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第两千三百四十四章 跪!

  陈枫微微一笑,又是在他脸上拍了拍,羞辱说道:“这就对了嘛!”
      
      说着,陈枫抓住云破天,向城外急速掠去,很快便来到通天河畔,一处乱山之中。
      
      那片乱山里面有一个不起眼的小土包,当初梅姨曾经跟他说过,他的母亲就葬在这里。
      
      后来陈枫才知道,他的母亲活得好好的,安然无恙,这个乱石包只是为了迷惑云破天的,这里算得上是陈枫母亲的衣冠冢!
      
      此时,下面围观的那些天元皇城各路人物,有的速度快的,便赶紧跟上,有的速度慢得,拔腿狂追,心中只盼着能够看到那一幕好戏。
      
      而陈枫速度很慢,几乎是慢悠悠的拎着云破天往前,他就是有意在等别人。
      
      陈枫恨不得此时全天下的人都来看着,都看着云破天给自己的母亲下跪,都看着云破天受辱。
      
      这一幕越多人看着,云破天承受的屈辱就越多,而陈枫就越快意。
      
      再慢,也终有到的时候。
      
      足足三个时辰之后,陈枫才带着云破天来到母亲的衣冠冢旁边。
      
      而此时,不但那些围观的人都已经追上来了,甚至有许多天元皇城之中刚刚得到消息的人也都追了上来。
      
      在这衣冠冢周围,围了里三十层外三十层。
      
      天空之上也无数人在那里看着,起码现在有千万人在这里围观!
      
      陈枫一把将云破天扔在母亲的衣冠冢之前,声音缓慢而又平淡:“跪下,磕头!”
      
      但是这声音里面却充满了毋庸置疑的强横,以及命令。
      
      云破天身体重重地一颤,看着面前的这个乱石堆,想到今日所做的一切,感觉低下这个头艰难无比。
      
      陈枫微笑说道:“我数三下,你若不跪,那我只好取你性命了。”
      
      云破天身体重重地哆嗦了一下,没等陈枫说,便是直接双腿一软,跪倒在那里。
      
      陈枫哈哈大笑:“你所谓的强横,所谓的霸气,不过是在弱者面前的施暴罢了,你也只有对弱者,对对你好的人,才有本事。”
      
      “碰到真正的强横之人,你就是个废物!”
      
      这些话,一字一字,如刀一般,刻在云破天的心上。
      
      云破天感觉耻辱到了极点,他终于弯下腰,砰的一声,一个头磕在地上!
      
      看到云破天在自己母亲的衣冠冢前面跪下,重重地磕了一个响头,陈枫这一瞬间,感觉心怀畅快到了极点,似乎有一块压在他心头许久的大石头,轰然一声被搬开了。
      
      陈枫心中舒爽极了,感觉身体都是轻松了许多,一颗心也是活泼泼的,充满了生气。
      
      他哈哈大笑,笑声之中充满了快意:“母亲大人,你看到了吗?”
      
      “这个狗贼,在你坟前跪下了,我现在为你报仇了!为你出气了!”
      
      “母亲大人,你看到了吗?”
      
      在陈枫身边,刀叔热泪盈眶,激动到了极点!
      
      周围围观之人,也是尽皆哗然。
      
      “陈枫这性子,真是刚猛凌厉!”
      
      “是啊,这手段,真是厉害,云破天这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了。”
      
      “哈哈,要换我的话,我就自杀了,我可没脸再活在世上。”
      
      这些话传入云破天的耳朵之中,云破天感觉自己耻辱的几乎要晕倒了。
      
      他看着陈枫,声音低沉,现在可以了吧?陈枫淡淡说道。算你识相。
      
      陈枫忽然问道:“梅姨在哪里?”
      
      云破天声音沮丧无比:“那天我跟她一追一逃,逃了足足有半个多月,我便追丢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她在哪里。”
      
      陈枫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他此时也没有胆量说谎。
      
      这样一来,陈枫也就放心了。
      
      而且现在看来,梅姨的实力还远远超出自己之前的想象,至少是跟云破天差相仿佛,其实是要比刀叔强了很多了。
      
      不过那也是因为刀叔被人抓到之后,受了许多苦,更是被下了许多药,所以实力有所衰退的原因,原先的话实力差距应该不会这么大。
      
      “赶紧滚吧!”陈枫一脚踢出,直接将云破天踢飞出去。
      
      云破天低着头,整个人变得沉默无语,就像是即将爆发的火山在开始之前那诡异的平静。
      
      但陈枫又怎么会将他放在眼里?
      
      接着,陈枫就往通天河那边而去。
      
      明天就是誓师出征的日子,他要回去将瑶瑶带上。
      
      陈枫本不愿意带着她,毕竟大军打仗极其危险,但瑶瑶一听要去南荒,却是非要跟着去,陈枫怎么说她都不听。
      
      无可奈何之下,陈枫也只好带上了。
      
      而且想想,这样对瑶瑶也有好处,若是此次能够功成的话,正好可以让瑶瑶回归白象部落。
      
      毕竟,她的根子还是在南荒。
      
      而且,有瑶瑶在这里,一定能够让许多白象部落乃至于是被吞并的其它部落的人与黑水玄蛇部落离心离德,甚至起来反抗。
      
      然而,就在陈枫刚刚到达通天河的时候,忽然,他的面前闪过一道人影,挡在了陈枫面前。
      
      陈枫看到他之后,先是挑了挑眉头,然后脸上顿时露出一抹古怪的笑容,微笑说道:“塔塔木,好久不见。”
      
      原来,挡在陈枫面前的人,陈枫认识,甚至可以说还有那么一点熟悉,正是陈枫刚刚踏入武洞书院外院的时候就与他相识的那塔塔木。
      
      只不过,两人关系可并不算什么好,甚至可以说是颇为仇视,陈枫也不知道他来这里找自己干什么。
      
      便问道:“塔塔木,你来找我,是做什么?”
      
      塔塔木深深吸了口气,开门见山,没有任何绕弯子,直接说出自己的目的:“我想跟你去南荒!”
      
      “哦,你想跟我去南荒?”在他开口之前,陈枫已经想到了这一层可能,但他想知道为什么。
      
      塔塔木看着陈枫,目光依旧深沉而又阴冷,他的这表现,也和陈枫对他的了解相符合。
      
      陈枫知道,他一直是一个极为毒辣阴沉,且有心计之人。
      
      塔塔木沉声说道:“你可知道我的出身?”
      
      陈枫摇头。
      
      “其实,我出身黑水玄蛇部。”他一张口,便是说出了一句令人震惊的话。
      
      
  

Ps:书友们,我是洛城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