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三百四十三章 给脸不要脸!
陈枫咬牙切齿的说道:“就你这么一个狗东西,你还有脸让我跪下?你凭什么?你怎么配?”
  
  陈枫指着他一字一句,厉声大吼。
  
  所有人鸦雀无声,呆呆的看着那一幕。
  
  陈枫的那一股愤懑直冲天际,让他们也是感同身受!
  
  云破天被陈枫说的哑口无言,张了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良久之后,他才冷笑道:“小畜生,既然你不认我也就罢了,那你赶紧滚吧!”
  
  说着,他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像是赶苍蝇一样。
  
  他直到此时都不认为陈枫敢对他怎么样,此人实在是狂妄到了极点。
  
  “你说让我滚我就滚?”陈枫一声冷笑:“云破天,我今日来可不是为了看你的,也不是为了听你说这些闲话的!”
  
  陈枫盯着云破天,声音冰冷无比:“我今日,是来讨债的!”
  
  “讨债?”云破天目光陡然一缩:“讨什么债?你好大的胆子!你这个小畜生!”
  
  陈枫此时忽然笑了。
  
  但他的笑容却是极为的冰冷:“云破天,你刚才不是想让我跪下吗?好啊,我现在,也有一件事情拜托你做!”
  
  云破天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什么事情?”
  
  陈枫冷冷笑道:“你对不起我母亲,我母亲日子过得那般苦闷,生不如死,全都是你害的!”
  
  “你也对不起我,你这样的人,死有余辜!”
  
  “但是,我今日不会让你死,我只是让你……”
  
  他脸上的怒意忽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笑得很温和,但是所有人都是感觉心头涌起一阵凉意。
  
  陈枫顿了一顿,微笑说道:“磕一个响头,在母亲的衣冠冢前,磕一个响头!”
  
  “什么?你让我磕头?”云破天瞬间暴怒,厉声大吼:“你算是什么东西?”
  
  “还有你母亲,那个贱人,她怎么配让我在她面前磕头?”
  
  陈枫厉声大吼:“你给我闭嘴!你这个狗贼!”
  
  云破天怒吼道:“你找死!”
  
  说着,一拳轰出,声势强横无比。
  
  这一拳,若是在之前的陈枫眼中,那根本是无可抵挡,只有等死。
  
  但对于现在的陈枫来说,这一拳没有任何的威胁。
  
  陈枫冷冷一笑,忽然一伸手,直接将他的拳头握在了手中。
  
  无论云破天如何催动力量,陈枫都是巍然不动,他一张脸胀得通红。
  
  陈枫微笑说道:“你还想跟我动手是吗?你还想跟我动手是吗?”
  
  说到第二句的时候,音量陡然拔高:“那我就成全你!”
  
  说着,陈枫一拳轰出,重重地打在他的胸膛之上。
  
  哇的一声,云破天一大口鲜血喷了出来,而由于陈枫抓住他的手,他根本就无法飞出去。
  
  蓬蓬蓬,陈枫接连三拳,全都是轰着他的身体之上。
  
  云破天并不是没有抵挡,但是他在陈枫面前那就是一个废物,他实力也很强,但是与陈枫根本就比不了。
  
  陈枫打碎了他的攻势,轰破了他的防御,打在了他的身体上,将云破天打的鲜血狂喷,身体之上有着无数个伤口,鲜血汩汩流出。
  
  然后,陈枫手一抖,啪的一声,直接将他重重地摔在地面之上。
  
  看着如同一只死狗一般的云破天,陈枫哈哈大笑,快意到了极点!
  
  陈枫来到云破天面前,俯视着他,忽然伸出手,轻轻在他脸上拍了拍,微笑说道:“给脸不要脸是吧?”
  
  “我说拜托你做,你以为还真的是拜托你啊?今日,你想跪也得跪,不想跪也得跪!”
  
  云破天浑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眼中露出一抹难以掩饰的恐惧之意。
  
  他直到此时方才意识到,陈枫是真的敢杀了自己,他绝对不会有任何的留情。
  
  刚才他心中的那一抹傲慢和不屑,那些狂妄,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一瞬之间,心头冰凉无比,有的只是恐惧而已!
  
  他忽然看到,陈枫旁边有一个很熟悉的人,正是颜承文。
  
  除了颜承文之外,旁边还有十个玉昙紫金卫。
  
  “颜承文,你身为玉昙紫金卫的统领,看到这一幕,看到他欺凌你们皇室的臣子,你们就不管管吗?”
  
  听到这句话,陈枫先是一愣,然后哈哈大笑:“云破天,你也有这个时候啊?”
  
  “你也知道你在被欺凌了啊?你也知道你被羞辱了啊?你也知道求助啊?”
  
  “哈哈哈哈,你那张狂劲儿去哪儿啦?你现在怎么不狂了?你现在怎么不像过去那么狂横霸道了?你现在怎么不那么肆无忌惮了?你现在竟然要求别人了?”
  
  陈枫看着云破天,满脸鄙夷不屑之色。
  
  “我算是将你看得清楚明白了,什么云大将军,什么酷烈无比,什么冷酷无情,你就是个欺软怕硬的狗东西!”
  
  “你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我是强者的时候,你就会软,就会向别人求助!我是弱者的时候,你就会把我往死里欺负!”
  
  陈枫冷笑道:“云破天,我没说错吧?”
  
  陈枫这番话,可谓是杀人诛心,将云破天的所有一切都给剖析的清清楚楚。
  
  云破天先是一愣,然后暴怒,然后瞬间则是感觉到了无比的惊慌和害怕,下一刻则是感觉羞辱到了极点。
  
  他脸上一阵红一阵青,难看至极,浑身都颤抖起来,一股浓浓的羞辱感将她包围,云破天就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人扒光了衣服,扒光了皮,将所有的心事,所有的一切,全都在阳光下暴晒一般!
  
  陈枫微笑着看着他:“云破天,你不想跪也行,那我给你两个选择。”
  
  “一,跪!另外一个,是死!”
  
  陈枫的声音如同刻骨的寒风一般刮过,让下面所有人都是感觉浑身一片冰凉,更是让云破天觉得冰到了骨子里面。
  
  “你若不跪,那我就宰了你,你自己选一个吧!”
  
  云破天浑身颤抖,恐惧到了极处。
  
  他低下头去,许久不语。
  
  终于,他缓缓抬起头来,艰涩说道:“我,我跪。”
  
  此时的他,感觉说出这两个字之后,那羞辱之感如同潮水一般涌了上来,瞬间让他几乎晕倒,让他感觉自己痛苦的几乎要活生生地炸开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