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绝世武魂 > 第四千零二十八章 什么叫打脸?

  血脉紫丹果之上闪烁出或红或黄,或蓝或黑等等光芒,越来越亮,越来越浓烈。
  
  而他们身上的气息则是越来越衰微。
  
  约莫用了小半个时辰的时间,这些血脉紫丹果之上已经是各色光芒璀璨。
  
  显然,血脉已经是尽数剥离完毕。
  
  戎木等人,则是躺在地上痛苦哀嚎。
  
  他们的身体变得极度虚弱,并且还在不断的恶化。
  
  至于他们方才展露出来的那魔族血脉异象,已经是完全消失。
  
  显然,他们的血脉被尽数剥离了。
  
  戎木等人看着陈枫,声音颤抖:“冯晨大人,现在,现在可以了吧?”
  
  陈枫缓缓点头,手一伸。
  
  那十几枚血脉紫丹果便是被他收入到了介子玉镯之中。
  
  对于此时戎木等人的惨状,陈枫没有任何的怜悯同情!
  
  陈枫不杀他们,就已经是很给他们面子,已经是心怀慈悲了。
  
  毕竟刚才戎木等人围杀他的时候,可是杀心汹涌,想要直接将陈枫击杀的!
  
  咎飞扬和卢星渊,此时已经快瘫在地上起不来了。
  
  两人看到此时戎木等赤云观年轻强者的命运,看到陈枫的行止,忽然之间激灵灵的打了个哆嗦,心肝儿一阵发颤。
  
  “今日,我们两个最好的下场,只怕也是被废掉修为,剥离血脉啊!”
  
  游高阳低声吩咐了几句,顿时,赤云观众人便是将戎木等人拖了回去。
  
  至于等待他们的是什么陈枫就已经不管了。
  
  不过想来他们,应该不会死,毕竟他们有过往的战斗经验,对于赤云观来说,应该还是有点用处的。
  
  而后,陈枫则是转身,向升阳学宫走去。
  
  他走过来的方向正是卢星渊、咎飞扬以及他们那群跟班所在的位置。
  
  看到这一幕,升阳学宫众人似乎明白了什么。
  
  哗啦啦,如潮水一般尽数往后退去,直接将卢星渊、咎飞扬那十几人,给让了出来。
  
  他们瞬间便是暴露在陈枫面前。
  
  陈枫此时悠哉悠哉,不带杀机,甚至脸上还带着一抹和煦笑容,看上去一副毫无威胁的样子。
  
  但是,他每一步向前,却都如同一柄大锤,狠狠的砸在卢星渊、咎飞扬等人的心头之上。
  
  让他们心脏狂跳,满脸恐惧,甚至浑身都是颤抖了起来。
  
  他们此时意识到,该来的终究会来。
  
  现在厄运要降临了!
  
  终于,有一名卢星渊的跟班,再也忍受不住这巨大的压力和危险。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几乎要跳出来了,感觉那恐惧如潮水一般,几乎要将他淹没了。
  
  他忽然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向着陈枫疯狂大喊道:
  
  “冯晨大人,之前是我狗眼看人低,对您出言不逊,您饶了我吧!“
  
  “求求你,别杀我!饶了我吧!”
  
  砰砰砰,他脑袋又一下又一下重重地撞在地板之上,疯狂的磕头求饶。
  
  而有了他在前,那些卢星渊、咎飞扬的跟班,脸上都是露出恐惧之色,也是纷纷跪倒在地,疯狂的磕头求饶!
  
  陈枫越走越近,而当他走到最前的时候,终于,那压力压的卢星渊、咎飞扬,也再也承受不住。
  
  两人也是直接跪倒在地,看向陈枫。
  
  只不过,两人还想维持些所谓的体面,嘴唇翕动了半响,却也没有说出求饶的话来。
  
  陈枫走到他们面前,俯视着两人,手掌缓缓提起。
  
  顿时,一股浩然大力缓缓凝聚,随时都有可能落下!
  
  这一瞬间,咎飞扬和卢星渊的心瞬间疯狂的向下沉去。
  
  因为,他们感觉到,这股庞大的力量是自己根本所无法抵挡的。
  
  无论如何,自己都不可能是他的对手。
  
  只要这股力量落下,他们就会直接被拍的粉碎啊!
  
  这股力量,这种威胁,也是瞬间就让他们两个心中充满了战栗。
  
  心理防线,瞬间崩溃。
  
  所谓的矜持,也再也维持不住。
  
  两人同时都磕头如捣蒜,疯狂哀求:“饶命,饶命!”
  
  陈枫挑了挑眉头:“现在知道求饶了?现在知道磕头了?”
  
  陈枫看向他们,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之前在我面前不是很狂吗?不是很横吗?不是没完没了的挑衅吗?”
  
  “嗯
  
  ?”
  
  “现在……”
  
  陈枫蹲到咎飞扬和卢星渊面前,伸出双手,轻轻拍着他们的脸,微笑道:
  
  “怎么不狂了?”
  
  “怎么不横了?”
  
  “怎么不跟我挑衅了?”
  
  陈枫说一句,便是在他们脸上轻轻拍一下。
  
  打脸!
  
  这是实打实的打脸!
  
  陈枫这个动作显然乃是极具侮辱。
  
  众人的目光都是落在陈枫身上,落在咎飞扬和卢星渊脸上,落在陈枫那白皙如玉,不断拍打在咎飞扬和卢星渊脸上的修长双手上。
  
  他们一瞬间,竟有一种恍惚感。
  
  “在咱们升阳学宫,素来称王称霸,横行霸道的咎飞扬和卢星渊,此时却像是两条狗一样跪在冯晨面前!”
  
  “被他拍打着脸,做出这个极具羞辱性的动作!”
  
  “而他们,却是连反抗都不敢啊!”
  
  “是啊,他们甚至连硬话都不敢说一句!在那里忍着屈辱,脸上还要陪着笑!”
  
  一时间,大船之上,竟是出奇的沉默起来。
  
  众人都是呆呆的看着。
  
  陈枫站起身来,微笑看着两人,淡淡道:“问你个问题,你们是什么?”
  
  卢星渊和咎飞扬,面面相觑,颤声道:“之前是我们狗眼看人低!之前是我们不知天高地厚!”
  
  “哦?”陈枫微笑道:“我问的是,你们是什么?”
  
  “啊?”两人楞了一下,本能道:“我们……我们……是升阳学宫的弟子啊……”
  
  他们不知陈枫是什么意思,声音都结巴了起来。
  
  人群中传来一声嗤笑。
  
  “不,不对。”陈枫脸上带着盈盈笑意,一派和风细雨。
  
  他轻轻道:“再想想?”
  
  虽然他脸上还带着笑,但那笑容,却是让咎飞扬和卢星渊为之肝儿颤。
  
  他们两个只觉得腿都在哆嗦。
  
  两人糯糯道:“这,这个,那个……我,我们是……”
  
  他们已经快连话都不会说了。
  
  卢星渊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而过,赶紧颤声大喊道:“我们是废物,我们是懦夫,软蛋!”

Ps:书友们,我是洛城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