真是发人深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