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二百一十二章 蛇皇血脉!
“这,这,这是最最顶级的蛇皇血脉,才能拥有的蛇皇音啸波呀!“
  
  “这可是最顶尖的黑水玄蛇血脉,才能够拥有的天赋技能,天生自带,只需觉醒,无需修炼,而任何人也无法通过修炼来得到这门强大无比的天赋神技!”
  
  “难道说,有觉醒了黑水玄蛇血脉之人出现在部落附近了吗?”
  
  他脸上的震惊之中却还带着一丝掩不住的狂喜,忽然之间,举起双手,仰天大笑,老泪纵横:“老天爷开眼呀,真是开眼啊!”
  
  “我黑水玄蛇骨已经足足七万九千年,没有任何人觉醒黑水玄蛇血脉了,而若是这一次真的是黑水玄蛇血脉,那代表着,我黑水玄蛇部再次崛起的契机已然到来!”
  
  说着,他身形急速闪现,转眼之间便是已经来到了数百里之外。
  
  这个时候,他已经看到了那名女子,也看到了那女子怀中的那小小女婴。
  
  于,是他目光骤然收缩,眼中露出极度兴奋狂热之色:“没错,就是她了,就是她!”
  
  此时,落在他眼中,这女子怀中抱着的哪里是什么女婴啊,分明就是一团金光!
  
  里面时不时还闪现着天青色的璀璨光芒,高洁华美!
  
  而这个时候,在这女子和女婴的旁边,则是为了足足有数千人之多。
  
  这数千人全部都是黑水玄蛇部落的战士,实力强大,只是他们看着这一对母女,却是畏畏缩缩不敢上前,目光之中透出掩不住的恐惧之色。
  
  周围那足足数千具的尸体,是他们恐惧的原因,他们很多同伴冲上去了,无一例外,都被那恐惧的恐怖的音波给震碎了头颅!
  
  终于,不知道谁发一声喊,他们疯狂的咆哮着,向这对母女杀了过去。
  
  而这个时候,那小女孩似乎还想在发出那恐怖的尖叫,但是,她刚刚要动作,便是感觉一阵剧痛传来。
  
  脸上露出掩不住的痛苦之色,却是无力再发。
  
  那领头的黑水玄蛇部落统领,哈哈大笑,兴奋的喊道:“那个小崽子已经没有力量了,上去,杀了他们!”
  
  “是!”众人纷纷发出疯狂的大吼,眼看着他们就要冲上去,将这对母女斩成烂泥。
  
  而这个时候,忽然,那须发皆白的老者,一挥手中的蛇杖,厉声吼道:“都给我退下!”
  
  随着他这一声怒吼,这些人都是直接被震的弹回去几十米,身形踉踉跄跄,但是却还都没有受伤。
  
  这力道的控制,妙到毫巅,此人实力深不可测。
  
  看到他的出现,这些黑水玄蛇部战士都是愣住了,然后纷纷发出惊呼:“枯木长老,是枯木长老来了!”
  
  他们纷纷跪倒在地,向着这枯木长老磕头行礼。
  
  显然,枯木长老在黑水玄蛇部落之中地位极高,而枯木长老则是看都没有看她们一眼,只是来到那对母女之前,声音颤抖说道:“你们,你们是从哪里来的?”
  
  那女子看到他之后,立刻意识到,自己的机会来了。
  
  此人显然是黑水玄蛇部落之中的高手,他语速极快,将自己的经历说了一番。
  
  那枯木长老听完之后,沉沉不语,然后忽然直接抓着她们,便是消失!
  
  黑水玄蛇部落,广袤无边,这巨大的部落,在一片连绵山脉的深处,占据了这片山脉之中最肥美的谷地。
  
  他们的主殿,则是位于谷地北方的一座巨大山峰之上。
  
  那山峰之上,密密麻麻,修建了许多的宫殿。
  
  这些宫殿都不是多么的华丽,但足够的结实,粗大,厚重。
  
  枯木长老的住处就是在离主殿最近的一处大殿之中,他将两人带到这里,然后看着她们,此时他眼中的狂热与兴奋已经消失了,目光变得极为深邃而悠长,还有着一丝算计!
  
  他看着这女子,淡淡说道:“我也就不瞒你了,我刚才之所以出现,就是因为我感应到了有人身上有着非常强大的黑水玄蛇血脉。”
  
  “而这样的黑水玄蛇血脉,在我们黑水玄蛇部落之中乃是至尊血脉。”
  
  月婵惊讶而又兴奋的说道:“您的意思是?”
  
  “没错,你的这个女儿拥有着神奇的黑水玄蛇血脉,若是检测成功的话,那么空缺了整整七万年的黑水玄蛇部落女皇之位,她便可以占据!”
  
  “什么?”听到这话,月婵的呼吸瞬间变得极其粗重起来!
  
  女皇的位置啊,如果她的女儿真的能够成为女皇的话,那么一切都不是问题了,她绝对就有实力向她的杀夫仇人,她女儿的杀父仇人报仇了!
  
  她心思灵透,这一路走来更是受尽了人间疾苦,早就已经不是当初那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
  
  她立刻看着枯木长老,诚恳说道:“枯木长老,若您能够帮助我女儿登基女皇之位,那么您有任何要求我们都会答应!”
  
  枯木长老看着她,满意的点点头,心道:“这女子倒还知情识趣。”
  
  而后,她微笑着说了一番话,这女子听得连连点头。
  
  第二日清晨,忽然,整个黑水玄蛇部落都是瞬间躁动起来。
  
  因为,所有人都是听到了,从那部落中心那座万米高的巨大圣山之上,传来的一阵阵战鼓之声。
  
  这战鼓之声,仿佛有着自己的灵魂一般,震慑着所有人的魂魄,让他们的身体最深处的血脉,都是已经一同躁动起来。
  
  所有人的鲜血仿佛都在燃烧,那一口心头热血,几乎要喷薄而出。
  
  唯有大吼大叫,才能够让自己的心情,略微平复下来。
  
  所有人都是惊骇的看着圣山,便看到那圣山的顶端,一面直径超过百米的巨大战鼓,正在不断的被敲击着。
  
  而鼓槌,则是两条粗大无比的大腿骨制成的。
  
  在那战鼓的上方,还有一个高达十万米的巨大虚影,正悬浮在那里,所有人都是发出惊呼:“先祖灵魂战鼓,这是先祖的灵魂战鼓被敲响了!”
  
  只有发生足以影响整个部落的大事的时候,才可以敲响先祖灵魂战鼓。
  
  先祖灵魂战鼓已经足足有七百年没有敲响,而这一次竟然又一次敲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