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悍女青叶 > 第1005章 再续的前缘 番四
    滕王爷只觉得自己混混沌沌沉迷在过去。越是回想,身子就越是不停的下坠下坠,一直沉到了谷底。
  
      他以为他是不在意她的。
  
      他是以为自己真的不在意她的!!
  
      滕王爷抱着头。其实沐元香离开王府后,他一直在暗地里寻找。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她在时他甚至都不愿回府。打心眼儿里觉得厌恶嫌弃。但自从她走后,他却是每日回府。眼神总是不自觉的看向门边,看向她曾经站过的位置。
  
      有时候他一睁眼,就在想以前的这个时候沐元香会怎样怎样。
  
      明明离开了,她却无时无刻不充斥在他的生活里,无所不在。从那之后,他一直有些失魂落魄。常常捂着心口,感受着那里到底缺失了什么。
  
      后来的一切一切,再也无法控制。
  
      再也没法控制她以那般凛然却又崭新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他还是许多年前那般狼狈,她一如初次相见时的美好。
  
      他觉得自己肯定疯了。他回去后梦到了她,梦到了那曾经沐元香最想,他却从不愿意之事。第二日,那身亵衣他直接扔了。
  
      之后的之后,便是他再一次的噩梦。甚至他觉得自己重现了当年最不堪的岁月。
  
      头上顶着高高的绿帽子,甚至连远在宫里的皇帝都知道了。那时他的脸色,定然是白的吓人。
  
      他不信,他也不愿去相信。他宁愿闭着眼睛闭着心,不去在意不去看那些东西。旁人的指指点点,他都不在意,不在意!
  
      那是他的女人,是他的孩子。他没有错,他没有错!
  
      以后的事情他再也不愿回想。那是他一生的噩梦。
  
      错把鱼目当珍珠,为了那个贱人,他差点亲手毁了自己的亲儿子!他至今还记得自己当时嫌弃的表情刻薄的语言。
  
      他还记得自己知道昕哥儿是他孩子时的表情。那般的震惊,却又狂喜。
  
      一切情绪却又在看见沐元香冰冷的表情下瓦解。
  
      他去沐府门前求情,他去沐府门前看孩子。那么小的孩子,却有着那般淡漠的表情。那,都是曾经对他的报复啊。
  
      滕王爷脸上满是苍老和憔悴。那满是水泡的手掌露在外边,昕哥儿也并未再多看一眼。
  
      “昕哥儿,你曾想过,找回你的亲生爹爹么?”滕王爷不知自己什么心态,竟是止不住心底的渴望直接问了一句。
  
      声音沙哑,似乎一个字一个字从喉咙里出来一般。眼神中迸发出了一种极为璀璨的光芒。甚至身子都忍不住颤抖。
  
      昕哥儿垂眸,一脸的不在意。“为何要找他?我有当祭司的干娘,还有当国公的干爹,还有做官的大舅舅小舅舅。他们都对昕哥儿好。干娘说了,有的人命中没有那个福气,昕哥儿不可以强求。昕哥儿什么都不缺,我为什么要找他?娘娘也不需要他。而且我马上就要有爹爹了。”昕哥儿满是真诚的看着他。
  
      沐元香要成亲了。这是真的!
  
      之前梁家想要把梁念雨嫁给丧了发妻的新科状元,那新科状元还没几日就拒绝了。自己已是娶填房,并不愿娶梁家嫡女。他是想要站稳脚步,但也不需如此。
  
      后来,他请人来沐府求娶了沐元香。
  
      不过沐元香至今未曾应允,但那新科状元也不急。三两日就着人来沐府一趟,送些瓜果送些零食小吃。就像寻常小姑娘一般。沐元香不见他,他也不恼。
  
      家里人未曾给昕哥儿说,想来那沐元香便是真的打算不再嫁。昕哥儿却是背地里在书院把那新科状元托人查了个底朝天。
  
      他是赞同这门亲事的。
  
      母亲也该有自己的幸福。
  
      昕哥儿嘴角含笑,带了几分真挚。母亲会幸福的。
  
      滕王爷却是如遭雷劈,仿佛受了重大创击。浑身汗啧啧的提不起一点力气,只呆呆的看着昕哥儿笑眯眯的模样。那般熟悉的眉眼,却不属于他。
  
      “昕哥儿,你这是从黑煤灰堆里爬出来么?”后边一个温润的嗓音道。
  
      昕哥儿眉眼一亮,方才那小大人模样顿时卸下了几分。脸上满是惊喜。“周叔,你回来了!”
  
      昕哥儿蹬蹬的迈着小短腿就朝那温润男子身边跑了过去,男人手上提着个食盒,却毫不犹豫的蹲下身子把他抱了起来。
  
      两人顿时笑作一团。昕哥儿一脸的黑,却衬得那白咧咧的牙齿越发瘆人。
  
      “你瞧瞧你这一身,到时候回去你母亲又要说你了。小心挨揍啊。”新科状元拍了拍小脑袋。结果却摸了一手的黑灰。
  
      昕哥儿撅着嘴,“那周叔要替我拦着母亲。不然昕哥儿可不依。”说完吧唧一口朝着周叔脸上亲了去。顿时,就是个黑印子。
  
      周叔抱着他的手一愣,便笑眯眯的应下了。
  
      新科状元单手抱着他,一手提着食盒淡淡的朝滕王爷身边走过。两人不知在耳语什么,时不时的一阵哄然大笑。却并未看滕王爷一眼。
  
      旁边的滕王爷整个人早已僵住了。自那温润男子的声音出现时,他便轰然一惊。脑子里那些被尘封的记忆似乎全都冒了出来。
  
      看着昕哥儿叫着他周叔,看着两人亲如父子,他几乎连看下去的力气都没有。
  
      周跃。曾经在边境时的那个穷书生。那时他以为沐元香是自己的丫鬟,还上门求娶过。
  
      被他用不堪的言语怒骂了一顿,连带着沐元香也是一番作践。
  
      他还记得周跃走时的那句话:“你弃之如履我甘之如饴!你不要,我要!”
  
      滕王爷还记得自己当时的动作,转头就一巴掌扇上了沐元香的脸。那时正值冬日,她脸上本就有些开裂。当时就流了血。
  
      他还记得周跃走时的那句话:“你弃之如履我甘之如饴!你不要,我要!”
  
      他脑子一昏,转头就一巴掌扇上了沐元香的脸。那时正值冬日,她脸上本就有些开裂。当时就流了血。他还记得周跃当时离去的眼神,看着她,满是歉意。似乎,充满了不甘。
  
      空气中又冒出了一股淡淡的香味。是狮子头。
  
      周跃手中的食盒很是刺眼。(未完待续。)//天蚕土豆改编的3D浮空炫斗手游《全民大主宰》公测啦,想玩的书友们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行下载安装(手游开服大全搜索sykfdq按住3秒即可复制)