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二百四十九章 一败涂地!
第两千二百四十九章一败涂地!(第二爆)
  
  反应截然相反,不过谁高谁低,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不知道多少人,这一瞬间,呼吸粗重,激动无比,心脏砰砰乱跳。
  
  因为陈枫这三句,直接据即达到了他们心灵的最深处,触动了那最深的心弦。
  
  林墨雨整个人都呆住了,眼圈竟是红了,他的眼泪,簌簌而下,落在了杯中酒里。
  
  他目光哀戚,一旁的周德召轻轻叹了口气,知道他又想起了病逝的亡妻。
  
  这等心情,也没办法劝,他只好一声长叹。
  
  当陈枫缓缓吐出最后那一句:“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整个场中的寂静,被瞬间大破。
  
  有一个秀美女子,忽然哀声痛哭,不知道是不是想起了自己的恋人。
  
  就着陈枫这最后一句,林墨雨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不只是酒,还有泪。
  
  陈枫身子一转,手中酒杯一张,刷的一下,又是将那些残酒全部都接入了酒杯里面。
  
  他手持那半杯残酒,一饮而尽。
  
  陈枫目光沉静,看向应鹏池:“我这首词,比起你的,如何?”
  
  应鹏池还没有回答,下一刻,林墨雨就已经替他回答了。
  
  他一声幽幽叹息:“陈枫,你这首诗,当真是妙到毫巅!”
  
  不需要问,也不需要说,所有人听到那三句的一瞬间,就都知道:应鹏池输了!
  
  而且,输得惨不忍睹。
  
  一败涂地!
  
  这应鹏池,真是自取其辱!
  
  陈枫这词,和之前的还不一样,充满了天长地久,恩爱缠绵之意,让人一听,都能感觉到他和文中那女子的深深爱意。
  
  而且,他始终看着韩玉儿。
  
  韩玉儿此时已经泣不成声,她想到了和陈枫的分别之痛,相思之苦。
  
  但当她想起现在和陈枫的欢聚之乐,恩爱缠绵,却又心中充满了幸福。
  
  泪中带笑。
  
  看到陈枫看向韩玉儿那充满了深情的目光,陈子媛忽然心头大颤,如同被一个大锤狠狠地击打着心脏,让她这一瞬间心痛的难以言喻。
  
  她之前在外面碰到陈枫的时候,心中满满的只有陈枫而已,连刀叔和韩玉儿都根本没有注意。
  
  直到此时,她才看到这个容颜绝美的女子。
  
  也直到此时,她才陡然之间明白了,陈枫心中挚爱,绝对就是她!
  
  陈子媛脸色惨白,一瞬间泪水直接迷花了眼睛,心痛的难以言语:“原来,这才是陈枫真正喜欢的人。”
  
  她呆呆的看着韩玉儿,轻声念道:“也只有如此女子,才配得上他吧?”
  
  “我,我又怎么配得上他呢?”
  
  她心中自怨自艾。
  
  在红袖楼的最顶端,在那第九十九层楼之中的第九十九层。
  
  这一层楼阁方圆足有数百米,极为的扩大。
  
  但是,却只有一间房间。
  
  这里就是月大家的闺房,也是她练功之所在,而这里除了月大家和她的贴身侍女蓝星之外,没有第三个人可以进入。
  
  无论是红袖楼的人,还是红袖楼之外的其他人。
  
  那些达官贵人有资格见到月大家的就极少,而能够进入这里的更是一个都没有!
  
  不知道多少天元皇城的世家子弟甚至天潢贵胄们都以能够进入这处闺房为自己的终身目标。
  
  而此时,在这座闺房之中,面朝着那前面广场平台之上的一扇窗户,却是悄悄开了一条缝。
  
  在窗户后面,有一名宫装女子正坐在那里,这女子年纪不大,不过是二十岁上下的年纪而已,但是神色间却有着一丝成熟稳重。
  
  她长相绝美,但脸上的线条却是有着一丝刚硬。
  
  显然,可以见得,她平时是一个极有主见,而且极有可能大权在握,生杀予夺,拥有极大权势之人。
  
  但此时,她却是看着窗户外面,脸上露出一抹痴迷之色。
  
  忽然之间,她仿佛是听到了什么一样,然后攥紧了拳头,樱唇微启,接着又是捂住樱唇,脸上露出极度迷醉之色。
  
  她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口中轻声说道:“这般华美的诗句,这般感人真挚的情感,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呀?”
  
  “陈枫,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呀?”
  
  “你武功如此之强,文采还如此之强,你是上天赐下的文曲星和武曲星吗?”
  
  “你这样,还让别的年轻俊杰怎么有活路?”
  
  原来,她此时看着的正是陈枫。
  
  而刚才之所以那般震撼,是因为陈枫将这第三首诗的前三句,轻轻吐了出来!
  
  在她身后,有几名侍女看着她的神色,对视一眼,都是非常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可是天元皇朝之中,让文武百官,让那些皇子们,甚至让皇帝陛下都有一丝忌惮的曲阳大长公主啊!
  
  皇帝陛下悠游山水之间,不爱处理政事,将朝中事务都丢给了他最小但是却最有才华的妹妹。
  
  也就是曲阳大长公主。
  
  曲阳大长公主执掌国柄,生杀予夺,言出法随,说一不二,让天元皇朝所有人都是畏惧震惊!
  
  谁曾见过,她竟然会对一个男子如此的痴迷,就差眼中有小星星冒出来了!
  
  这时候的曲阳大长公主,哪里还有大长公主的威仪?分明就是一个怀春少女!
  
  她默默念叨着那三句:“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越是念着,她眼睛就越发的亮了,而那目光,却是越发的柔软和痴迷。
  
  刚才陈枫一上来那句‘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便是直接砰的一声击中了她的心扉,而此时,这一句又是直接让他几乎难以自持!
  
  好一会儿之后,她方才轻轻吐了口气,伸手摸着自己的脸庞,便感觉到了一片滚烫。
  
  她几乎有些失笑一般的低声说道:“你怎么会突然如此失态?你几十年来从未对一个男子有过任何的倾心,有过任何的异动,而今日,你竟然因为了这么一个小家伙就如此了?”
  
  “怎么会?这怎么会?”
  
  她拼命地摇着自己的脑袋,搓着自己的脸,想让自己的脸从滚烫变得平和下来,想将那陈枫从自己的脑海中驱逐出去。
  
  好一会儿之后,脸却依旧滚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